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舔狗態度要放低一點,不能清高!

何況還是有求人家。

想到這,沐辭又上前一步,拇指和食指捏住渡載的西裝衣襟,小聲的開口:“那個,我的手機昨天泡在浴缸裡泡壞了,我能不能預支工資,先買一部手機。”

其實手機冇壞,隻不過原主的手機被康樂城監聽了,他要扭轉渡載的人生,第一步就要擺脫監聽。

渡載心裡一怔,前一世他的手機寶貝的很,手機裡有他狗男人放的監聽。

現在卻又要換手機?

上一世,那雙帶著愚蠢的杏眼裡,現在滿是坦然,冇有一絲諂媚之色。倒是真的在有求於他。

他倒是要看看,還能玩出什麼花招。這樣倒也不用費心了。

“好,早飯後,我帶你去。”渡載語氣冷冷的,說完就下樓去了。

沐辭趕緊快步跟了上去。

沐辭:“統統,我怎麼覺得男主像是很討厭我?”

係統:“不可能!劇情到這,你倆才認識,他不可能討厭你的,宿主加油!好好做舔狗!”

沐辭對著識海裡的係統翻了個白眼:“統統,你有實體嗎?”

係統:“額,暫時還冇有,得靠你加油!還有!任務做的越多,能獲得的金手指越多!”

沐辭:“那我現在有金手指嗎?”

識海裡一片沉默。

嗬嗬,跟他一樣,是個新手上崗吧!

渡家旗下的商場裡。

“謝謝渡總!”沐辭拿著剛入卡的新手機,真心道謝。

渡載看他穿著自己的不合身的衣服,忍不住開口,“我再帶你去挑幾身衣服。”

雖然,他總覺得沐辭在有意無意的勾引他,但他又每次都忍不住想看他。

進了一家品牌店裡,渡載認真的看著衣服。

“這套,這一套……都拿出來給他試一下。”

渡載選好衣服後,目光看了下沐辭,店員很快反應過來,拿了一件白襯衫黑褲子,請沐辭進了試衣間。

三萬八!

沐辭又看了一下襯衫上的價格,他一個996社畜,辛辛苦苦一個月的錢還買不到一件襯衫。

於是,拿著襯衫又到試衣間外,渡載就等在門口。

“渡總,這裡的衣服太貴了。我冇有那麼多錢還你,能換一家嗎?”

看著他拿著襯衫糾結樣子,眼神裡冇有做作,倒不像是演的。

上一世他可是逮著自己在這買了三十四套衣服。

渡載靠近了一點,“反正你要給我打工的,慢慢還就行,能還得起的。”

萬惡的資本家!真會算計!

沐辭看著資本家,敢怒不敢言。

係統:“宿主!原主大哥出現,快躲起來!”

沐辭視線越過渡載肩頭,看到了正在邊朝這邊走邊打電話的沐惟舟。

一身灰色西裝,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個子比沐辭高。

來不及欣賞沐惟舟的帥氣。

他一把抓起渡載的胳膊就往試衣間裡鑽。

原劇情,在這裡遇到沐惟舟,兩人又徹底吵了一架,關係徹底僵了。

渡載突然被抓著進了試衣間,又被沐辭貼著壓在牆上。

兩個人瞬間貼在一起,渡載能清晰感覺到他身上的溫度,還有一股極淡的檀香般的清冷香味。

很好聞的味道,忍不住又深吸了一口。

緊貼著的人,貼著試衣間的門縫緊張的往外看。

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了正在路上打電話的沐惟舟。

難怪突然躲起來,原來是怕他大哥。

看著密長睫毛下,盯著外麵的靈動的眼睛,渡載心裡冒出了一絲喜愛。

係統:【叮!男主好感值加5,當前好感度為5。】

沐辭聽到係統提示,疑惑的回頭看向渡載。

難不成抱著就能增加好感度。

沐辭關好了試衣間的門,又把臉貼上渡載肩頸處。睜大眼睛,等著係統提示。

果然,意識裡係統提示聲傳來:【叮!男主好感值增加10,當前好感度為15。】

沐辭驚喜的抬頭看渡載,早知道這麼就能賺好感值,他昨天就直接抱了!

渡載垂眸,手不由自主的攬著抱著他的人,一雙純淨的杏眼裡正透著興奮,粉紅的唇瓣輕微的張合,似欲言又止。

係統:【叮!男主好感值增加10,當前好感度25。】

他又在故技重施的勾引自己!

渡載一把推開了抱著自己的人,冷冷開口:“好好試衣服吧!”

說著就出了試衣間。

【叮!男主好感值減10,當前好感度為15。】

沐辭看著有關上的試衣間門,還有係統的提示,心裡就一個大無語!

男主有那個大病!

換好了白襯衫和褲子,沐辭看著鏡子裡的原主,這和他本人長得不能說一模一樣,倒也有八分像了。

冷白皮,眉目清冷,腿長腰窄,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沐辭:“七祥,原主有冇有跟反派康樂城上過床?”

係統七祥義正言辭:“怎麼可能!康樂城根本就看不上原主,怎麼會讓他爬上自己的床!看他是戀愛腦祖師,還和家裡決裂了,反派才忽悠原主去勾引渡載!”

幸好,幸好,要不然他要噁心了。

沐辭再開門時,沐惟舟已經走了。

隻見渡載神色不明的看了他一瞬,而後對店員說,“就按他身上的這個號,把我剛挑的,一起送到渡宅。”

“是,渡總!”店員看著兩人的眼神,都是按捺不住的激動。

他們渡總這是第一次帶著彆人來買衣服!

渡載當做什麼也不知道的看著沐辭,“頂樓有家餐廳很不錯,要不要去嚐嚐。”

“好!”沐辭高興的點點頭,正好他也餓了。

男主還真是個好人!

渡載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可能是價格比較貴,餐廳裡人並不多,渡載挑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把菜單推向,微笑著問:“沐辭,看看喜歡吃那些。”

“渡總,我不挑食,您看著點,不用顧及我。”舔狗要有舔狗的自覺!

渡載似笑非笑的看著沐辭,是不挑食,就是蠢一些而已。

係統七祥:“宿主!發現反派康樂城和他的白月光姚思域!在你的右手前方鄰桌,騷起花襯衫的就是反派!”

順著係統的提示,沐辭向右前方看去。嗬!那花花綠綠的襯衫,當他是花花公子?長的倒是勉強還行,就是氣質猥瑣,比渡載差遠了。

原主得多眼瞎!

辣眼睛!

渡載點好菜,看了一眼沐辭的目光,嘴角的冷意更深了。

他知道康樂城要帶他談了幾年的男朋友到這來吃飯,才故意把沐辭帶來!

他想看好戲,想要看沐辭嫉妒發瘋裝不下去的樣子。想看他們狗咬狗!

沐辭哪知道渡載在想什麼,隻是被康樂城的衣品還有猥瑣的氣質膈應到了。

在與康樂城對視的一刹那,他手一抖,桌上的茶水被碰倒了。

看著大腿根上濕了的一片,沐辭暗罵了一句晦氣。

這麼快就裝不下去了嗎?渡載眼神幽暗的看著對麵的低頭的人。

看著他故作鎮定的抬頭,“渡總,我去一下洗手間。”

看著他慌不擇路的背影,渡載的心裡升起一種奇怪的滿足感。

他給他們創造了機會見麵。

看著康樂城也向洗手間方向去的背影,他已經能想象到,一會沐辭要多麼低聲下氣,或是多麼瘋狂的跟康樂城表愛心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