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聽到這聲‘哥哥’,許言之隻感覺心口被人戳了一把刀子。

這是他兒時經常做的噩夢,夢中的妹妹就是這樣無辜又可憐地喊著他哥哥。

為什麼他會對孟冉有這種超乎尋常的感覺。

許言之立即將她從地上抱起來。

柔聲安撫道:“孟冉,彆怕,哥哥在呢。”

孟冉聽到這個聲音,緩緩睜開眼睛,再次看到許言之那張臉的時候,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然後再次昏迷過去。

許言之立即吩咐:“馬上準備搶救!”

所有醫護人員全都做好準備,許言之把孟冉放在病床上。

在身上裝上各種儀器。

神色冷沉道:“送急救室。”

醫護人員推著孟冉,急匆匆朝著急救室跑。

迎麵正好撞到韓知意。

看到這個情況,韓知意嚇得臉色慘白。

聲音都是顫抖的:“她怎麼樣?”

許言之語氣第一次這麼嚴肅:“很不好,受到強烈刺激。”

韓知意氣地罵了一句:“那個畜生在哪?我要把他殺了。”

“我來的時候已經逃走了,你去設備室調一下監控,看看他到底跟孟冉說了什麼。”

“好,我知道,你趕緊去救她。”

許言之跟著跑進搶救室。

韓知意雙手緊緊攥著拳頭。

牙齒都要被她咬碎了。

她把目光投向喬伊:“伊伊,跟我去監控室,看看那個畜生長什麼樣,我一定把他抓到。”

喬伊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你放心,他明知道女兒有病,還故意氣他,屬於故意傷人,我們可以告他。”

“我一定讓他永遠也走不出監獄大門。”

說完,她帶著喬伊和小佑佑進了監控室。

監控角度很好,孟父的臉拍得很清晰。

喬伊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給陸聞舟發過去。

[老公,幫我全網搜尋這個人。]

正在開會的陸聞舟看到這個訊息,有些擔憂。

[怎麼了,他傷害你了?]

[冇有,他傷害了知意的朋友,現在逃走,你幫我找到他。]

[好,我馬上就辦,你和兒子注意安全。]

韓知意盯著視頻裡的錄像,聽著孟父嘴裡說出來的話,雙手緊緊攥著拳頭。

她知道孟冉身世可憐,可她冇想到孟冉比她想象的還要慘。

被親生父親當作籌碼輸給彆人。

這個打擊對於孟冉來說應該是致命的吧。

有誰能承受得住自己被親生父母這麼糟蹋呢。

喬伊看到這個畫麵,也很同情孟冉。

她拍拍韓知意的肩膀說:“聯絡她媽媽,可以立案調查,如果這件事是真的,他們都應該受到法律的製裁,這個官司我無償幫他們打。”

就在這時,譚麟衝進監控室。

同樣也看到這個畫麵。

他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看著韓知意說道:“孟冉一定會受不了的,相比被父母拋棄,這個對她打擊更大,知意姐,她會不會有事?”

韓知意冷靜看著他:“給她媽媽打電話,這件事我要管到底了。”

半個小時後,孟母趕到。

聽說所有事情以後,她泣不成聲。

她本想瞞著孟冉,卻冇想到那個畜生剛出來就給她惹禍。

喬伊安慰性地拍拍她肩膀,沉聲說:“阿姨,我是律師,這件事我們可以起訴你丈夫,包括他這麼多年對您和孟冉的家暴,你們不應該再受到他欺負,應該拿起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

孟母哭著說道:“我可憐的冉冉,她一定難過死了,知道有這樣的親人,我要告他們,是他們把我的冉冉害成這個樣子的。”

“好,您彆哭了,把具體事情跟我說說。”

譚麟立即拿出本子說:“喬律師,我也是學法律的,我可以幫你記錄。”

喬伊和孟母坐在旁邊椅子上,分析這個案子。

韓知意帶著小佑佑站在急救室門口等著。

看到韓知意臉色不好,小佑佑心疼地捧著她的臉說:“乾媽,不要擔心,壞人一定會被抓到的,乾媽要是擔心病了,送進醫院,佑佑會很難過的。”

聽他這麼說,韓知意心口猛地酸了一下。

她親了一下小佑佑的臉蛋說:“乾媽不會病,隻是很擔心裡麵的那個姐姐,她很可憐,從小就被父親賣了。”

小佑佑眨巴幾下大眼睛,似懂非懂道:“姐姐那麼可憐了,她一定不會有事的,乾媽放心好了。”

韓知意額頭抵著小佑佑額頭說:“你可真是一個小暖男,乾媽愛死你了。”

她抱著小佑佑站在一邊等著。

不知道過去多久,搶救室的門纔打開。

許言之一身藍色防護服從裡麵走出來。

他朝著孟母方向看過去,摘下口罩喊了一聲:“阿姨,過來簽一下病危通知書。”

聽到這句話,孟母剛站起來的身體晃了一下,直接跌在椅子上。

喬伊立即扶了她一把,安慰道:“彆擔心,我父親住院的時候,我都簽過好幾次,他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孟母淚眼濛濛看著她:“真的嗎?”

“真的,我扶您過去。”

她攙扶著孟母走到急救室門口。

孟母接過許言之手裡的通知書,雙手抖動不停。

在上麵歪歪扭扭簽上自己的名字。

然後拉著許言之的手說:“許醫生,求你一定要救救冉冉。”

許言之拍拍她的手說:“放心,我會儘力。”

說完,他轉身進了急救室。

手術時間很長,韓知意擔心喬伊有身孕,讓她帶著小佑佑離開。

不知道過去多久,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許言之一身疲憊出現在門口。

孟母立即衝過去,拉著他的胳膊問道:“許醫生,冉冉怎麼樣?”

許言之眸子沉了一下,聲音沙啞道:“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了,不過她需要儘快手術,不然”

後麵的話他冇說出來。

儘管如此,孟母也聽懂他話裡的意思。

慢慢蹲下身子,把臉埋進膝蓋哭了起來。

誰都知道,心臟源一直都是一個大問題。

冇有匹配的心臟,手術就冇辦法做。

許言之安慰性拍拍孟母的肩膀,沉聲說:“我已經在緊急尋找了,希望這幾天會有好結果。”

就在這時,韓知意手機響了起來,對麵傳來喬伊的聲音。

“知意,孟冉的父親可能有同夥,陸聞舟的人快要抓到他的時候,卻被人救走了,你問問孟冉母親,他經常聯絡的人是誰,我們好進一步調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