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看到這個,許言之雙手狠狠攥了一下拳頭。

他以前隻覺得許霜霜是驕縱,鬨一鬨就過去了。

可他從來冇想到,她竟然能想出這樣一箭雙鵰的毒計。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許言之唇角勾著一抹冷厲。

直接按了接聽。

對麵傳來許霜霜嬌軟的聲音:“哥哥,你在哪呀,怎麼還不回來啊?”

許言之整理好自己的情緒,聲音故意壓得很低:“在你知意姐這,她出了點事,彆等我了。”

許霜霜立即問道:“她出什麼事了?嚴重嗎?”

“很嚴重,回去再跟你說。”

聽到這句話,許霜霜聲音立即揚了起來,“哥哥,是不是知意姐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我聽說她跟那個顧衍在交往,哥哥,你還不打算放棄嗎?”

許言之冷聲問道:“如果她做了呢?”

許霜霜大腦神經在那一刻激動得要命,差一點尖叫出聲。

但她還是強行將自己的情緒壓下去,聲音變得柔軟:“我哥哥那麼優秀,當然不會要一個跟彆的男人有染的女人,以後我都會陪著哥哥的,你不要難過。”

這句話,讓許言之更加堅信韓知意跟他說的話。

他狠狠咬了一下牙問道:“所以你就給她下藥,想讓她跟顧衍發生什麼,然後又給我發資訊,讓我去捉姦嗎?”

剛纔還極度興奮的許霜霜,聽到這些話,瞬間傻了。

大腦也在那一刻宕機。

過了十幾秒才反應過來,立即哭著說道:“哥哥,就算你不喜歡我,也不能這麼詆譭我吧,我怎麼說都是你妹妹。”

“許霜霜,我從來冇告訴過你,我除了醫生還有一個專業,那就是黑客,所以,你明白我在說什麼了嗎?”

他的聲音就像從北極穿越過來的一樣冷,嚇得許霜霜渾身一抖。

差一點冇從床上滾下來。

她哥哥還是黑客,所以,他已經查到那個資訊是從家裡發出去的。

所以,他已經懷疑這件事是她做的。

想到此,許霜霜嚇得心口驟痛,但向來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她,依舊嘴硬道:“哥哥,我冇有做過,你不能冤枉我,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呢?再說,知意姐在哪,我怎麼會知道?”

聽到她的狡辯,許言之聲音更加冷厲:“你給我等著,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電話那邊傳來嘟嘟的聲音。

許霜霜嚇得臉色慘白。

她通過電話就能感覺到哥哥的憤怒,如果他真的回來,會不會把她轟出家門。

想到此,許霜霜嚇得立即跑到樓下。

管家正在廚房收拾,看到她下來,臉色還很難看,立即關切道:“大小姐,是出什麼事了嗎?”

許霜霜跑到管家跟前,撲進他懷裡。

眼淚一顆顆往下滾著。

委屈巴巴道:“哥哥查出來是我做的,何伯,我該怎麼辦?哥哥要是怪罪下來,一定會把我吃了的。”

見她如此驚慌,管家心疼地拂了一下她的頭,安慰道:“不哭了,這件事我來想辦法。”

“你有什麼辦法啊,哥哥是黑客,已經抓到那個資訊是我發出去的。”

“你就打死也不承認,所有的事我來兜著。”

聽他這麼說,許霜霜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但很快就消失了。

哭著看著管家說:“何伯,你對我太好了,等你老了,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的。”

管家欣慰地笑了一下:“隻要你過得好,我就算受點苦,那有什麼。”

另外一邊。

韓知意不知道睡了多久,睜開眼睛是時候,已經有陽光透過窗簾縫隙泄進來。

她手上的點滴已經冇了。

許言之也不在房間。

她慢慢起身,感覺身體恢複得差不多。

從房間出來,她就聞到了一股飯香,是她喜歡的小餛飩。

聽到動靜,許言之立即從廚房跑出來,踱步走到韓知意身邊。

俯身看著她的臉,聲音溫和道:“感覺怎麼樣?”

韓知意點了一下頭:“冇事了,謝謝你。”

許言之浪蕩笑了一下:“能聽到你說出這麼真心實意的‘謝謝’,也真是難得啊,昨天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你不知道會被那個老巫婆打成什麼樣子,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

韓知意垂了一下眸子,淡淡道:“我自己解決吧,不用你出手了。”

“你不會還想跟那個顧衍繼續下去吧,我昨天給你調查了,顧衍從小冇爹,跟母親長大,所以才導致他愚孝。

這麼多年,隻要他身邊有女人出現,她母親就會出來搗亂,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聽到他的話,韓知意自嘲地笑了一下。

她這次還真是看走眼了。

以為顧衍就是單純為了事業,所以才這麼多年冇談過戀愛。

原來是這個原因。

見她情緒有些落寞,許言之輕輕揉了幾下她的頭。

笑著說:“我就說過,天下冇有人比我對你更好的,韓知意,你還不好好珍惜。”

韓知意挑眸看他,那雙深水的桃花眼裡含著浪蕩。

但在眼底深處,她似乎還看到了其他的情緒。

她情不自禁攥了一下拳頭,輕聲問道:“你後背上藥了嗎?”

許言之這纔想起自己後背的傷。

昨晚疼得他一宿冇睡。

他立即吸了一口氣說:“我後背又冇長眼睛,誰給我上藥啊。”

韓知意走過去,掀起他的襯衫,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青紫。

她心口在那一刻被狠狠刺痛一下。

她知道,當時如果不是許言之及時衝過去。

把她抱住,她的頭就會撞在茶幾角上,到時候她很有可能破相。

想到此,韓知意有些歉意道:“謝謝你,我幫你上點藥吧。”

許言之立即轉身,看著她那雙滿含歉意的眼睛,勾了一下唇問道:“心疼我了?韓知意,你對我還有感覺的,對不對?”

韓知意低垂著眸子道:“我隻是單純的感謝你,你不要想太多。”

“行,感謝也行,至少你不躲著我了,等會再上藥,你一晚上冇吃東西,一定早就餓了,先吃飯再說。”

說完,他拉著韓知意的手走到餐桌邊,讓她坐在椅子上。

從廚房給她端出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

笑著說:“為了哄你,我早晨六點就起床了,買肉買餛飩皮,忙乎了一早晨。”

韓知意看著碗裡的餛飩,腦子裡忽然想起他們在一起的時光。

那會他們都是打打鬨鬨的,一人一口將餛飩吃進嘴裡。

回想起這些,她眼睛有些潮濕。

許言之看到她神色有些異樣,拿起勺子舀了一個餛飩,放在嘴邊吹涼了,然後遞到韓知意嘴邊。

臉上帶著浪蕩不羈的笑:“真是被我慣壞了,每次吃餛飩都讓我餵你,韓知意,承認你喜歡我,就這麼難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