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兩天後,兩大勢力的戰鬥風浪也稍稍平息,現在的梁家也一片風平浪靜。

自從葉家高手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還有那神奇的陣法,也讓梁家的人信心大增,也不再擔心冀浩宕再來報仇。

而孫準浩和葉美麗的身份地位在梁家直線上升。

所有人對他們都客客氣氣,十分尊重,現在的梁家還要靠他們兩個人來守護,自然是把他們當做座上賓。

哪怕是之前對孫準浩他們這些人非常有意見的梁家高手們,也是態度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一個個都十分客氣。

這一天,梁頂天有些擔心早上孫準浩,並且把他的擔憂說了出來。

“孫大師,以我對冀浩宕的瞭解,他們的家族勢力絕對不可能就這樣善罷甘休,一定會有大的行動。”

“但是我的人發現冀浩宕治兩天非常老實,他們的人都在他的大本營裡麵休息,也冇有做出什麼行動,這讓我感到十分不安,太反常了。”

“所謂是暴風雨來臨前都是相對寧靜,越是如此我就越覺得他們一定是在醞釀什麼大招。”

看到冀浩宕忐忑不安,孫準浩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充滿了柔和和自信,也有一種超然的淡定,讓梁頂天心一定。

不知道為何,反正他看到孫準浩充滿自信的模樣就冇有那麼擔心了。

“梁老,有我在這裡你還怕什麼,就算天塌下來我也會替你頂著。”

“我說過你們梁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情這件事你就不必太擔心了。”

“冀浩宕肯定會報複的,這一點我心裡非常清楚,現在他的手上力量根本就冇有自信的對付我們,所以他一定會向外求援。”

“隻要他的救兵冇有到,現在就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何況他的救兵來了也未必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你就安心吧。”

“既然孫大師怎麼說,那我也就放心了。”梁頂天也鬆了一口氣。

但是梁家那些高手可就冇有那麼低調了,自從葉家的高手重創冀浩宕的人之後,他們就信心爆棚,也開始不將冀浩宕的人放在眼內,開始對外高調發言。

“冀浩宕的人算什麼?來多少我們就打多少,我們甚至還冇有出手,他們就大敗而歸,笑死人了!”

“開始我還以為挺牛逼的,原來這些大家族也不過如此,是我高估了他們的實力。”

“垃圾,壓根就不需要我們出手,葉家的人就能夠輕鬆將他們擺平。”

“他要是還敢再來,這次我們就讓他有來無回!”

“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就問你們怕不怕!”

看到梁家的高手這麼囂張,冀浩宕也是怒不可遏。

“這些垃圾仗著姓孫的幫忙就敢這麼囂張,要不是有人幫他,他們在我眼裡連個螻蟻都算不上,還敢大言不慚,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梁好漢趕緊說:“大少,你何必和這種垃圾一般見識,隻要我們的支援一到這些人就蹦達不了多久,到時候讓他們生就生,讓他們死就死。”

冀浩宕的臉色越發難看,心裡也暗暗在想,父親會派什麼樣的高手來支援自己。

但願父親派來的高手能夠替自己挽回這個敗局,找回這個麵子。

與此同時,冀天瑞也帶著幾個手下,抬著一份禮物來到了一個草房。

這裡是荒山野嶺,很少人會出現在這種地方,但是他卻不惜千辛萬苦來到這個地方。

但是他們來到草房外並冇有貿然進入,而是隔空喊道:“孔雀大師,晚輩前來拜訪,還請大師相見。”

冀天瑞又重新喊了一遍,但是依舊冇有人迴應他,山穀裡麵隻有他的聲音在迴盪。

他的部下有些不高興,他們這些人來走了很長的山路來到這種鳥地方,還要受到這種待遇,心裡自然不舒服。

他們這些人也是有身份的人,而且在城裡麵享受慣了奢華的生活,要不是老闆帶他們來這裡,他們纔不願意來這種鬼地方呢。

其中一個宗師強者道:“老闆,我看這個孔雀大師壓根就是想擺架子,根本就不願意出來相見,不如我進去請他怎麼樣?”

冀天瑞道:“也好,但是你不可得罪孔雀大師,一定要好好說話。”

他也不清楚屋內有冇有人,所以特意讓自己的手下去看一下。

結果這個宗師也大大咧咧,就邁進了草屋院子裡。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就發生了,這個宗師在裡麵就是不停打轉,根本就好像找不到近門口的路一樣。

明明距離草屋的大門隻有十來米遠,但是這個宗師卻繞了一圈又一圈,就像鬼打牆的人一樣。

冀天瑞心頭一顫,他隱隱覺得這院子裡麵似乎有什麼東西。

他的部下震驚道:“老闆他這是怎麼回事?明明距離那麼遠不遠,隻要身體隨便一跳就能夠靠近他怎麼胡亂轉?”

冀天瑞道:“應該是受到了某種陣法的影響,你喊一下他,讓他走直線,看他有什麼反應。”

那人喊了宗師的名字,但是那個宗師好像一點反應都冇有,整個人就好像是丟了魂一樣,一直在重複著某種路線這樣。

冀天瑞等人都臉色變得十分凝重,這才認識到這個孔雀大師並不是什麼普通的人。

是真的陣法大師!

就連連宗師都能夠困住,可想而知他的實力有多強。

這一下那些小看孔雀大師的人也不敢再小看了,看這個小草屋的眼神也充滿了忌憚。

就在大家都忌憚這個小草屋主人的時候,茅房的門被推開,一個小老頭就站了出來。

這老頭一米六五高左右很瘦,但是眼神卻露出了渾濁的眼神冷冷看著外麵的幾人。

冀天瑞立刻就認出這人就是他要找的人,孔雀大師。

“孔雀大師你好,我這次專程來拜訪你,能否高抬貴手放了我的手下。”

孔雀大師一臉冷傲,根本就冇有看被困住的那名宗師,反而看著冀天瑞冷冷道:“你們是什麼人?來找我有什麼事?”

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了一種極強的氣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