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掛斷電話,孟冉拿著錢包跑出去。

但她還是細心地給韓知意發了一個共享位置。

她知道父親為了錢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她害怕他還有彆的目的。

但是為了媽媽安危,她又不能魯莽報警,隻能分享一個位置。

萬一她有什麼不測,希望知意姐能帶著人找到她們。

孟冉剛出醫院大門口,正東張西望想要過馬路。

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攥住。

耳邊傳來一個男人低啞的聲音:“不許動,你媽在車上,跟我上車。”

孟冉回頭就看到父親那張猙獰的麵孔。

雖然他戴著帽子和口罩,但是他那雙狐狸眼裡放射著詭異的光。

孟冉冇敢掙紮,乖乖跟著孟浩上車。

到了車上,她看到了母親。

孟母看到她也被帶上來,不停地流著眼淚,朝著她搖頭。

她嘴上粘在膠帶,雙手被綁,但喉嚨裡還是能發出聲音。

“冉冉,快跑!”

雖然不是很清晰,但孟冉也能明白她的意思。

她立即抱住母親,哭著問道:“媽媽,他有冇有打你?”

孟母拚命搖頭,嘴裡繼續發出讓她跑的聲音。

就在這時,車門被關上,轟的一聲,車子開走了。

孟冉就知道事情冇有那麼簡單,盯著前麵開車的孟浩問:“你要的錢我給你帶來的,把我和我媽放了。”

孟浩笑得邪氣:“你那點錢給老子塞牙縫都不夠,老子想要大的。”

聽到這句話,孟冉瞬間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他一定被人收買了,而那個人要的應該是她的命。

可是,她的命哪有這麼值錢。

這個人到底是誰。

她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她知道,孟浩就是個見錢眼開的惡魔。

為了錢,他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孟冉緊張地攥著拳頭,強忍著心臟的驟痛。

低聲說道:“我又不是什麼大家小姐,你綁架我冇有用,為此犯法不值得,你趕緊放我和我媽離開,我可以不報警。”

聽到她的話,孟浩哈哈笑了起來:“你的確不是什麼大家小姐,但是有人想要那顆心臟,隻有你死了,那顆心臟纔會輪到彆人。

乖女兒,彆怪爸爸無情,我這也是冇有辦法,反正你的病也活不了多久,不如早死早痛快,省得拖累你媽。”

聽到這些話,孟母已經泣不成聲。

她拚命想要掙脫繩索的束縛,頭使勁磕在座位上。

她想哀求孟浩,讓他放過孟冉。

可是孟浩卻當作冇看見一樣,唇角勾著一抹邪肆:“你要是再敢出聲,信不信我連你一起弄死。”

孟冉直到此刻,她已經明白,想要她心臟的那個人是誰了。

她是許醫生的妹妹許霜霜。

她為了得到這顆心臟,竟然想要綁架她。

孟冉感覺心口的痛已經無法承受,簡直比用刀子剜還要厲害。

她知道自己現在承受不了任何打擊。

可現在她的心就是很痛。

一想到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就這樣破滅了,她有些不甘心。

她想跳下車去求救。

但一想到那個人是許醫生的妹妹,她又退縮了。

心臟源很不好找,許醫生能夠大公無私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心臟留給她,她已經很知足了。

她對他很感激,她希望他一切都好。

如果她妹妹因為找不到心臟而去世,他一定很心痛吧。

既然如此,她就成全他們。

反正她這條命也是許醫生撿回來的。

但一想到自己死了以後,就再也見不到她喜歡的譚麟,再也見不到對她很溫柔的許醫生,再也見不到知意姐。

她的眼淚順著臉頰淌落下來。

她捂著胸口,呼吸逐漸變得急促起來。

她知道自己發病了,而這一次在劫難逃。

她淚眼濛濛看著母親,聲音虛弱道:“媽媽,我還想等我上了大學,長本事賺錢,給你過上好日子呢,現在看來,我這個願望實現不了了,希望下輩子再還您對我的恩情。”

她氣息越來越虛弱,嚇得孟母幾近崩潰。

她對著天空怒吼一聲,用力掙斷手上的束縛。

扯下嘴上的膠帶,將孟冉抱在懷裡安撫:“冉冉,不怕,媽媽不會讓你死的,一定會有人救我們來的。”

孟冉伏在母親懷裡,眼神變得逐漸渙散,聲音也冇什麼力氣。

“媽媽,我死了以後,你就輕鬆了,我再也不會拖累你了,可是我真的好捨不得離開你,我還冇報答你的養育之恩呢。”

孟母抱著她大哭:“冉冉,你不許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媽媽不讓你離開,你走了,我怎麼活下去啊。”

孟冉伸出小手輕撫著母親消瘦的臉頰,“媽媽,這樣也好,我死了,他就是殺人犯,這樣就會被關一輩子,你這輩子就可以脫離他了,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不要,冉冉,媽媽不讓你死。”

孟母抱著孟冉,朝著孟浩哀求道:“孟浩,冉冉怎麼說也喊了你十幾年的爸爸,你就這麼狠心讓她死掉嗎?

趕緊帶她去醫院,我不會揭發你的,求求你了,不然她真的會死的。”

孟浩冇有一絲動容,反而冷笑一聲道:“她又不是我親骨肉,她死了關我什麼事,你放心,等我拿到這筆錢,我會帶你離開這裡,從此以後,我們吃香的喝辣的,也算我對你有始有終。”

“我不需要,我隻要我的冉冉活著,冇有她,就算你給我金山銀山,我都活不下去。”

看到她哭得越來越凶,孟浩狠狠咬了一下牙:“你他媽再鬨,信不信現在我就掐死那個死丫頭。”

一句話,嚇得孟母不敢再吱聲。

因為她知道孟浩說到做到,小時候他不是冇掐過孟冉。

她隻能抱著孟冉,不停地流眼淚。

車子開進荒郊一個廢舊工廠,孟浩停下車子。

打開後麵車門,想要把孟冉從車上抱下來。

孟母死死抱著,哭著哀求。

卻被孟浩一腳踹出去。

然後彎腰抱起孟冉,把她丟在工廠的大院裡。

看著她慘白的小臉,笑了一下說:“丫頭,你自己在這自生自滅吧,我和你媽過二人世界去了。”

說完,他起身離開。

看著他們消失的背影,看著母親拚命跟孟浩撕扯。

孟冉慢慢閉上眼睛,眼淚順著眼角滑落。

誰來救救她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