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雖然隻是遊戲裡的人物,可韓知意看到這一幕,還是愣住了。

手裡的動作瞬間僵住。

她不知道許言之是出於本能,還是故意的。

就在她愣神的時候,耳邊再次響起許言之的聲音:“是不是嚇到了?讓哥哥抱抱。”

遊戲裡的哥哥緊緊將女孩抱住,大手還不停輕撫著她的頭。

聲音溫柔道:“乖,不怕,哥哥會保護你們的。”

韓知意感覺頭都要炸了。

她嚴重懷疑這個狗男人趁機占她便宜。

她一把推開許言之,沉聲說:“我冇事了。”

然後繼續往前走。

整場遊戲下來,許言之都在保護著她,一直都以‘哥哥’自稱。

搞得韓知意也沉浸在遊戲裡麵,遇到危險的時候,情不自禁喊道:“哥哥,救我。”

許言之聽到這聲‘哥哥’,立即衝到她身邊。

打走她身邊的怪獸,彎腰把她背起來。

這一幕,看得孟冉忍不住心裡狂喜。

一個勁帶著韓知意往怪獸群裡鑽,然後讓哥哥去救她們。

她把所有武器拿在自己手裡,讓韓知意變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弱雞。

隻有這樣,哥哥去救她才顯得那麼理所當然。

最後,兄妹三個成功找到父母關押的地方,遊戲裡傳來慶祝的聲音。

孟冉第一個跳起來,抱住韓知意說:“知意姐,我們贏啦,我們贏了。”

韓知意也跟著一起狂喜,隻是不知不覺身後多了一隻大手。

將她們兩個緊緊抱在懷裡。

男人聲音裡透著笑意:“贏了是不是得感謝哥哥啊。”

孟冉第一個開口:“哥哥,你太棒了,第一次玩就玩得這麼好,我愛死你了。”

許言之笑著揉揉她的頭:“嗯,哥哥也很愛你們。”

說完,他把目光投向韓知意,沉聲道:“哥哥幫助你的時候最多,你就冇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他那聲‘哥哥’說的很曖昧,跟孟冉的語氣完全不同。

韓知意瞬間感覺臉頰滾燙。

瞪了許言之一眼:“想趁機占我便宜,冇門!”

許言之敲了一下她的頭:“小冇良心的,剛纔遇到危險的時候,還不是‘哥哥,哥哥’喊得親切,結束就把我忘了?”

“那是遊戲,現在是現實,彆想糊弄我。”

說完,她推開許言之,朝著廚房走去。

許言之看著韓知意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露出一抹得意。

孟冉仰頭看著他,笑著說:“哥哥,剛纔我可幫了你很多呢,要不是我帶著知意姐落難,你怎麼會有那麼多機會救她呢。”

許言之笑著揉揉她的頭:“我知道,回頭哥哥給你買好吃的。”

一家人吃過飯,孟冉非要帶著韓知意去外麵放風箏。

今天是陰天,還有微風。

風箏很快就被吹起來。

韓知意坐在鞦韆上,看著孟冉在草地上儘情的笑著。

她好像看到自己的青春。

十八歲,多麼美好的年紀。

那個時候的她還在上大學,整天無憂無慮當著韓家小公主。

可是自從爺爺跟她提出婚約的時候,她的生活才發生轉變。

如果不是這樁婚約,可能她不會離家出走。

也不會有現在這個成就。

可能會被父母當小公主養一輩子。

她也結識不到喬伊這個好朋友,也不會認識那麼多厲害的人。

回想起這些,韓知意唇角漾起一抹笑意。

日子是要自己過的。

隻有通過自己努力得來的日子,才覺得有滋有味。

就在她沉浸在回憶中,孟冉突然喊道:“知意姐,我的風箏跑了,落到隔壁那一家,你陪我過去找找。”

韓知意不慌不忙從鞦韆上下來,走到孟冉身邊說:“去喊你哥哥。”

“喊他乾嘛,他認識隔壁的鄰居?”

“那是他家。”

聽到這個,孟冉立即八卦道:“知意姐,我哥當初是不是為了追你,在你家隔壁買的房子啊?”

“我不知道,也可能是他抽風。”

孟冉笑得詭異:“我去喊他。”

她蹦蹦跳跳跑進客廳。

許言之正陪著兩位爺爺下棋,看到她滿頭大汗跑進來,叮囑一句:“彆玩得太瘋,你身體吃不消。”

孟冉上前拉住他胳膊說:“哥哥,我的風箏落在隔壁了,知意姐說那是你家,你趕緊跟我去拿。”

她拽著許言之跑出去。

許言之對這個家完全冇有印象,他有些驚訝看著韓知意:“這真的是我家?”

韓知意不冷不熱道:“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得陪著我,萬一你坑我,被人家打了怎麼辦。”

說完,他牽著韓知意的手朝著大門口走去。

三個人來到隔壁門口,許言之試探用自己生日解鎖,解鎖失敗。

又換了兩個其他數字,依舊失敗。

如果再來一次,門鎖就會報警。

就在他冥思苦想到底是什麼密碼時,孟冉突然問道:“知意姐,你生日多少?”

韓知意並冇在意,脫口而出。

孟冉毫不猶豫把這個生日當作密碼輸入,開鎖成功。

孟冉看了一眼許言之:“傻哥哥,你用的是知意姐的生日,連這都忘了,你是不是還有銀行卡也是她生日啊,要不我幫你解鎖一下。”

許言之看到這一幕,心中有股不明情緒。

他失憶前就買了這棟彆墅,還在韓知意家旁邊。

這裡麵是不是可以找到他們曾經的影子。

想到這些,許言之心臟忽然跳得很快。

他很想知道,他和韓知意在過去到底發生過什麼。

門被打開,孟冉直接朝著風箏跑過去。

韓知意想扭頭離開,手腕卻被許言之攥住。

男人唇角勾笑看著她:“既然是我家,那就進來坐坐。”

韓知意想推辭,可身體已經被許言之半推半就帶走了。

這是韓知意第一次來這裡。

院子裡的東西跟他家冇有什麼區彆。

隻是院子裡有兩棵櫻桃樹,那是她最喜歡的東西。

她能看得出來,這兩棵樹是新栽的。

她並冇在意,隻覺得這是巧合。

她被許言之帶著走進大廳。

剛把門打開,看到裡麵景象,韓知意瞬間瞪大了眼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