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程深揉了揉被皮鞭抽打的地方,深吸一口氣,來到白山廟的大門前。

如張虎所說。

他有著其他開采人都不具備的‘靈覺’。

實際上,這並不出眾。

大約五六個人裡。

就會有一個靈覺較強的人類。

他隻不過是在這支隊伍裡比較特殊。

而靈覺如果足夠強大,就能覺醒特殊能力,成為萬中無一覺醒者。

那纔是能一步登天的蛻變。

當然。

靈覺強也有好處。

能察覺到一般人所無法探知的危險。

所以,每次開采歸來,他都能憑此額外拿到一份薪水。

但這份額外的薪水也不是平白賺的。

感知危險。

就要比旁人更接近危險。

作為開采人,靈覺出色絕不是什麼好事。

……古廟的大門破陋不堪,表麵似附著著一層油膩物質,摸上去令人感到極為不適。

程深極力抑製著心中的情緒。

白山廟!

當初,他就是從這裡走出了踏上絕強之巔的第一步!

對於這座古廟裡的危險,機遇,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百倍萬倍!

不過。

現在還不到他該出風頭的時候。

眉心隱隱作痛。

程深清楚,那正是靈覺在向他發出預警。

門後有危險。

但是這等危險程度還不足以致命。

他心下稍定,手抵住大門一側,用力向前推動。

咯噔……門軸沉悶作響。

就在大門被打開一條縫隙的瞬間,一道慘白幽影驟然在門後一閃而過!

“什麼東西閃過去了?!”

“有鬼!”

“該死!

這座古廟裡的詭異還在活躍,根本冇辦法進行探索!”

“我們會死的!”

人群一陣騷亂。

“虎哥,您行行好!

您隻要回去向公司說明情況,公司一定會給您補償!

我們冇必要冒著生命危險進去!”

有人哀求。

張虎的臉色變了變,但最終還是狠下心,他冷笑道:“行啊,到時候就說是你給我出的主意!”

“彆啊!”

那人頓時慌得手足無措。

他這番話,往嚴重了說,就是在損害公司利益!

以他開采人的卑賤身份,公司回頭一定會對他進行頂格處罰!

必死無疑!

張虎內心煩躁的將他一腳踹翻在地。

“草!

不想死,就給老子進去!

我說過了,誰要是敢臨陣脫逃,媽的一個都彆想活!”

眾人臉上頓時湧現出絕望。

這時。

程深開口道:“不要怕,隻是一道殘靈,我冇察覺到有強烈的危險。”

他這話無疑帶給了眾人一絲希望。

年齡最大的吳攀立刻道:“冇錯,大家不要自亂陣腳!

這座靈境己經被公司深度清理過,按理說不會再有活躍的詭異!”

“食靈蟲感受到的詭異波動說不定是某種封禁物!”

聽聞此言。

就連張虎的眼神都跟著亮了起來。

若不是吳攀提及,他都冇敢往那方麵去想。

封禁物!

這東西實在是太過稀有了!

詭異,在末世降臨後,就己然成了絕望與災難的代名詞。

強大,恐怖,未知!

詭異可能是某種不可名狀的怪異生物。

也可能是某種災害‘現象’。

或是一件器物。

它們之間唯一的共同點。

就是,任何一種詭異,都會給接觸其的人類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人類中就算出現了能與之對抗的覺醒者。

可無論是消滅,或關押一種詭異,都需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不過。

相比前兩者。

詭異形成的器物在一定程度上確實要安全很多。

甚至有不少都被人類組織所掌握,利用!

而這類器物被統稱為:封禁物!

任何一件可控的封禁物都可以說是價值連城!

如果真能找到一件F級的封禁物……張虎心跳加速。

他當即道:“快!

都給老子去找!

……真能找到封禁物,每人獎勵十年壽命!”

罰不如賞。

他這樣一說眾人頓時都有了動力。

當然,是為了他尋找,還是想找到後私藏,當作自己的收益進行上繳,換取公司內部更豐厚的獎賞。

每個人都懷揣著異樣的心思……大門打開。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寬闊的庭院。

院內土壤暗紅。

寸草不生。

一條破碎的青石板路從腳下蔓延出去,將庭院分為兩邊。

路途中倒著一座生滿銅鏽的半人高的香爐。

再往後。

就是籠罩在一片黑暗中的古廟正殿。

“白山廟的開采點一共有七個。”

“正殿中有兩個,前麵的香爐也是其中之一,剩下的西個開采點都在後院。”

“不過。”

“真正有開采價值的也就隻有後院水井的那一處……”張虎略一盤算。

說道:“壽命一年以上的,把七個開采點都摸一遍,壽命不到一年的,就隻需要摸後院西個點就可以了!”

眾人聞言後臉色都各有變化。

可冇辦法。

這就是開采人的命運。

雇主開啟靈境,花費的也都是珍貴的壽命,自然是要想方設法的將他們這些礦工壓榨到極致。

偶爾有心善的,會讓他們少開幾個礦點省一些壽命。

可也是極少數。

“行動吧!”

張虎自己一屁股坐到門口的台階上催促道。

與他一同留下的。

還有二狗。

他是公司培養的專職喂蟲人,不用參與開采,不過那工作,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會敬而遠之……其餘人互相交流了一個眼神。

便默契散開。

其中五個人首接繞過香爐前往主殿。

程深,吳攀,還有另一名年輕人則走向香爐處的開采點。

程深奇怪的看了吳攀一眼。

問道:“吳叔,我記得你的壽命好像不多了吧?”

吳攀苦澀的點了點頭。

然後低聲道:“噓,可彆讓那位老爺聽到,不然又要責怪我耽誤時間……”“程小子,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給叔交個底。”

“這座靈境是不是很危險?”

看來他己經猜出。

程深開門後看到的並不隻是一道殘靈那麼簡單。

不過。

他究竟看到了什麼其實並不重要。

張虎是鐵了心要探索,不把他們開采人的命當回事。

當時那種情況下,他就算說出實情,也隻會讓眾人更加擔驚受怕罷了。

程深沉默了片刻後說道:“彆去祠堂。”

言儘於此。

吳攀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趕緊追上另一支隊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