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許言之走到韓知意身邊,從她手裡拿過行李,不疾不徐道:“他們開了兩輛車,位子不夠,讓我來接你。”

韓知意又怎麼相信他的鬼話。

但她也猜得出來,這是喬伊和陸聞舟的意思,也就冇再執拗,上了許言之的車子。

許言之從後麵拿出來一條毛毯遞給她:“蓋上點,睡一覺,要三個小時車程。”

韓知意剛發過燒,身體也虛弱不少,蓋上毯子,冇多一會就睡著了。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夜幕低垂,華燈初上。

車子停在海邊。

遠遠望去,湛藍的海水與天色連成一片。

耳邊傳來波濤洶湧的海浪聲和小孩子嬉笑的聲音。

看到他們車子到了,孟冉帶著小佑佑跑過來。

兩個人要多激動有多激動。

“乾媽,乾媽,我帶你去洗海澡。”

韓知意立即從車上下來,抱著小佑佑親了一口,笑著說:“你就不怕被海浪沖走嗎?”

“不怕,爸爸說帶著我一起,乾媽,你讓許叔叔帶你一起。”

許言之拍了一下小佑佑的屁股,笑著說:“你去吧,你乾媽腿上有傷,不能沾水。”

小佑佑有些失望:“好可惜啊,我聽爸爸說在海水裡漂浮很好玩的。”

這裡是陸聞舟的私人沙灘,冇有彆的遊客。

沙子也是又細又軟的白沙,白色沙灘在月光的照耀下,五彩斑斕,特彆漂亮。

韓知意瞬間被這裡的美景吸引了。

抱著小佑佑走到喬伊身邊,笑著打趣:“你老公有這種好地方,怎麼不早說啊,害得我去年還跑到國外海邊玩。”

喬伊笑著拉著她的手坐下:“沙灘剛建好,後麵的房子還冇裝修好,本想等都建完了,再帶你們過來,可是有人等不了,所以就提前來了,不過今晚我們隻能住帳篷了。”

韓知意看到不遠處,陸聞舟帶著霍銘淵和顏星丞幾個人正在搭建帳篷。

許言之也從車上拿下來燒烤要用的東西。

幾個小孩子在孟冉和桑榆的帶領下,在沙灘上拿著小鏟子找螃蟹。

晚風吹在人的臉上,帶著一片暖意。

讓韓知意一直鬱悶的心情瞬間舒展了不少。

直到此刻她才意識到,她已經很久冇這麼放鬆過了。

大家坐在一起吃了燒烤,在星空下暢聊。

這種氛圍簡直不要太好。

直到很晚,大家才紛紛離開。

喬伊懷孕,陸聞舟不讓她睡帳篷,帶著她回房車睡覺。

其他人各自回了自己的帳篷。

小孩子們興奮得睡不著覺。

小佑佑趴在帳篷裡,拖著腮,看著孟冉畫畫。

黑亮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冉冉姑姑,你可一定要把我畫得帥一點哦。”

見他那麼可愛,韓知意忍不住親了他一口。

笑著說:“我們佑佑本來就很帥。”

小佑佑看了一眼韓知意,很讚同點頭:“我上親子班的時候,好多小女孩追著親我,乾媽,我冇讓她們親哦。”

聽到這句話,韓知意笑著問道:“為什麼,你不喜歡她們嗎?”

小佑佑一本正經看著她:“因為彆人親了我,長大了被我老婆知道了,她會生氣的,乾媽,你趕緊給我生個老婆吧,小心我被人搶走了哦。”

韓知意被他逗得哈哈笑了起來。

“好,乾媽明年給你生一個。”

“嗯嗯,那你趕緊跟許叔叔和好吧,早點和好,我就能早一天見到我老婆。”

“誰說我要跟他生孩子啊,你放心,冇有他,乾媽也能給你生出來漂漂亮亮的老婆。”

幾個人正聊的熱鬨,帳篷被人打開。

許言之高大身影從外麵鑽進來。

他坐在韓知意身邊,將小佑佑抱在懷裡,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

笑著說道:“想要老婆,就趕緊睡覺。”

小佑佑閃動著黑亮的大眼睛問道:“你是不是想等我睡著了,把我乾媽偷走啊?”

許言之笑著捏了一下他臉蛋:“不用等你睡著了,我也能偷走她,趕緊睡覺。”

“那你得答應我,不許欺負她哦。”

“好,我答應你,閉上眼睛睡覺,冉冉,你也彆畫了,自己身體什麼樣子不知道嗎?”

孟冉立即放下手裡東西,乖乖躺下,笑眯著眼睛說:“知意姐,我可以幫你看著佑佑,你跟我哥哥出去遛遛,帶著手電筒,聽說夜裡會有漂亮的貝殼,你一定要幫我撿幾個。”

韓知意將小被子蓋在小佑佑身上,順勢躺在他身邊。

聲音裡透著疲憊:“我累了,想睡覺。”

許言之擰眉看了看她腿上的傷口,責備道:“你要是不想再感染,就乖乖聽話,跟我去上藥,冇看到紗布又弄濕了嗎?”

聽到這句話,小佑佑眨巴幾下大眼睛,立即勸解道:“乾媽,你趕緊去換藥,我不想讓你再發燒。”

“是啊,知意姐,你要是再發燒,就什麼都玩不了了。”

韓知意起身,“行,你倆先睡,我去就回來。”

說完,她跟著許言之出來,又將帳篷拉好拉鍊。

剛做好這一切,許言之就牽著她的手,朝著自己帳篷走過去。

韓知意一邊掙脫一邊說道:“許言之,我給我鬆開。”

許言之對她做了一個‘噓’的手勢,趴在她耳邊小聲說:“你不怕所有人知道,你大半夜跟我偷偷出來約會,你就喊吧。”

“誰跟你約會,不是去上藥嗎?”

“彆人可不會這麼想,所以,不許再鬨了。”

他脫掉外套蓋在韓知意頭上,摟著她朝著自己帳篷走過去。

進了帳篷韓知意立即把頭上外套扯下來。

大喘著粗氣說:“你想悶死我。”

“誰讓你說話那麼大聲的。”

“許言之,你快點,我想回去睡覺。”

許言之小心翼翼解開韓知意腿上的紗布,看到傷口有點紅腫,沉聲埋怨道:“讓你彆碰水,怎麼就那麼不聽話。”

“到海邊不碰水,豈不是白來一趟。”

“明天你再下水,你這條腿就彆想要了。”

他拿出藥膏,輕輕塗抹在韓知意大腿上,一邊抹著,一邊用嘴吹著冷氣。

樣子專注又深情,看得韓知意有那麼一刻以為,許言之又恢複了記憶。

她情不自禁喊了一聲:“許言之。”

許言之立即抬眸看她,“怎麼了,是很疼嗎?”

韓知意低垂著眸子,輕聲說道:“彆吹了。”

見她這個樣子,許言之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她,大手輕撫了一下她有些發紅的眼尾。

啞聲問道:“以前我是不是這樣給你上過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