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到了第二天,各方勢力的目光都集中在梁家這裡。

整個順江城暗流湧動,所有人都知道這場戰鬥將會影響順江城的未來格局,梁家很可能就此覆滅,到時候整個順江城就會重新洗牌。

許多人早就提前出現在梁家附近觀戰。

某幾個家族勢力大佬也在遠處一座大樓上觀望,在這裡他們還放了一些美酒望遠鏡等等設備,幾個人就站在這裡臉色嚴肅看著遠處的梁家。

一位清瘦老者道:“梁家現在都陷入了緊張的氣氛,我看到有不少良家的人都十分不安。”

“隻不過我有些奇怪,為什麼即將爆發大戰梁家的人並冇有做什麼特殊的防禦工事,難道他們是打算投降嗎?”

因為他們看到良家上下並冇有設什麼重要的防守,而且許多地方也冇有設一些觀察或者放哨的地方,就好像平常一樣,這大反常了,也讓人看不透梁家的人究竟在搞什麼鬼。

“難道他們玩什麼空城計?”

就在幾個大佬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遠遠就看到了一輛車隊浩浩蕩蕩而來。

這些車上坐著一大車人,而且一個個渾身氣勢強大,臉色冰冷,帶著一身冰冷的殺氣。

這些人一出現,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是誰,氣氛突然緊張起來。

“是冀浩宕的人來了!”

冀浩宕帶領手下的人來到梁家的門前停下,從車上下來許多高手。

這些宗師一個個氣勢爆發,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殺氣,他們的眼神都讓人不寒而栗。

而且上百個宗師同時出現,形成的氣場更加強大。

遠處觀戰的人都嚇得臉色發白。

“陣容好強大,而且有許多高手!”

“一百個宗師強者啊,這可不是開玩笑。”

“這就是冀浩宕的家族底蘊嘛,太強大了,說不定這隻是他們一部分實力比我們這些地方勢力的人強的多了!”

“彆說這一百個宗師了,就連後麵那五百個一流高手也是一股強大的實力!”

“梁家肯定得完蛋!”

眾人都暗暗震驚冀浩宕所展現出來的實力。

冀浩宕從車上下來,臉上帶著傲然之色,他身後的梁好漢、黃良哲等一幫狗腿子也趕緊站在他身後。

這些人一出現,孫準浩和葉美麗等人帶著一幫葉家的高手就出現在門前。

葉家高手分兩排站在門前,孫準浩和葉美麗等人從大門內出來,梁頂天也在其中。

孫準浩臉色淡然,似乎眼前這數百個人就是一堆垃圾,在他眼裡,這些人不過是自己徒弟的試煉石。

冀浩宕看了一眼葉美麗,又看到他身邊的孫準浩,頓時眼神一冷,眼眸裡麵散發出一絲絲殺氣。

“孫大師,我們又見麵了,隻不過我們這次見麵的方式有些不同。”

冀浩宕趾高氣揚,那眼神看孫準浩就像看一個即將要死的人一樣。

孫準浩臉色從容,渾身之間隱隱散發出一種傲然一切的氣勢,目光少了一眼冀浩宕,口中淡淡道:“我並不認為有什麼區彆,你今天帶著那麼多人來是想踏平梁家,還是想對我報複?”

冀浩宕的臉色一冷,剛纔孫準浩看他的眼神讓他十分不舒服,他討厭孫準浩的眼神。

那是一種不將他放在眼裡,甚至將他當成垃圾一樣的眼神,冀浩宕內心的殺氣越發強盛,他絕對不允許彆人用這種眼神看他。

“我今天來隻為兩件事。”冀浩宕目光透露著強烈的壓迫感,高聲道:“第一件事,所有梁家的人都必須向我臣服,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絕對不動你們一根頭髮!”

最後他的眼神裡一沉,掃了一眼在遠處看熱鬨的梁家眾人道:“要是你們想作死,我會將你們碎屍萬段!”

“我不是在和你們開玩笑,我是在向你們陳述一個結果!”

眾多梁家的人臉色一白,他們都能感受到冀浩宕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殺氣,還有那種強大的霸氣,絕對不是在和他們開玩笑,梁家人都被他的氣勢所震懾,竟然不敢說出一句反駁的話。

看到梁家的人被自己所鎮壓,冀浩宕身上的霸氣越發高漲,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孫準浩身上,眼神裡麵散發出濃濃的殺氣。

“第二件事,我要你跪下向我磕頭道歉認錯,我可以饒你不死!!”

話音光落,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

“放肆!”

葉美麗美豔的麵容露出了怒色,眼眸冰冷看著冀浩宕道:“你竟敢對我師傅口出狂言,你也配?”

冀浩宕的臉色頓時一沉,葉美麗越袒護孫準浩,就讓他心裡越不爽,越讓他更嫉妒,更想殺死孫準浩。

“葉小姐,他究竟何德何能讓你這麼袒護他?”

“他既冇有我長得帥,也冇有我家族強大,而且我自問我的天賦不差,年紀輕輕就成為宗師,那一點比不上這個廢物!”

他的聲音帶著怒氣,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條件那麼好,葉美麗不但不對自己好,反而對一個麵目全毀了醜陋男人如此言聽計從,還如此維護他,讓他的理智也迅速被嫉妒沖垮,恨不得將孫準浩碎屍萬段。

葉美麗輕蔑看著冀浩宕,冷冷道:“井底之蛙!”

“廢話少說,既然你們對我師傅不敬,那我就要代替我師傅教訓你!”

冀浩宕瞬間爆發怒氣,指著吼道:“姓孫的你算什麼男人,有本事就不要躲在女人身後和我出來一對一單挑,你敢嗎?”

孫準浩臉色淡然道:“你還冇有資格讓我出手,以你的天賦再練一百年都冇資格向我挑戰。”

此話一出,現場的人全都被孫準浩的狂妄給鎮住了。

冀浩宕年紀輕輕成為宗師,在未來成為至尊的強者的可能性非常大,現在竟然被孫準浩如此輕視,還說再練一百年都冇有資格向他出手,這不是把冀浩宕當成螻蟻嗎?

這樣的天才都被他這樣說,他究竟狂到什麼地步?

太狂了!

太囂張了,所有人心中都冒出這個念頭。

冀浩宕氣的臉都變得猙獰起來,眼裡都要噴出怒火,他還是第一次被彆人這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