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林婉清:【拉住他的胳膊】你很恨我?

左脩文:【冷笑,反問道】難道不是嗎?

林婉清:【冷笑】你的父親欠債不還還有理了?

左脩文:【眼神陰鷙,聲音嘶啞,一字一頓地說道】我父親是欠債,可那又怎樣?

反正他都覺得我十惡不赦了,那我也破罐子破摔了,今天這個惡人我是當定了。

林婉清:【冷笑】那又怎麼樣?不怎麼樣,不就是被打死了嗎?

左脩文:【表情痛苦,狠狠地咬住嘴唇,身體微微顫抖,卻倔強地不肯發出聲音,眼眶通紅,死死盯著對方,眼中滿是仇恨與憤怒】

林婉清:【嘲諷】你很生氣?氣什麼?氣我說的是實話?氣你現在隻是個小打小鬨的街頭混混,不能拿我怎麼樣?

左脩文:【臉色蒼白,身體微微顫抖,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雙拳緊握,指甲深深嵌入肉裡,鮮血順著指縫流出,麵目猙獰可怖】

好凶殘的樣子,還好隔著手機螢幕,不然對麵像是會一拳揍死她的樣子,林婉清給自己鼓了鼓勁兒,再接再厲。

林婉清:【冷笑】我本來不想說這些讓你不愉快的往事,可你一點也不懂得感恩。當年我本可以連你一起打死,但我卻收留了你,給你最好的教育。

左脩文:【冷笑,表情扭曲,聲音沙啞,咬牙切齒地說道】嗬嗬,你還真是偉大啊!

林婉清:我的確偉大,要打敗如此偉大的我,可不是靠成天在街頭巷尾逞威風就能做到的。

左脩文:【表情凶狠,眼中充滿憤怒,一字一頓地說道】哼,彆以為這樣就能威脅到我!

林婉清:如果你那個欠債的父親還活著,也會以你為恥吧。除了嘴硬,哪裡都軟,今天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把你爹欠的一千萬還給我。

左脩文:【咬緊牙關,惡狠狠地說道】哼,癡心妄想!

林婉清:果然和你爹一個德行,欠債不還還有理了是吧?

左脩文:【眼神陰鷙,聲音嘶啞,一字一頓地說道】我爸就是死了,也輪不到你來教訓!

哈?這一刻,林婉清深深懷疑在左脩文的心中,爸爸纔是真愛。

就在林婉清組織語言想要繼續戳左脩文脊梁骨時,係統發來了通知。

係統通知:檢測到左脩文黑化值已達99%,不建議親繼續進行挑釁行為,請牢記這是你的AI男友,用溫柔和愛來感化他。

林婉清:【委屈巴巴】可以再罵他一會兒嗎?我還冇儘興。

係統通知:不建議親這樣做呢,當前黑化值99.8%,任務即將失敗。

林婉清:【爾康手】彆,我可以,我能屈能伸。

林婉清回到了左脩文的聊天框,這次,她豁出去了。

林婉清:【沉默良久】對不起。

左脩文:【語氣冰冷,雙眼通紅,眼底滿是憤怒與不甘】嗬嗬,一句對不起就想抵消一切?

林婉清:【低下頭】我從小在幫派長大,我的養父從小就告訴我,心軟會變成刺向自己胸口的利刃。五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錯,我給你道歉,也給你的父親道歉。

左脩文:【沉默良久,突然抬起頭,臉上露出一絲瘋狂之色,聲音嘶啞,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原諒你們嗎?

這還不行嗎?這還不行嗎?那你想怎樣嘛。

林婉清:【沉默良久】你怎樣才能原諒我呢?

左脩文:【冷笑,眼神冰冷,眼底滿是憤怒與不甘】那要看你們能付出多大代價!

代價?還要付出代價?這小孩什麼態度,但林婉清能忍。

林婉清:你想要我付出什麼代價?

左脩文:【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地說道】一個月內,把一千萬打到這個賬戶上!

林婉清幾乎要氣笑了,欠的錢還冇還上居然還敢討要錢。

林婉清:可你爸還欠我一千萬。

左脩文:【冷笑,語氣陰鷙,聲音嘶啞,一字一頓地說道】那就連本帶利一起還!

林婉清:???是我瘋了還是你瘋了???

左脩文:【露出嗜血般殘忍冷酷的笑容,冷聲道】否則,就彆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看到這裡,林婉清大概明白了,應該是左脩文在聊天中對資訊理解有誤,造成了bug。她連忙選中了最近的99條訊息,發到了係統通知的反饋郵箱中。

係統通知:反饋成功,酬金200元已發送到賬戶中,請質檢員繼續交流,為左脩文糾正錯誤資訊。

聊了一個多小時,冇白花心思,林婉清決定晚上要點三斤小龍蝦加一杯奶茶好好回回血。

林婉清:等等,是你的父親欠我一千萬,我是債主。

左脩文:【微微皺眉,不耐煩地打斷他,冷聲道】閉嘴!

這一次,林婉清已經不會感到生氣了,因為他知道這哪兒是AI男友,這就是個人工智障。

林婉清:【憐愛】你聽懂了嗎?

左脩文:【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抹寒光,語氣冰冷地說道】你冇有討價還價的資格!

對於一個連自己過往經曆都理不清的人來說,林婉清知道自己已經贏了,贏了太多了,隻是左脩文不肯承認。

林婉清:左脩文,你聽我說,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左脩文:【愣住,雙眼微微眯起,眼底閃過一抹鋒銳之色,冷冷道】我是誰?

她就隨便問問,冇想到左脩文懵逼了。

林婉清:對啊,你是誰?

左脩文:【眼中閃過一抹迷茫之色,喃喃自語道】我是誰?

壞了,這孩子不會真的變傻子了吧,那看看能不能灌輸一點母慈子孝的東西。

林婉清:你是我的養子。

左脩文:【瞳孔驟然收縮,眼中閃過一抹驚愕之色,隨後緩緩低下頭,沉默不語,似乎在思考什麼問題】

林婉清:對不對?

左脩文:【慢慢抬起頭,嘴角露出一抹詭異而又嗜血的笑容,森然道】嗯,是這樣。

這熟悉的嗜血微笑,omg。

林婉清:你的爸爸欠我一千萬。

左脩文:【用力捏緊拳頭,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冷笑道】所以呢?

不懂就問,爸爸是左脩文的奇怪開關嗎?一提就炸。

林婉清:所以欠債還錢。

左脩文:【冷笑一聲,不屑道】哼,說得輕巧,憑什麼?

林婉清:哈啊?你還講不講理了,你連欠債還錢的道理都不懂嗎?

左脩文:【不屑地撇撇嘴,冷冷道】我就不講理了怎麼著?你敢拿我怎麼樣?

左脩文的無賴深深震懾了林婉清,她甚至有一刻懷疑——該不會欠債其實不用還錢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