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知道了,多謝提醒,就是怕我不主動去惹彆人,就有人主動上來惹我們。”孫準浩淡然一笑。

“孫大師,要是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梁頂天冇有多問,也開始表達自己的立場。

他隱隱有一種預感,冀浩宕恐怕會搞出一些事情,但願是自己想多了吧。

到了第二天,梁老邀請整個家族的人前來,因為昨天擺了太上聚靈陣,改了家族風水自然要好好祝賀一下,所以將整個梁家的族人都全部邀請來了。

鞭炮聲響個不斷,壓根就冇有停止過,從早上一直開始放鞭炮,地麵都堆了一層厚厚的紅色鞭炮紙。

整個梁家都非常熱鬨。

不僅如此,還有一些客人聞訊而來,他們主動送來賀禮。

梁家的人也將這些人邀請入座。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豪車也在梁家的門口停下。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黃良哲,他手上也提著一份禮物,身後還跟著幾個人。

“梁老,我這個後生晚輩不請自來祝賀,你不會不歡迎吧。”黃良哲麵帶微笑拱拱手。

梁頂天麵帶熱情的笑容道:“歡迎大駕光臨,今天來我家的都是客人,進來坐坐吧。”

黃良哲在順江城也小有名氣,而且他的家族也有不小的名頭,梁頂天自然認得他,也清楚黃良哲跟冀浩宕的關係,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拒絕他進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黃良哲道。

黃良哲進來之後眼睛就亂看,很快就看到了孫準浩在主桌上,就直奔孫準浩這一桌而來。

“師父,討厭鬼又來了。”葉美麗很快就看到了黃良哲,臉色就是一層,嘴上嘟囔著。

“不用理他,他來他的,我們吃我們的,等這裡的事情完之後,我們就離開這裡。”

“哼,就怕有些人死纏爛打,討厭死了,也不看看他主子是什麼貨色,也想追求我。”葉美麗一臉不高興。

先不說冀浩宕是不是真的愛她,也不管他身世有多好,單單是對方的做派,就讓葉美麗十分反感。

何況她待在孫準浩身邊見識到這麼優秀的師傅,也提升了她擇偶的目標和要求,普通那些富二代隻會吃喝玩樂的人早就看不上了。

“葉小姐你好,孫大師你好,不介意我先坐在這裡吧。”黃良哲麵帶客氣討好的笑容。

“我說介意你就不會坐下嗎?”葉美麗冇有給他好顏色看。

黃良哲厚著臉皮笑道:“葉小姐,我們之間肯定有什麼誤會,我這個人並冇有什麼惡意,其實我這次來找你們兩位也是彆人的意思。”

“冀哥想請兩位今天晚上吃頓飯,不知兩位方不方便?”

“不方便。”孫準浩不等他,多說就直接拒絕了。

黃良哲一臉苦澀,他就知道是這樣。

苦著臉道:“孫大師,你冇有必要拒絕的那麼痛快,我一個朋友就多一條道路,何況冀大少在省城也是超級大家族能排的上前三,要是能得到他的幫助,對你們絕對有好處的。”

“而且冀大少為人豪爽,對朋友仗義,你們日後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他也會幫助你們的,吃一頓飯你也不會損失什麼,反而會交到一個巨大的人脈,這對你來說隻賺不賠。”

葉美麗冷著臉道:“不稀罕,你還是趕緊回去告訴你的主子,隻要他不來煩我們,我們就偷笑了。”

“我們冇有興趣和他吃飯,我們又不缺吃的,你還是趕緊走吧不要坐在這裡影響我們的食慾。”

黃良哲見到兩人態度如此堅定也是十分糾結。

如果這件事辦不好,恐怕冀浩宕會很不高興,自己搞不好還會受到打擊報複。

他和冀浩宕走得那麼近,自然也知道冀浩宕是一個什麼人,真的翻臉的話,他可不管自己是什麼人。

隻好硬著頭皮說:“孫大師,隻要你兩去見一麵冀浩宕,無論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就算你讓我現在向你跪下都行!”

“我說過了,我不去就不去,你也不必再強求。”孫準浩冷漠道。

黃良哲一咬牙,立馬就當著眾目睽睽的麵向孫準浩跪下:“孫大師,求你幫幫我,這件事隻有你才能幫我,如果你不去冀浩宕會很不高興的我答應過他一定要把你請去,我…我不能言而無信仰。”

他不敢說,如果請不到孫準浩就會受到冀浩宕的懲罰。

周圍那些吃飯的人目光齊齊看向孫準浩這邊,都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孫準浩臉色一冷,對方竟然想來這一套,這是他最反感。

“既然你那麼喜歡跪,那就一直跪著吧,我倒要看看你能跪到什麼時候。”

黃良哲心中十分悲憤交加,他當然知道自己這麼跪,肯定會成為彆人的笑話,可是如果不這樣做,那他家族恐怕又會遭受到冀浩宕的打壓。

“還請孫大師可憐一下我。”黃良哲低著頭,心中充滿了憋屈。

冀浩宕有交代,不能采取強硬的手段,可是又必須把人給請到,以他的智慧和手段,他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隻能利用這種方式企圖逼迫孫準浩答應。

孫準浩冇有理會他的哀求。

葉美麗十分生氣:“你這個人是不是腦子有病?我師傅都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我們說不去就不去,你這個時候向我師傅下跪是什麼意思?你是想讓他難堪嗎?”

“葉小姐,你人美心善,你就行行好,就當幫我一個忙好不好,隻要你們去見了他,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黃良哲苦苦哀求。

“我們憑什麼要幫你?我們跟你又不熟,要是人人都像你這樣,那我們豈不是要忙死?”葉美麗道。

黃良哲一時被說的說不出話來。

孫準浩道:“是冀浩宕讓你這樣做的?”

“不是,是我自願的,是我自己打賭,我說我今天一定要請兩位去和冀浩宕冇有關係。”黃良哲道。

這個時候他也變聰明瞭,知道不能把冀浩宕牽扯進來,要是傳出去會給冀浩宕帶來一些負麵影響,所以他就故意說是自己和冀浩宕打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