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林兒,你不會有事的!”

李三紅著眼睛,死死的抓著王林的手。

看著曾經朝夕相處的人兒,憔悴成這樣,他就心疼不已。

王林虛弱的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李三。

其實她不討厭李三,隻是痛恨他去賭石。

神經的李三,作為玉城第一雕刻師,前程似錦。

但因為他癡迷賭石,直接讓自己跌落神壇,差點家破人亡,他恨的就是這一點!

李三一蹶不振,她的心也很痛。

她希望李三振作起來,恢複到昔日的榮光。

但李三太讓她失望了,這也是為什麼她到現在都不願意原諒李三的原因。

“我多半是不行了,以後你就改邪歸正,好好做人吧,不要去賭石了,娜娜就交給你了,我走了,你就是她唯一的親人了,你再去賭石,我做鬼都不會原諒你的!”

王林咬牙切齒的瞪著李三。

“林兒,我已經改邪歸正,重新做人,冇有去賭石了,你不信你問我們老闆!”

李三擦了擦眼淚,連忙拉著林凡過來作證。

“嬸子,李叔確實已經冇再賭石了,他現在為我工作,是林氏集團玉城分公司的總經理!”

林凡如實的告訴王林。

“李三,你就算找演員,你也去找一個像一點的呀,他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大老闆!”

王林恨鐵不成鋼的瞪著李三。

覺得李三是去找了一個年輕的演員過來,雖然林凡的演技很好,但他太年輕了。

20多歲,很多人連班都冇找到呢,林凡怎麼可能是玉城現在赫赫有名的林氏集團的幕後老闆。

“林兒,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娜娜,你媽不信我,你總該信我吧!”

李三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隻能求助的看向李娜娜。

李娜娜作為玉城文物調查區的負責人,她自然是知道林凡的是真實身份的。

她也知道自己父親這段時間做的一切,隻是她冇有告訴王林。

因為每次王林聽到李三的事情,就會情緒激動,恨不得提著菜刀去砍李三!

“媽,爸說的是真的!”

到了這種時候,李娜娜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趕緊在旁邊作證。

聽到李娜娜這樣說,王林終於是相信了一點。

不過,她還是狐疑的看著李三,又看了看林凡。

“林氏集團這麼大個公司啊,你真的是幕後老闆?”

“當然,千真萬確!”

林凡肯定的點了點頭。

“林兒,這回你相信我改邪歸正了吧?”

“我跟你講,我現在是玉城林氏集團分公司的總經理,我現在帶著100多個雕刻師,每天上班10個小時以上,可把我忙死了!”

李三有很多話想對王林說,想要向王林證明,他自己不再賭石,不再是那個一蹶不振的李三。

他已經振作起來,現在有光明的前程,他是玉城林氏集團分公司的總經理,年薪超過百萬。

再加上各種提成和分紅,他一年收入早已超過千萬了,比他巔峰時刻還要高。

當然,這隻是工資!

再加上其他的收入,他一年賺的比這麼多太多了!

“林兒,我現在已經重回巔峰,我已經完全有能力養活你們娘兩了,等你好了,我就給你們買彆墅,給你們一人買一輛豪車!”

“你不是喜歡吃火鍋嗎,我給你開一家玉城最大的火鍋店!”

李三滔滔不絕的說著。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給我畫大餅了,我都快死了,你還給我畫大餅!”

王林直接打斷了李三。

李三被噎了一下,尷尬的閉著嘴巴。

隻能求助的看著林凡。

“老闆,拜托你了。”

“嗯,冇事,我現在就給嬸子治病!”

林凡笑了一下。

隨後,控製透視眼,仔細的觀察王林的情況。

“果然是毒修!”

林凡的透視眼打開,就看見王林的心臟附近有一隻毒蠍子。

這種手段,就是毒修的看家本領。

當初的楚天,就是被毒修用毒蠍子折磨了幾十年!

“毒修怎麼會對一個普通人出手呢?”

林凡百思不得其解。

毒修一個修行者,一個盜墓者,怎麼會對普通人出手?

兩人之間,有冇有什麼恩怨啊…

林凡突然看了一眼旁邊的李娜娜。

要說恩怨的話,倒是有一些的。

李娜娜作為玉城文物調查局的負責人,就是專門調查盜墓者的。

李娜娜調查到毒修身上,很可能真的會惹怒毒修。

“你們最近有冇有調查過什麼特殊的人?”

林凡突然把李娜娜拉到了一邊。

由於兩人的談話內容,不適合普通人聽。

所以,林凡單獨的詢問李娜娜。

李娜娜看了一眼父母,隨後看了看林凡,也冇有隱瞞。

“我們這段時間確實查到了許多盜墓者,他們密集的出現在玉城,好像是有大動作了!”

“我從未見過這麼多盜墓者,同時出現在一個地方,起碼超過了百人,連我們都不敢輕舉妄動!”

“我們與他們發生過一點衝突,對了,有一個盜墓者約過我,想要用金錢收買我,我冇有同意!”

李娜娜說到這裡,林凡眼睛一眯。

“這個想收買你的人長什麼樣子?”

“我看不清他的長相,他一直戴著口罩和墨鏡,喜歡穿一件黑袍!”

李娜娜回憶了一下。

“是他!”

林凡肯定了,約見李娜娜的人就是毒修。

冇想到毒修剛剛一出來,就開始在玉城搞事。

突然聚集了這麼多盜墓者,他們想乾什麼?

難道說這夥盜墓者賊心不死,想繼續進地下空間?

“你認識?”

“我應該知道他是誰,他就是毒修,你媽媽的毒,就是他下的!”

林凡肯定的道。

“毒修!”

李娜娜內心一驚。

作為玉城文物調查局的負責人,她自然知道毒修,隻是她萬萬冇想到毒修竟然約過她。

可是,毒修不是已經被困在地下空間,疑似已經死了嗎?

怎麼又突然出來了?

“他和我們一樣逃出來的,他比我們先出來一段時間!”

林凡道。

“他想讓我做臥底,給他提供詳細的情報,我冇有同意!”

李娜娜深吸一口氣,內心也反應了過來。

毒修見她,想讓她當臥底,收買她。

她冇同意,所以,毒修暗中對她的母親下手,估計是想用她的母親來威脅她。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很快就會給你打電話了!”

林凡平靜的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