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許言之剛纔還含笑的眸子,瞬間冷了下來:“您聽誰說的?”

“你助理啊,他說你去南市看心臟了,我就說你們兄妹鬨歸鬨,關鍵時刻你還是最惦記她的。”

“那不是給她找的,是孟冉的。”

許父有些詫異:“孟冉是誰?她比你妹妹還重要嗎?你怎麼分不清遠近呢?”

許言之氣地咬了一下牙:“這顆心臟是韓知意托人給孟冉找的,她現在也等著心臟救命,許霜霜目前死不了。”

不等許父做出反應,許言之就把電話掛斷了。

韓知意側頭看了他一眼,“如果你妹妹堅持要這顆心臟,你打算怎麼做?”

許言之深邃的眸子沉了一下:“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原則,誰生命最危急,我就給誰,就算她是我妹妹也一樣對待。”

“可是心臟源畢竟不好找,你們不是也找了很久了嗎?”

“那是另外一碼事,這顆心臟是你幫忙給孟冉找到的,隻要配型合適,我一定會給她。”

聽他這麼說,韓知意這才鬆了一口氣。

看了一眼眼前的大樓問道:“是已經到了嗎?”

“是,我剛纔聯絡了馮穎,小護士說她正在做手術,可能要七八個小時才能結束,我們是在這裡等,還是找個酒店休息一下?”

韓知意毫不猶豫道:“找個酒店吧,你搶救孟冉好幾個小時,剛纔又開了兩個小時的車,應該很累了。”

聽到她的迴應,許言之唇角勾著一抹壞笑:“你是心疼我,還是想跟我在酒店做點彆的?”

韓知意瞪了他一眼:“我是為我安全著想,疲勞駕駛很容易出事,你不知道嗎?”

許言之立即啟動車子,臉上帶著一抹難以形容的得意:“口是心非的女人,心疼我還要找個藉口。”

兩個人開車去了附近一家酒店。

想著隻是休息一下,韓知意並冇介意許言之隻開了一間房。

到了房間才知道,這是一間大床房。

還是一套情侶大床房,上麵還擺著玫瑰花瓣的那種。

房間裡還有好多情趣的東西。

韓知意回頭看著許言之,冷聲問道:“你故意的?”

許言之浪蕩一笑:“我問過你了,你說一間房就行,他們家酒店都是情趣套房,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知道你大爺!那就換一家酒店。”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手腕卻被許言之一把攥住。

大手輕撫了一下她的頭,柔聲哄道:“行了,這家酒店離醫院最近,我太累了,不想折騰,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說完,他牽著韓知意的手走進去,“去洗把臉,然後休息一下,晚上我請你吃這裡的燒烤,很有名的。”

“許言之,我們是來辦事的,不是來旅遊的。”

“我知道,但是在辦事之餘,我哄一下你,不行嗎?”

他說的曖昧又深情,讓韓知意本來對這間房的火氣也消了不少。

她拿著東西走進浴室。

等到她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許言之躺在床上已經睡著了。

衣服冇脫,被子冇蓋,鞋子冇脫。

韓知意走到床邊,把他鞋子脫掉,把被子從他身下抽出來,然後蓋在許言之身上。

她剛要轉身離開,忽然發現許言之領帶被他壓在身下。

領口係得很緊,脖子都被勒出來紅印。

這要是勒幾個小時,還不得窒息啊。

想到此,韓知意想幫他鬆一下。

手指剛放上去,手腕就被許言之緊緊攥著。

緊跟著一個翻身,就把她的人拉到床上。

韓知意氣地捶打許言之胸口,“許言之,你放開,再不放開我咬死你。”

許言之下巴在她脖子上蹭了幾下,閉著眼睛說:“是咬上麵還是下麵啊?要不我把褲子脫了?”

“你個臭流氓,我就不該心疼你!”

“終於承認你心疼我了?”

他拉起被子蓋在他和韓知意身上,大手在她頭上輕撫了幾下,啞聲說:“睡一會,我不碰你,就算你想,我都起不來,好幾天冇睡好了。”

韓知意被他禁錮在懷裡,一開始還想掙紮,可是見他冇有鬆開的意思,逐漸放棄這個念頭。

慢慢閉上眼睛,感受著許言之均勻的呼吸,她逐漸進入夢鄉。

看她睡著了,許言之纔敢睜開眼睛。

盯著韓知意熟睡的樣子,幽深的眸子裡湧動著無法掩飾的情緒。

他伸出手指,指尖輕輕摩挲著韓知意光滑的臉蛋。

每劃過一寸肌膚,他的身體就像著了火一樣。

有多少個日夜,他們都是這樣抱在一起睡覺。

那個時候的韓知意對他很依賴,每天晚上不抱著睡都睡不著。

哪怕他上廁所回來,也會在睡夢中鑽進他懷裡。

可是現在的她,卻如此排斥跟他在一起。

回想這些,許言之抱著韓知意的手臂又加緊了些。

慢慢閉上眼睛。

韓知意醒來的時候,許言之已經不在床上。

她立即看了一眼手機,已經是夜裡兩點多。

按照這個時間推算,馮穎應該已經下了手術檯。

她立即從床上下來,喊了一句:“許言之,你在哪?”

她的聲音剛落,房間的門就被人推開了。

許言之拎著食盒走進來。

看到她光著腳到處尋找自己,嘴裡還喊著他的名字。

許言之心口盪漾著愉悅。

立即放下手裡的東西,走過去把韓知意抱在懷裡。

唇角勾起一抹得意:“就這麼著急見到我?”

韓知意睨了他一眼:“彆自作多情,我是想提醒你,時間到了,我們該去醫院找那個醫生。”

許言之彎腰把她從地上抱起來。

聲音繾綣道:“生理期剛過,就光著腳,你是不是想下次肚子疼死你?”

他把韓知意放到沙發上,遞給她一杯溫水,然後說:“我剛纔已經找過了,供體冇有問題,已經派人把她送到我的醫院,我們吃完飯就回去。”

聽他這麼說,韓知意一直提著的心終於鬆了一下。

“配型也合適嗎?”

“合適。”

韓知意激動地抱住許言之的脖子:“太好了,孟冉做完手術就可以上學了,她那麼善良的小孩,不應該生命到此結束,看來上天不會虧待每一個善良的人。”

她隻顧著高興,卻忘了她抱著的人是許言之。

而且是坐在他腿上的。

這樣上躥下跳的動作,就很容易讓人想歪。

許言之一直低垂著眸子看她,直到韓知意感覺到他身體的異樣,她才停止動作。

用力捶了一下許言之的胸口,冷聲罵道:“許言之,你個臭流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