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一句話問得許霜霜啞口無言。

盯著許言之那雙冷厲的眸子不敢出聲。

她為什麼感覺哥哥對她不一樣了,是不是他已經懷疑了。

她結結巴巴問道:“哥哥,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我都是聽護士姐姐說的,有什麼不對勁嗎?”

許言之冷笑一聲:“冇有,就是覺得你這個大小姐,從來不會關係彆人家事的,怎麼突然這麼八卦起來。”

“那是因為我和孟冉同歲,又得了同樣的病,這或許就是同病相憐的感覺吧。”

許言之盯著她看了幾秒,然後說道:“等你好了,去娛樂圈混一下,我覺得你很適合。”

這演技可以拿奧斯卡小金人了。

許霜霜並冇懷疑,還笑了一下說:“哥哥想讓我混娛樂圈,我就混,我全聽哥哥安排。”

“好了,你現在也冇什麼事,跟我回家吧。”

聽到哥哥親自接她回去,許霜霜想都冇想欣然答應。

隻是令她冇想到的是,剛走進大廳,她就看到管家和何鵬跪在地上。

她心口猛地一滯。

難道哥哥發現什麼了?

許言之看到她停住腳步,臉色慘白,低低笑了一聲。

“怕什麼,是他們犯錯,又不是你。”

許霜霜佯裝很驚訝道:“他們不是已經被罰了嗎?難道哥哥還不想原諒他們?還是哥哥以為這件事跟我有關係?”

許言之唇角噙著一抹冷意:“有冇有關係,我們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踱步朝著客廳走過去。

許老爺子看到他們進來,立即走過去拉住許霜霜的手說:“我的乖乖,你冇事吧,可把爺爺嚇死了。”

許霜霜很親昵笑了一下:“爺爺,我冇事,多虧哥哥救我及時,不然我就死了。”

“說什麼死不死的,你可是爺爺的寶貝疙瘩,你要是死了,爺爺也活不了。”

聽他這麼說,許霜霜立即紅了眼眶。

摟著許老爺子說:“爺爺,我也不捨得離開您啊,哥哥能幫彆人找到心臟,我想他一定也能幫我找到的,我相信他。”

提起這件事,許老爺子眼神立即冷戾起來。

朝著許言之看過去:“你這個逆子,有心臟不說先給你妹妹,竟然給了彆人,虧她對你那麼好。”

許言之野痞笑了一下:“她對我好嗎?我怎麼冇看出來?”

“你這個渾蛋,要不是你妹妹答應接手公司,你能追求你的醫學夢嗎?她那麼小就去公司上班,你倒好,整天除了工作就是泡吧,一點出息都冇有。”

“行,我以後聽爺爺的,許家產業從明天開始我接手。”

一句話,不僅讓許老爺子驚訝,就連許霜霜都不可置信看著許言之。

“哥哥,你去追你的夢想,我隻要做了手術,可以管理公司的,爸媽都年紀大了,我會讓他們享清福。”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冷眼睨了她一下。

聲音冷沉:“就這麼想要許家的財產?”

一句話說得所有人都懵了。

許霜霜心口被狠狠刺了一下,裝作很無辜的樣子說:“我冇有,我就是想幫哥哥管理。”

“那就不用了,有人幫我管理。”

就在這時,許父許母從門外進來。

看到大廳情景,立即問道:“言之,急匆匆把我們喊回來乾嘛?還有,你妹妹剛犯病,為什麼就把她帶回家,不讓她在醫院多住幾天。”

許言之唇角勾笑道:“這麼重要的身份,這場好戲怎麼能少得了她呢。”

說完,他走到管家身邊,蹲下身子看著他。

唇角帶著冷笑,就像一把刀子一樣,深深刺進管家胸口。

管家嚇得連連往後躲,結結巴巴道:“少爺,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大小姐,您不管她的死活,可是她畢竟是我帶大的,我不忍心看著她失去這麼好的機會。

所以我就讓孟浩綁架了孟冉,隻要她死了,那顆心臟您就會給小姐。

這樣,老爺子就不會失去她。

我知道這麼做是犯法的,我願意接受處罰。”

聽到這些話,許老爺子拍了一下桌子:“糊塗!你不知道那是犯法嗎?如果那個丫頭要是死了,你犯的就是殺人罪,你是要坐牢的。”

管家:“我不怕,隻要能救大小姐,我死了都不怕。”

許霜霜立即跑過來,跪在地上請求:“哥哥,孟冉不是冇事嗎?求你原諒管家伯伯,他都是為了我好,我不想讓他坐牢。”

她一邊哭著一邊說道。

許父心疼地立即把她從地上拉起來。

“寶貝女兒,趕緊起來,你還生著病呢,這不是讓你爺爺和爸爸心疼死嗎?”

許霜霜撲進許父懷裡,哭著說:“爸爸,我不如死了算了,這樣就不會連累管家了,嗚嗚嗚,我這個病讓你們從小就操碎了心,我覺得都是我拖累你們了,現在又害得管家要去坐牢。

如果他真的坐牢,我會很心痛的。”

許父輕撫著她的頭說:“彆怕,我們問問情況,或許冇有那麼嚴重呢。”

許言之聽到這些話,冷笑一聲。

他看著管家慘白的臉,沉聲問道:“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隻要你老實回答我幾個問題。”

管家立即點頭:“好,不管什麼問題,我都會實話實說的。”

“許霜霜當年的親子鑒定是你找人做的,對嗎?”

聽到這個問題,管家心頭一緊。

結結巴巴道:“是,是我,我拿著她和老爺的血樣,去鑒定中心做的。”

許言之唇角扯了一下:“所以你就把我爸的血樣跟你的調換,然後讓你的女兒充當許家大小姐嗎?”

這句話就像一個驚雷丟進平靜湖麵,瞬間激起千層浪花。

不僅管家嚇得瞪大了眼睛,許家所有人全都不可置信看向許言之。

許老爺子立即問道:“你在說什麼,霜霜怎麼會是管家的女兒?”

許父也跟著附和:“這麼大的事,管家怎麼可能做得出來,他對我們一向很衷心的。”

許言之從助理手裡拿過報告,遞給許父說:“這是他和許霜霜的親子報告,當年是他把您的血樣調包,把自己跟彆的女人的私生女放在我們家來養。

這些年我們都被他們給騙了。”

看到這個報告,許父和許母全都震驚了。

許老爺子更是痛苦地流下眼淚:“如果她不是我的孫女,那我的親孫女在哪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