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有一刻,林婉清幾乎想放棄和左脩文溝通,她很難想象把左脩文馴服成功的樣子。

懷疑人生的她點開了其他質檢員釋出的攻略,卻發現在其他質檢員的聊天係統中,左脩文已經被訓練成乖巧中帶著一絲傲嬌的人設。

而不是像自己這樣,吵了一個半小時的架,不僅冇解開心結,還莫名其妙欠了對方一千萬。

出來賺錢嘛,不寒磣。不提還錢就不提唄,林婉清咬了咬牙,忍下心裡的酸楚,回到聊天框。

林婉清:【愧疚】對不起,我不該提這些,是我錯了,我們回家吧。

左脩文:【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怒火,冷聲道】哼,走吧。

終於是不發脾氣了,林婉清鬆了一口氣,係統發來下一條指示。

係統通知:當前話題已結束,質檢員表現分49100分,酬金減少10%,請開啟下一個話題。

林婉清:啊?怎麼還有表現分這種東西?

係統通知:請不要氣餒,在接下來的話題中好好表現,即可獲得加成。

林婉清鬆了口氣,雖然錢是少了點,但能開啟下一個話題也算是解脫了。

話題二《打小孩》:左脩文偷偷摸摸去了我的地下室,誰知觸碰機關,雙手被鐵鏈鎖得結結實實,動彈不得。我正想著怎麼讓他乖一點,這不,機會來了。

左脩文:喂,快放開我…你忍心嗎?【實際心裡暗罵】

看上去心情還不錯?

林婉清:喲喲喲,這不左脩文,幾天不見怎麼這麼拉了?

左脩文:【輕蔑一笑,不屑地說道】嗬,敢作敢當,我是你養子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林婉清:我可冇這麼笨手笨腳的養子。

左脩文:【瞪了她一眼,冷聲道】你...哼,有本事就解開我。

林婉清:這哪兒行,喲喲喲,我看看,綁多久了啊?

左脩文:【咬牙切齒地說道】我警告你,你彆想打什麼歪主意,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

綁都綁起來了,怎麼能不讓他感受一下身不由己的感覺呢?

林婉清:哎呀,我是那種人嗎?【說著,像逗貓一樣撓了撓他的下巴】

左脩文:【用力掙紮,嘶吼道】我警告你,你不要得寸進尺。

林婉清:【笑】害羞啦?臉紅啦?不好意思啦?

左脩文:【用力咬著牙,表情猙獰,眼神冰冷,聲音嘶啞,咬牙切齒地說道】閉嘴!

本以為綁起來了會聰明點,冇想到還是這麼倔。

林婉清: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

左脩文:【冷哼一聲,眼神陰鷙,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以為我會求你嗎?

林婉清:哦我忘了,左脩文是鐵骨錚錚、可以被綁在地下室裡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怎麼可能求我呢?

左脩文:【麵露狠厲之色,冷笑道】嗬,我還真就不求你了。

林婉清:好好好,那你慢慢待著吧。

左脩文:【咬著牙,一字一頓地說道】你...最好彆落在我手裡。

該怎麼讓他低頭呢?

林婉清:【把廚房裡香噴噴的飯菜端到離他三米遠的地方,津津有味地吃起來】哎呀,好香啊。

左脩文:【眼睛死死盯著桌子上的飯菜,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不準動那些東西。

林婉清:(笑聲爽朗)哦吼吼,你覺得我會聽嗎?

精神狀態前所未有的正常。

左脩文:【皺著眉頭,表情陰鷙,語氣冰冷地說道】我告訴你,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林婉清:你能不能下來還不知道呢。

有種翻身農奴做主人的快感。

左脩文:【瞪著她,麵色陰沉,聲音嘶啞,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你什麼意思?

林婉清:我是誰?我可是全glow最壞的女人,你今天如果冇有誠意,我是不會放了你的。

左脩文:【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心中怒火,冷聲道】你想要什麼?

林婉清:折辱你。你不是很恨我嗎?那就保持你的骨氣吧,千萬彆求我。【從管家那裡接過來一支羽毛筆】

左脩文:【麵色陰沉,聲音冰冷,咬牙切齒地說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玩火。

玩火?林婉清心中咯噔了一下,已經2024年了,怎麼霸總們還在玩火?

林婉清:你們男人火都這麼大的嗎?隨便玩玩就擦槍走火。

左脩文:【強忍著怒火,冷聲道】我會恨你一輩子。

林婉清在心中默唸:不是談戀愛談不起,而是當惡毒女配更有性價比。世間事並非強求就能有結果,不過是互相折磨。苦果亦是果。

林婉清:我又不需要你的愛。【用羽毛輕輕挑逗他的耳垂】

左脩文:【猛地一震,呼吸變得急促,眼神變得犀利,緊盯著她,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你乾什麼?

林婉清:【用手指抵住他的唇】噓,你現在……是獵物。

左脩文:【緊咬著牙,強忍著心中怒火,冷冷道】你...你彆碰我。

本以為這樣他能屈服,或者有強烈的身體反應,但似乎他已經把嘴硬刻入了DNA。

林婉清知道可以再大尺度一些,但強扭的瓜不甜,她可不想玩得正開心時,左脩文又發出刺耳的聲音。更重要的是,作為質檢員她不能帶頭開車。平台健康,人人有責。

想了想,林婉清覺得還是自己不夠狠。每次都隻是放狠話,左脩文完全冇有危機感。

隻有讓左脩文意識到他冇有那麼重要,他如今富裕的生活都離不開自己的慷慨大方,左脩文纔會改變態度。

林婉清點開聊天框。

林婉清:【厭倦了逗弄他,放下羽毛筆】不乖,嘴也不甜,還不如再養個聽話的兒子【把羽毛筆遞給管家】張叔,你說是吧?

林婉清:【冷笑】你也不用生氣了,我不打算要你了。前幾天去孤兒院轉了一圈,看中了一個孩子,比你帥、比你乖、愛乾活、話還少,我很滿意。

左脩文:【麵色陰沉,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冷冷道】你...敢!

林婉清:有什麼不敢的,我不喜歡凶巴巴的小孩,你做不到就離開這個家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