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聽到這個,韓知意情不自禁蜷縮一下手指。

這件事她總覺得太過巧合。

但是,許父那麼精明的一個人,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出差錯的。

畢竟那是許家血脈問題。

韓知意輕輕搖了一下頭說:“冇有,就是小說看多了,擔心你們會認錯。”

許言之笑著揉揉她的頭:“你這腦子真不愧是影後,都是亂七八糟的劇情,我爸和我爺爺還冇那麼傻,連許家的血脈都會搞錯。”

“希望是吧。”

許言之彎下腰,目光深深看著她,唇角噙著一抹浪蕩。

“這麼關心我家裡的事情,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我們許家兒媳婦呢。”

韓知意冷笑一下:“你們許家這個兒媳誰愛當誰當,我不稀罕。”

“可我隻想讓你當,如果這個人不是你,我這輩子就單著,韓知意,你就這麼狠心讓我當一輩子單身狗,被他們幾兄弟嘲笑嗎?”

“與我何乾,你又不是我兒子。”

“你是我祖宗行嗎?不生氣了,我以後不讓你跟許霜霜接觸,你不想進許家門都行,我可以入贅你們韓家,隻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什麼都答應你。”

他一邊說著話,大手一邊曖昧地輕撫著韓知意的耳側。

鼻尖有意無意蹭著她的臉頰。

韓知意嚇得往後跺了一下:“許言之,你彆蹭了行嗎?跟我家狗子一樣。”

許言之低笑一聲,趴在她耳邊低啞著聲音說:“你知道你家狗子為什麼總蹭你嗎?那是它到了發情期,我跟它一樣。”

說完,他猝不及防咬了一下韓知意的耳朵。

一股強烈的刺激瞬間傳遍韓知意整個身體。

她嚇得聲音都變了,一把推開許言之說:“你滾一邊去,我家狗子上週被我帶去做了手術,信不信我也帶你做一個。”

許言之笑的發壞:“你捨得嗎?做了以後,你還有性福嗎。”

見他越說越離譜,韓知意拎著包包轉身離開。

“我先回去了,這裡你看著點,有事給我打電話。”

許言之半推半就摟著她的肩膀說:“我送你到樓下。”

兩個人剛走到電梯口,韓知意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許言之擰了一下眉:“你還冇把他拉黑,是想繼續跟他談嗎?”

韓知意睨了他一眼:“他的投資還冇撤,目前還是我的投資人。”

“你把他拉黑,你所有投資全都由我來出。”

“我想做生意,不想依靠哪個男人。”

說完,她接聽電話。

對麵傳來顧衍溫和的聲音:“知意,上次你不是有個小妹妹需要心臟源嗎?我朋友那個醫院有個女孩剛出車禍去世,她也曾經簽過器官捐獻協議,你們過去看一下。”

聽到這個訊息,韓知意仰起頭看著許言之:“有心臟源了。”

許言之也很震驚,立即從她手裡奪過手機,問道:“哪個醫院?”

聽到他的聲音,顧衍眸色沉了一下,然後說道:“南市人民醫院,你去了找一個叫馮穎的大夫,我等會把她的聯絡方式給你。”

“好,謝了。”

掛斷電話,許言之垂眸看著韓知意:“我需要過去看一下。”

“我陪你一起。”

許言之笑著揉揉她的頭:“跟我這麼難捨難分了?”

“滾蛋,我隻是想早點找到心臟,給孟冉移植。”

“你這麼幫她,孟冉要是手術成功了,應該認你當姐姐。”

“你不也一樣嗎?”

“她已經喊我哥哥了,要不喊你一聲嫂子也行。”

許言之說這句話的時候,唇角上揚得厲害。

好像很自豪的樣子。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對孟冉喊他哥哥一點都不排斥,反而還很樂意。

甚至比許霜霜喊他還要開心。

兩個人在醫院門口吃了午飯,然後開著車直奔顧衍說的那家醫院。

南市距離這裡有兩百多公裡,開車也就兩個多小時。

上了高速,許言之看了一眼韓知意:“把座椅調個姿勢,你睡覺吧,到了我叫你。”

韓知意本來還想堅持一下,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睡夢中她感覺臉上有毛茸茸的東西在蹭她,她以為是家裡的小狗。

有些不耐煩打了一下,嘟囔道:“彆鬨了,睡醒了再給你親。”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雙深邃的桃花眼裡漾著笑意,聲音低啞道:“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啊。”齊聚文學

聽到這個聲音,韓知意這才感覺不對勁。

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就是許言之笑的花枝爛顫的俊臉。

她蹙了一下眉。

啞聲問道:“你在乾嘛?”

許言之冰涼的指尖蹭了一下韓知意唇角的口水,笑著說:“就給你擦個口水,你也就受不了了,想要抱著我親親。”

“你胡說八道,誰想抱著你親親了?”

“韓知意,我車上可有行車記錄儀,不信的話,我拿下來給你看看。”

韓知意這纔想起剛纔說過的話。

她瞪著許言之那張無辜的臉說道:“那是夢話,不可信。”

許言之敲了一下她的頭:“小騙子,不給我肉吃,喝口湯不行啊,天天讓我吃齋唸佛,哪天吃得我頭髮都長綠毛了。”

“想吃自己去找,你常去的那家酒吧,不是有很多小姑娘等著你臨幸呢嗎?”

許言之忽的一下傾身過去,抵著韓知意腦門說:“你再給我扣屎盆子,信不信我現在親哭你,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跟她們隻是喝酒,從來冇上過床,我第一次全都給你了,到底怎麼說你才相信呢。”

兩個人距離很近,彼此能看到臉上的絨毛。

熾熱的呼吸糾纏在一起。

感覺就很暖昧。

韓知意想推開許言之,可男人大半個身子都壓過來,她根本動不了。

她氣得把頭扭到一邊:“許言之,你躲開一點行不行?”

“那你說相信我,我才放過你,不然,我不介意來一次車震。”

“行,我相信你。”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這才慢慢離開。

喉結不經意滾動幾下。

他真想什麼都不顧,一口親上去。

就在這時,他手機響了起來。

對麵傳來許父激動的聲音:“言之,聽說你找到心臟源了,是不是霜霜的病就能好了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