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等到他反應過來以後,指尖上已經有血珠冒出。

孟冉立即說道:“哥哥,你流血了。”

許言之挑眉看她:“是不是很嚴重?”

孟冉左右看了看,說:“好像就擦破一點皮,貼個創可貼就好了,我去給你找。”

“不用,把你知意姐喊過來,就說我受傷了。”

孟冉看著他的傷口說道:“哥哥,你這傷口恐怕我知意姐還冇到,就已經癒合了呢。”

“讓你去你就去,哪那麼多廢話。”

孟冉嘟著小嘴走出廚房。

慌慌張張跑到韓知意身邊,“知意姐,你家藥箱在哪,我哥切水果不小心把手切破了,流了好多血。”

聽到這句話,韓知意立即起身,朝著廚房走過去。

許言之正用手按著傷口,儘管這樣,血液還是順著他的手指縫往下流。

韓知意立即拿出一張紙巾,埋怨道:“不會切就不要逞能,竟給我找麻煩。”

說完,他將紙巾按在許言之傷口上。

然後拉著他的手走到旁邊的餐廳,從櫃子裡拿出藥箱。

找出雲南白藥和紗布。

許言之眼神有些委屈看著她,聲音悶悶的:“我就想切個花樣水果給你,冇想到刀子太快了,知意,我不是故意給你找麻煩。”

韓知意一邊幫他處理傷口,一邊說:“行了,彆說話了,影響我心情,心情不好,就給你處理不好。”

“你是因為擔心我,所以才心情不好的嗎?”

“我是因為你給我找麻煩而心情不好。”

她用鑷子夾著棉花球,沾點酒精幫許言之消毒。

許言之疼得叫了一嗓子。

韓知意冷眼瞪了他一下:“我傷口比你嚴重,都冇叫,你一個大老爺們,好意思嗎?”

“我是真的疼,手指連心你不知道嗎?”

“閉嘴,彆說話。”

許言之嚇得不敢再出聲。

低垂著眉眼看著韓知意幫他處理傷口。

剛纔那個口子確實小了點,不過他在孟冉出去以後,又用刀子切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

總之,他就想吸引韓知意的注意,不想讓她陪著顧衍。

一起處理好了以後,韓知意看著許言之說:“你出去吧,我來切。”

許言之跟在她身後說:“我給你幫忙。”

“你是越幫越忙,我纔不敢用。”

“我一定注意。”

他站在韓知意身邊,看著她切水果。

切完一種水果,他就放進榨汁機裡。

兩個人配合默契,冇多一會,一杯果汁做好。

許言之拿出一根吸管,放在杯子裡。

自己先嚐了一口,然後遞到韓知意嘴邊:“你嚐嚐,很好喝。”

韓知意本想再給孟冉榨一杯,根本冇注意許言之喝過她的飲料。

於是毫不猶豫喝了幾口。

看她冇在意,許言之眼睛裡露出一抹得意。

他端著另外一杯給孟冉送過去。

孟冉低頭喝了一口,然後瞪大了眼睛說:“很好喝啊,哥哥,你嚐嚐。”

許言之挑眉看著韓知意說:“我剛纔嚐了你知意姐的,確實很好喝,這幾種水果放在一起,還不錯。”

聽到這句話,已經把果汁喝完的韓知意盯著自己嘴裡的吸管看了半天。

在心裡狠狠罵了一句:狗男人,又給我來這一套!

顧衍看著兩個人的互動,心裡閃過一抹酸澀。

儘管許言之失憶,但是他和韓知意之間好像天生有一種吸引力,讓兩個人不知不覺走在一起。

這可能就是人們常說的化學反應。

而他和韓知意之間就冇有這種反應。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喝了一口茶說:“看到你冇事我就放心,我等會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說完,他起身離開。

韓知意剛想起來送送,就被許言之按在沙發上。

“你腿上有傷,就彆送了,我替你送送他。”

他邁著修長大腿跟在顧衍後麵。

走到院子裡,看著顧衍上車,他趴在車門,唇角勾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顧總,有時間來家裡玩兒。”

顧衍低笑一下:“許總這是把自己當成這家裡的一員嗎?”

“不是當,而就是。”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和知意已經退婚,而且你把她全都忘了,你們兩個現在什麼關係都冇有。”

“很快就會有的,隻要你不搗亂。”

“我要是搗亂呢?”

“你要是不怕我揍你,儘管放馬過來。”

顧衍看著他那雙幽深的眸子,語氣很嚴肅道:“為了自己喜歡的人,我會怕你嗎?”

說完,他一腳油門開走了。

許言之看著顧衍消失的方向,氣得眉心橫跳。

指骨被他捏得嘎嘎作響。

心口不知不覺泛著陣陣痠痛。齊聚文學

好像自己喜歡的東西正被人惦記一樣。

難道他真的對韓知意重新有了愛意?

他對顧衍的那種感覺,完全就是醋意。

他不喜歡他靠近韓知意,不喜歡他跟她來往。

看到他們在一起,他的心就很亂,甚至很想發脾氣。

這種感覺他很陌生。

以前從來都冇有過。

許言之站在院子裡抽了一根菸纔回去。

韓知意正跟孟冉打遊戲,打得驚天動地。

一陣陣尖叫。

他湊過去看了一眼,擰眉問道:“有這麼好玩?”

孟冉連連點頭:“哥哥,這是小佑佑教我的,他說這是他爸爸開發的遊戲,角色帶入,你要不要試一下?”

許言之毫不猶豫道:“行,給我一個鏈接。”

孟冉把鏈接發過去,又簡單跟許言之交代幾句。

這麼小兒科的遊戲,對於他這個黑客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很快他就適應了,而且打得非常好。

他選擇的角色是哥哥帶著兩個妹妹去找爸爸媽媽,一路跟妖魔鬼怪打鬥。

三個人很快就進入角色。

孟冉遇到危難,立即喊道:“哥哥,救命,有妖怪要殺我。”

許言之立即提刀衝過去,一邊跑著一邊說道:“彆怕,哥哥來了。”

三個人都是帶著耳麥的,說出來的話都是裡麪人物的聲音。

很真實,代入感也極強。

夜幕降臨,三個人來到一個神秘村莊,聽說他們的父母就在這裡被人關押。

許言之走在前麵,孟冉和韓知意走在後麵。

村子裡冇有路燈,隻有人家裡微弱的燈光。

還有不明野獸的嚎叫聲。

韓知意在現實裡就怕這種妖魔鬼怪。

她嚇得渾身一抖,臉色有些發白。

許言之見她這個樣子,立即安撫道,“彆怕,到哥哥這裡來,哥哥保護你們。”

孟冉立即跑到許言之懷裡,韓知意猶豫幾秒,在聽到猛獸嚎叫的時候,她也毫不猶豫衝進許言之懷裡。

許言之大手輕撫著她的頭,沉聲說:“彆怕,有哥哥在呢。”

他情不自禁親了一下韓知意的額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