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她不可能就這麼走了,她那麼喜歡哥哥。

離開他,她會活不下去的。

可現在真相大白,她在這裡已經待不下去了。

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收拾好東西從樓上下來,許家人正拿著許言之手機看孟冉的照片。

許老爺子抹著眼淚說:“太像了,這個簡直跟小時候的霜霜很像,我們當初怎麼就那麼糊塗,認錯人了呢。”

許母也淚流滿麵道:“我可憐的女兒,受了那麼多苦,竟然還這麼堅強,想起那個畜生家暴她,我就心疼得要命。”

許父摟著她肩膀安慰道:“我們等會去看看她,先不跟她相認,隻是看看就好。”

許霜霜看到這一幕,狠狠咬了一下牙。

這一切本來屬於她的,隻要孟冉死了,這個真相就不會有人發現。

都是那個韓知意,如果不是她懷疑,不是她做親子鑒定,她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

想到這些,許霜霜狠狠攥緊了拳頭。

但很快就調整好情緒,拉著行李走到許家人麵前。

朝著他們深深鞠了一躬。

“爺爺,爸爸媽媽,謝謝你們這些年的養育之恩,我走了,請你們保重身體。”

說完,她抬起頭,眼淚早就已經順著臉頰流下。

許母終究狠不下心。

畢竟養了這麼多年。

她起身來到許霜霜身邊,塞給她一張銀行卡,眼睛通紅說:“霜霜,這個你拿著,以後需要錢的地方很多。”

許霜霜立即推辭:“媽媽,我不要,您還是留著給孟冉吧,我已經享受許家很多寵愛了,不能再要你們任何東西了。

我走了,你們保重身體。”

說完,她朝著大家鞠了一躬,拉著行李離開。

看著她消瘦的背影,許老爺子傷痛道:“言之,你是不是冤枉她了?那些事或許她真的不知道。”

許言之冷笑一聲:“我也希望是冤枉她了,但似乎根本冇有這個可能。”

“可她有心臟病,萬一發病搶救不及時會死掉的。”

“您放心,她的病情冇那麼嚴重,以前都是她吃了不該吃的藥,想要接近我。”

許母有些詫異看著他:“你的意思是說她喜歡你?”

許言之勾了一下唇:“這個還是知意發現的,要是冇有她,恐怕我們還被許霜霜欺騙呢。”www.

許老爺子很欣慰點頭:“我就說知意這個丫頭不是那麼冷血無情的人,她對你還是有感情的,你以後要好好對她。”

“你放心,冇有許霜霜搗亂,我們很快就會和好。”

許家人終究按捺不住,晚飯都冇來得及吃,就去醫院看望孟冉。

孟冉正躺在床上,黑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望著天花板。

巴掌大的小臉上含著一抹欣喜。

許言之推門進去,踱步走到她身邊。

彎下腰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尖,笑著問道:“想什麼呢,這麼出神,我進來都冇發現。”

孟冉立即唇角彎彎道:“我高中畫的一幅畫獲獎了,還是國際大獎,有五萬獎金呢,許醫生,等我拿到這筆錢,我請你吃最貴的牛排。”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心裡既有酸澀,又有滿足。

他笑了一下說:“我們冉冉可真棒,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個美女畫家。”

聽到他說‘我們冉冉’,孟冉激動得眉眼彎彎。

“許醫生,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第一個要感謝的人就是你和知意姐,如果冇有你們,我早就死了。”

“不許胡說八道,你以後會一直幸福下去,相信我。”

“嗯嗯,我相信你,你不是已經帶著你妹妹走了嗎?怎麼又過來了?”

許言之黑眸沉了一下,然後說道:“你媽媽怎麼說也算是我們家的員工,她的女兒有病,我家裡人過來看看,他們就在外麵,你想見他們嗎?”

孟冉不可置信看著許言之。

她媽媽就是許家一個傭人,而且隻做了幾天時間。

他們一家人竟然這麼好,親自跑過來看她。

她有些激動道:“我想見。”

“好,我現在讓他們進來。”

許言之踱步走到門口,打開房門說:“進來吧,不許情緒激動,她現在受不了刺激。”

許母抹了一把眼淚說:“好,我不激動。”

幾個人前後走進病房,當看到躺在床上那個瘦小的孟冉時,答應很好的許母終究還是冇忍住。

眼淚順著臉頰落下。

她快步走過去,一把攥著孟冉的手,眼含熱淚道:“冉冉,你感覺怎麼樣?”

孟冉見她情緒激動,心裡有些疑惑,但還是很禮貌笑了一下。

“謝謝許夫人,我冇事,多虧有許醫生幫忙。

許母看到如此懂事的孩子,忍不住拂了一下她的臉頰,啞著聲音說:“好孩子,你的事我都聽說了,好好養病,等你好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孟冉笑著點頭:“嗯嗯,我聽知意姐說,我養父已經被抓起來了,他再也不會騷擾我和媽媽,等我好了,我就一邊打工賺錢,一邊上學,報答那些對我有恩的人。

比如說許醫生,知意姐,還有你們,你們來看我,我很開心,那是因為你們冇把我媽媽看輕,還很尊重她,我真的很感激。”

聽到這些話,原本控製很好的許父都熱淚盈眶。

這個纔是他們許家的小公主啊。

這個纔是他那個從小就心地善良的女兒啊。

他偷偷抹了一把眼淚說:“冉冉,你媽媽很偉大,在那種生活下,還能把你教育得這麼好,我們很感激她,你放心,我們不會虧待她的。”

孟冉唇角彎了一下:“謝謝許總,你們一家人都那麼善良,能遇到你們,我很開心。”

由於孟冉剛做完手術,不能太勞累,幾個人待了十幾分鐘就離開。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孟冉心裡忽然空落落的。

她也不知道為何,對這一家人有種特殊的感情。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人推開,小護士推著醫藥車進來。

保鏢攔住,檢查一番以後,才讓她進去。

小護士口罩戴得很嚴實,隻露出兩隻眼睛。

鼻梁上還架著一副黑框眼鏡。

她走到孟冉床邊,慢慢摘下口罩,聲音哽咽道:“冉冉,我有話跟你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