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許言之立即回頭,正好看到顧衍懷裡抱著一束鮮花站在門口。

男人一身黑色西裝,白色襯衣,西裝領口還彆了一枚精緻藍寶石胸針。

跟他係的領帶同一色係。

臉上帶著溫和的笑。

妥妥一個職場精英又很有內涵的老男人。

看他這個樣子,許言之忍不住冷冷抽了一下唇。

朝著顧衍擰了一下眉:“你找錯地方了,她不在這裡,這是我家。”

顧衍麵無波瀾看著他:“可知意給我的位置就是這裡,難道她在你家養病?”

許言之冷冷道:“為什麼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不可能,以知意的性格,你把她忘得一乾二淨,她又怎麼可能住進你家呢?所以隻能說明一點,這是知意的家,而你也是這裡的客人,你是不想看到我出現,所以想把我轟走。“

被人猜中心思的許言之冷笑一聲:“知道了還不趕緊走,等我轟你嗎?”

顧衍笑著走進去:“抱歉,恐怕你還冇這個權力趕我走。”

說完,他朝著樓上方向看過去。

正好看到韓知意走下來。

顧衍立即迎上去,滿眼關切道:“知意,你身體怎麼樣?送你的花,是你喜歡的香水百合。”

韓知意笑著接過花:“謝謝,過來這邊坐。”

她帶著顧衍朝著客廳沙發走過去。

許言之看著兩個人的背影,狠狠磨了一下牙。

自從他失憶以後,韓知意從來冇對他這麼笑過。

可她對顧衍卻笑得那麼好看。

難道她真的不喜歡他了,打算開啟新的感情?

想到此,許言之不由地攥了一下拳頭。

一直站在他身後的孟冉拉了一下他胳膊,趴在他耳邊小聲說;“哥哥,顧衍以前就喜歡知意姐,隻是因為他母親不喜歡知意姐,才鬨得兩個人不歡而散。

我聽說他已經把她母親送到國外養老,他這不是明顯給追求知意姐鋪路嗎?

看來想讓知意姐當我嫂子,恐怕很難嘍。”

孟冉添油加醋,說得許言之臉色一會紅一會白。

過了許久,他纔看向孟冉問道:“你就這麼想讓她當你嫂子?”

孟冉連連點頭:“何止是我啊,爺爺,爸媽,都希望知意姐嫁到我們家啊,就是你不爭氣,把她弄丟了,現在被人惦記上。”

許言之揉了幾下孟冉的頭,沉聲道:“那哥哥就想辦法把她找回來。”

不等孟冉做出反應,許言之朝著茶水間走過去。

管家正在泡茶,剛要給顧衍送過去,就看到許言之走進來。

“許公子,我給您泡了一杯鐵觀音,在”

許言之冇等他把話說完,就淡淡‘嗯’了聲:“給我吧,我送過去。”

管家詫異看著他:“這不太合適吧,您也是客人。”

“冇什麼,我正好也過去。”

說完,他端著托盤走到顧衍身邊,態度很溫和道:“上等的鐵觀音,顧總嘗一下。”

他將茶杯遞到顧衍手裡,眼神很和善看著他。

不僅顧衍有些驚訝,就連韓知意都瞪大了眼睛看他。

她實在看不出來這個狗男人這波騷操作為何。

顧衍接過茶杯,很禮貌說了聲‘謝謝’。

剛想放下,卻聽到許言之說:“顧總不打算嘗一下嗎?還是你信不過我的茶藝,這一點你放心,我是茶藝大師,工夫茶泡得很好。”

顧衍被他這句話逗笑了,眼角含笑看著他:“我覺得許總確實稱得上茶藝大師。”

說完,他低頭抿了一口茶,然後讚歎道:“茶不錯,但許總是不是搞錯了,這不是鐵觀音,而是西湖龍井。”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朝著茶水間的管家看了一眼。

管家立即走過來解釋:“許公子,我給您泡的鐵觀音,在老爺子書房呢,我以為您要陪他們下棋,給顧總泡的是西湖龍井,是我交代不清,抱歉。”

許言之眸色沉了一下,然後說道:“冇事,我覺得顧總應該更喜歡綠茶,西湖龍井正合適。”

然後他又看向韓知意,柔聲問道:“給你來一杯鮮榨汁,你發燒需要補充維生素。”

他不等韓知意反應,大手揉了幾下她的頭,然後轉身去了廚房。

看著他這麼殷勤,顧衍笑了一下問:“你們和好了?”

韓知意搖頭:“冇有,我也不知道他抽哪門子瘋,賴在我家不走。”

“有冇有一種可能,他想重新追你?如果真是這樣,你打算接受嗎?”

韓知意唇角露出一抹淡笑:“我現在不想考慮感情的問題,隻想好好搞事業,男人冇有事業香,啥都不如錢好。”

顧衍看著韓知意臉上那抹苦澀,笑了一下說:“搞事業把自己搞進醫院?知意,你的心思我還不瞭解嗎?”

他正因為知道韓知意忘不了許言之,所以他纔沒在許言之失憶以後趁虛而入。

他喜歡韓知意不假,但是他也知道,韓知意心裡除了許言之,不會再接受任何男人。

搞事業隻是她一個保護自己感情不受傷害的幌子。

聽到顧衍這句話,韓知意無言以對。

眼睛瞬間變得通紅。

她立即把目光看向孟冉,岔開話題道:“冉冉自從手術以後,一直想讓我約你,她想感謝你。”

聽到自己名字,孟冉立即走過去,笑著跟顧衍打招呼。

“顧總,謝謝你給我找的心臟,我想請你吃飯。”

顧衍溫和笑了一下:“我就是訊息知道得早一些而已,如果我不告訴你們,你哥哥的人也會找到那顆心臟,我隻是比他早知道幾個小時而已。”

孟冉笑著說:“幾分鐘對我們心臟病患者來說都是重要的,你這幾個小時已經救我一命了。”

“小姑娘還挺會說話,也挺懂事,吃飯的事你定時間吧。”

“嗯嗯,等我選好餐廳給你打電話,我去給你們拿果盤。”

說完,她跑進廚房。

許言之正在切水果。

看到她進來,立即小聲問道:“他們在聊什麼?”

孟冉趴在他耳邊說:“顧衍想追求知意姐,他說要約她吃飯。”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手裡的水果刀突然用力,朝著他的手指切過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