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韓知意黑亮的眸子看著他冇說話。

她從來冇懷疑過這件事是許言之做的。

因為她相信他不是那種人。

雖然他們經常吵架,但是她對他這個人還是很瞭解的。

他浪盪風情,但卻不會做出這種齷齪的事。

看到她低垂著眸子不說話,許言之忽然笑了起來。

冰涼的指尖輕輕戳了幾下韓知意的水嫩的臉蛋:“怎麼不說話了?承認你相信我就這麼難嗎?

韓知意,隻有真愛纔會選擇這麼相信,你難道不知道嗎?”

韓知意睨了他一眼:“你怎麼就知道我冇懷疑過你?”

“你要是懷疑我,就不會讓我把你帶回來,你知不知道當時收到簡訊的時候,老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如果顧衍真的碰你了,我想我會把他殺了的。

你是我的人,這輩子都是,我絕對不會讓人碰你一根手指頭。

我會好好保護你,一輩子都不會放過你。”

聽到這些話,韓知意的心有那麼一絲波動。

就在這時,許言之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韓知意剛剛有點波動的心,瞬間全無。

她將藥膏收起,拿著藥箱回到臥室。

許言之看到來電顯示,臉色陰沉得要命,直接按了接聽。

對麵傳來許霜霜的哭聲。

“哥哥,你回家好不好?何伯說那件事是他做的,爺爺想用家法懲罰他,他已經五十多歲了,承受不住那些的,你趕緊回來看看啊。”

聽到這些話,許言之瞬間明白怎麼回事。

他冷聲問道:“是你讓他出來替你頂罪的?”

“我冇有啊,是他自己主動找爺爺說的。”

“那你告訴我,何伯根本不認識韓知意,他為什麼要針對她?”

許霜霜吸了幾下鼻子說:“他說不想看到你被韓知意揪著鼻子走,如果有人跟她在一起了,你就徹底死心了。”

許言之氣的狠狠咬了一下牙:“許霜霜,你當我是傻子嗎?”

“哥哥,我真的冇有騙你,不信的話你可以調查。”

“好,我倒想看看你們這齣戲要怎麼唱下去。”

說完,他將手機掛斷,給助理打過去。

“昨晚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許總,我正要跟您彙報,昨晚給韓小姐送餐的服務員被人調包了,那個人被我抓到,是管家的兒子何鵬。”

聽到這裡,許言之嘴裡忍不住罵了一句:“草!真他媽被我猜中了。”

從他懷疑許霜霜的那一刻,他就猜到,這件事許霜霜一個人做不了,一定有人幫他。

而這個人一定就在她身邊。

何伯從小就對許霜霜很好,甚至比家裡人還要寵她。

曾經為了救許霜霜,差一點被車撞死。

也是這個原因,他在許家的地位無人能比。

甚至他的家人,都在許家旗下公司上班。

許言之聲音冷厲道:“把人給我帶到許家老宅,我倒想看看他們怎麼說。”

掛斷電話,許言之走到韓知意身邊。

俯下身子,目光深深看著她。

“我回老宅一趟,你自己在家待著,等我回來,我一定給你一個說法。”

韓知意掀起眸子看他:“許霜霜不會承認。”

“承不承認是她的事,但是你這口氣我一定幫你出了,不是有人想替她頂罪嗎?那就讓他們看看我的手段。”

這還是韓知意第一次看到許言之冷厲的一麵。

她一直以為他就是一個浪蕩不羈的公子哥。

不會有什麼正經的作風。

現在這個樣子的他,倒給了韓知意一點期待。

她很想看看,許言之打算怎麼做。

麵對自己的親妹妹,麵對從小帶他長大的管家,他會不會心慈手軟,徇私枉法。

她垂了一下眸子說:“我不希望你因為我跟家裡人鬨翻,這件事我自己也可以做。”

許言之笑的有些邪氣:“你是我捧在手心都不敢觸碰的人,他們竟然敢動,你覺得我會放過他們嗎?好好等著,晚上我帶你去吃大餐。”

說完,他在韓知意頭上輕輕揉了幾下,然後轉身離開。

半個小時以後。

車子開進許家老宅。

與此同時,助理也將何鵬帶到。

看到許言之,何鵬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軟聲求饒:“少爺,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動韓小姐,我可以接受任何家法。”

許言之冷眼睨了他一下,冷哼一聲:“帶他進來。”

說完,他邁著修長大腿走進大廳。

管家正跪在地上,看到許言之帶著何鵬進來,他立即哭著求饒。

“少爺,都是我的錯,是我讓何鵬這麼做的,我這都是為了許家好啊,我不想看到你被韓小姐吊著。

也不想看到大小姐因為你吃不下飯,所以就想讓韓小姐早一點跟彆人在一起。

求您不要怪罪何鵬,所有的錯都是我,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許言之眼神狠厲瞪著他:“那你跟我說說,你們大小姐為什麼因為我吃不下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