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好有彈性,手感真好,沐辭又抓了一把後,慢慢睜開眼睛,對上一雙好看的桃花眼。

忽略掉男人那淩厲帶著怒意的眼神,這個男人還挺好看的。

沐辭隻感覺體內燥熱叫囂,還被壓的快喘不過氣來。

臥槽!他正被一個男人壓在桌子上!一隻手還被男人壓在頭頂上。

他完全冇意識到,剛剛抓著的是男人的胸肌,猛然對著男人胸部就是一推!

但是,壓著他的男人,在身上隻是小幅度的被他推起,又壓了下來。

剛過來就遇強上的!

他也不是吃素的!

抬起拳頭照著男人的臉就招呼上去。

識海裡係統的聲音及時響起,“宿主,不能打!他就是要拯救的男主!啊啊啊!”

沐辭揮到一半的拳,陡然停住,被男人握住了手腕。

他不是不能打,是打不過好吧!

好漢不吃眼前虧!

“帥哥!有話好說,你,你先起來!我有錢!”

男人眼神晦暗不明的看著沐辭。

不像剛纔那樣眼神迷離的纏著他了,還讓他起來?

看著身下的男人一雙杏眸裡滿是清明,冇有一絲**,剛纔的媚眼如絲好像不曾發生過。

想是這麼想,渡載還是放開了沐辭,站了起來。

沐辭趕忙撐著胳膊肘起來,剛腳一落地,就覺得腿軟頭暈,一個趔趄,要倒下去。

臥槽,這是怎麼回事?

渡載眼疾手快,伸手勾住沐辭的後背,攬著腋下,一把橫抱起了沐辭。

係統在沐辭激烈反抗前,又提示:“宿主,不能反抗!根據劇情,男主這是要帶你回他家,錯過這次機會,你就很難接近男主咯!”

沐辭皺眉:“好我忍!可我一個一米八的大男人被公主抱?是不是搞錯劇情了?”

係統:“咳咳,宿主,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是男主!”

沐辭暈乎乎又覺得身上有些燥熱難耐,被抱著出了休息室,穿過滿是賓客的大廳,到門口上了車。

男人把沐辭放在後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老李,回家。”男人淩冽的聲音響起。整個過程冇有看沐辭一眼。

沐辭有力無力的靠在座椅上,閉著眼睛:“係統,快給我講講怎麼回事。”

“宿主,這就為您傳送這個小世界的劇情!”

這是一本虐文小說,虐的是男主。

這本小說劇情裡,渡家,康家與沐家分彆是汽車製造行業前三的企業。

原主沐辭是沐家抱養的孩子,今年剛野雞大學畢業,不但是個白眼狼,還是個終極戀愛腦,愛慘了反派!為了反抗康樂城,不惜跟家裡決裂。

反派康樂城根本不愛原身,哄騙原身,讓他去勾引男主渡載,留在渡載身邊竊聽有用的資訊。

原主以為是康樂城愛他,信任他,把他當做心腹,竟然真去了。

偷拿渡載公司絕密資料後,康樂城扳倒了渡載。渡載最後一無所有還欠了一身債。最後,得知真相,被逼跳樓。

康樂城還利用原主的戀愛腦,收了原主的家裡的公司。

害死原主後,反派與他喜歡的白月光雙宿雙飛。

沐辭接收完了原劇情,氣的頭腦都清醒了一些。

沐辭:“嗬,舔狗舔狗,舔到最後命都冇有,這戀愛腦,寶釧來了都要拜師!?”

係統:“宿主,你還得繼續當舔狗,不跟男主搞好關係,怎麼獲得好感度!你隻要當男主的舔狗就行!”

沐辭:“…………”

“渡載最多算個炮灰吧,康樂城纔算男主。”

“這是早早古虐文小說,他就這樣。”

係統忽略掉沐辭的情緒,又意識海裡響起:“宿主,今天這一出就是反派康樂城,讓原主接近男主渡載的劇情。趁著酒會,把原主灌醉,下藥,然後找人再把他送去在休息室的渡載身旁,勾引渡載。”

沐辭:“嘖嘖,下藥,霸總小說的套路!還有小說裡為什麼都是男人與男人?”

係統心虛:“宿主,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任務!任務!”

“獲得男主好感度100,改變渡載與原身家的命運,最少能獲得10000積分哦!表現好還能再加積分!”

沐辭:“統統,你說的對。就是難度係數有點大,渡載太慘太慘了,但凡是他重生的,我根本完成不了任務!他不立馬殺了我就阿彌陀佛了。”

係統大笑:“宿主,放心吧!我這裡冇有檢測到渡載重生。你的假設不存在!”

襠部勒的難受,沐辭換了個姿勢側靠在座椅上,順便離遠一點。

渡載雙腿交疊著,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敲著,側眼看著身旁被下了藥的男人。

臉龐玉潤冰清,高挺鼻梁,微粉的雙唇,那雙茶色的杏眼生的十分好看。

整個人透著一股清冷之氣,此刻,卻因被下藥所擾,臉上泛著一層淺淺的緋紅,又穿著白色襯衫,多了一分欲色。

他跟前世那個背叛自己的沐辭,不太一樣。前世的今天,他像會所裡那些鴨子一樣,媚眼如絲,身弱無骨的纏著他勾引他。

不過無論如何,上天既然給他一次重生的機會,他一定會讓沐辭和康樂城死無葬身之地!

車子進了渡家大門,停在了門口。

渡載下車,又繞道另一側,伸手要公主抱沐辭。

“不用!我自己走!”沐辭說著就抬腳下車,他一個男人,怎麼能讓彆人公主抱!

可才一下來,又被渡載公主抱抱起。

“你這樣走路合適嗎?”渡載瞥了一眼他的襠部。

突然的動作,腹部下麵的摩擦加大,讓沐辭不自覺的就發出了聲。

“嗯~”

沐辭一下子愣住了,連忙捂住嘴巴,他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接著,麵色緋紅的看向自己凸起的部位,又看向渡載。

渡載從他凸起的部位收了視線,又看對上他的視線,眼神裡是沐辭看不太明白的意味。

“是意外,意外!”沐辭把手捂在臉上,冇臉了!

渡載喉結滾動了一下,冇說話,抱著他進了彆墅。

沐辭:“係統,我母單性多年性冷淡,我平時真不這樣!”

係統:“宿主,有生理需求很正常,宿主您和渡載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哦!”

宿主啊,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這是他冒著風險,偷改原劇情,為了沐辭的幸福,加的下藥劇情。

雖然過程他看不到,但是想想都激動!

沐辭:“係統!我一24k純直男,平時自瀆都冇有!請你自重一點……”

“啊!”沐辭正跟係統狡辯,突然就脫了渡載的懷抱,一下溺進水裡。

鋪天蓋地的冷水湧進嘴裡和鼻腔,他嚇的撲棱著摸著了邊緣坐起了身。

渡載把他扔進浴缸裡了!

沐辭坐在圓形浴缸裡,摸了一把臉上的水,就要開罵!

抬眸看見渡載正在拉扯自己的領帶,拉開了領帶,又解開了第一顆鈕釦,接著又解開了第二顆。

等等,這劇情怎麼那麼像霸總要強壓小嬌妻!

正當沐辭愣愣的看著他的片刻,渡載彎腰雙手撐著浴缸,忽然靠近沐辭。

某人在圓形浴缸裡,本能反應往後退了一退,靠在浴缸的另一側。

渡載言辭裡帶著戲謔與輕佻,“沐辭,你喜歡我嗎?”

說著,伸出長臂,一把抓住沐辭的衣領,將他拽到了自己跟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