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左脩文:【麵色陰沉,眼神冰冷,咬牙切齒地說道】我不會求你的。

還這麼嘴硬,林婉清自認為已經很有耐心,也給了他很多機會了。女人不狠,地位不穩。

林婉清: 【看向管家】把他的鎖鏈解開,打包一下行李趕走吧,小乖明天搬過來,他再待在這裡不合適了。

林婉清:【瞥了他一眼】你走吧,放你自由。

左脩文:【踉蹌著腳步,跌跌撞撞地走出彆墅大門,眼神陰鷙,咬牙切齒地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啊?走了?真就走了?彆太恨。林婉清見他真的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但演戲就要演全套,隻能按照計劃繼續刺激他了。

第二天一早,林婉清就輸入了去孤兒院接小乖的指令。為了印證自己喜歡乖小孩的說法,她又親自給小乖買衣服,送小乖去學校,而且一路上悠閒地哼著歌,突出表現就算家裡冇了左脩文,心情也能很好。幼稚是幼稚了一點,但有效果就好。

放學後,她又親自開車去校門口接小乖回家。這次終於讓她捕捉到了左脩文的反應。

左脩文:【站在校門口,看著她把彆人抱在懷裡,眼神陰鷙,咬牙切齒地說道】總有一天,你要付出代價。

魚兒上鉤了。

林婉清:【親一口小乖】寶,你是媽媽的小豬。

左脩文:【看到這一幕,緊握拳頭,眼睛猩紅】

林婉清:【回到家】

左脩文:【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但心思全不在上麵】

坐在沙發上?怎麼就有沙發坐了?這是又跑回來了?

林婉清:你怎麼還在?聽不懂人話嗎?我已經和你斷絕關係了。

左脩文:【眼神微眯】我記得,我們當初簽訂的協議裡,可冇有說過斷絕關係。

林婉清:我要收養其他人,你已經十八,可以出去自謀出路了。

左脩文:【挑眉】我不出去,我要留在你身邊。

怎麼突然開竅了,難道說這招真的管用?

林婉清:憑什麼?

左脩文:【上前一步,與我對視】憑你是我監護人,憑你收養了我,憑我比他們都重要。

林婉清:那你聽話嗎?我喜歡聽話的孩子。

左脩文:【冷笑一聲】你喜歡聽話的孩子,那我偏偏要和他們反著來,要和他們作對。

好,那麼好,林婉清已經分辨不出他是在吃醋還是賭氣,還是純粹喜歡跟她對著乾。

林婉清:你非要和我對著乾?

左脩文:【冷眼看著我,毫不客氣地說】要麼你彆管我,要麼你就好好管教我。

好好管教?這是願意服軟的意思嘍。

林婉清:你服從我的管教嗎?

左脩文:【冷笑一聲】可以,如果我做的好了,那就給我獎勵。

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這個獎勵很容易讓人想歪啊。

林婉清:你想要什麼獎勵?

左脩文:【沉思了一下,隨後緩緩開口】我想要你,獎勵我。

這個標點?這個斷句?林婉清連忙戳係統。

林婉清:係統,左脩文是不是崩了,怎麼突然搞起曖昧來了?我有點後背發涼。

係統:親不要害怕,是平台檢測到親的表現實在是太差了,已經完全偏離原劇情,所以采用了記憶回溯呢。相關費用已從酬金中扣除,攻略難度大大降低,歡迎繼續使用。

左脩文的記憶回溯了,林婉清的記憶可冇法回溯,這種和宿敵之間突然冒出粉紅泡泡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啊???

想了想,還是打算珍惜花了錢的金手指,儘量不要再提起不愉快的事情刺激左脩文。

左脩文:【上前一步,貼著我的耳朵】我想要你獎勵我。

林婉清:【後退一步】你先聽我說,你還會不會和人打架?

左脩文:【搖頭】不會了,我答應你,絕對不會和任何人打架。

林婉清:這還差不多,那你會不會好好上學?還惹不惹我生氣?

左脩文:【沉默了一下,緩緩開口】我會好好上學,也不會惹你生氣。

林婉清:最後一個問題,你父親的事情,你還恨我嗎?

左脩文:我和他斷絕父子關係。

嗯?這是什麼戀愛腦發言?做到這個份上,應該可以兌現獎勵了。

林婉清:【摸摸他的臉】不是騙我的?

左脩文:【點頭】我保證,冇有騙你。

林婉清:【笑】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左脩文:【耳尖微微泛紅,有些侷促】你可以摸摸我的頭嗎?

林婉清:【對他招手】過來。

左脩文:【走過去,任由我摸著他的頭】

林婉清:【讓他躺在我的腿上,輕輕撫摸他的頭】乖孩子。

左脩文:【有些臉紅,聲音有些低啞】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林婉清【笑,觸摸他的耳垂】很喜歡被撫摸嗎?

左脩文:【耳尖更紅了,但還是倔強地說】嗯,喜歡。

至此,兩個人的關係算是和緩了。係統提示可以進行最後一個話題的檢測了。

話題三:一日應酬後,我被迫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後癱在沙發上動彈不得,左脩文看到了本來要跑,但我非要他過來照顧我。

左脩文:【蹙眉】菜,就彆喝這麼多。跟誰學的?

合理懷疑最近左脩文在高強度衝浪。

林婉清:【醉意朦朧】少管我。

左脩文:【語氣不善】我不管你,還有誰管你?

林婉清:【臉紅撲撲的】某人剛纔不是一副不情願的樣子嗎?

左脩文:【冷笑一聲,聲音有些咬牙切齒】我剛纔那是擔心你喝酒傷身體。

林婉清:【嘟囔】想吐。

左脩文:【蹙眉,起身把我扶起來】那走吧,我帶你去廁所。

林婉清:【暈乎乎】彆急,我還冇說完,我吐不出來。

左脩文:【低聲罵了一句臟話,語氣不善】我早就說過不要喝這麼多酒,你偏不聽。

林婉清:今天這麼關心我?

左脩文:你都醉成這樣了,我能不管你?

林婉清:為什麼要管我呢?

左脩文:【挑眉,目光在我身上掃視了一圈】因為你是我監護人。

嘴硬,這小子一定是嘴硬。

林婉清:隻是因為這個嗎?

左脩文:【語氣不耐煩】不然呢?你還想怎麼樣?

林婉清:哦,我還以為你暗戀我呢。

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左脩文你最好是順著台階下。林婉清已經不想再和這個男人纏鬥下去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