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被他戳中心思,韓知意眼圈有些發紅。

她想儘快讓自己拉回思緒,可眼淚還是不爭氣地奪眶而出。

她立即把頭扭向一邊,裝作傷口很疼的樣子說:“你弄疼我了。”

許言之又怎麼會不知道她為什麼哭。

他立即停止手裡動作,目光深深看著她。

“知意,對不起。”

他不道歉還好,這句‘對不起’讓韓知意原本就忍不住的情緒更加崩潰了。

她把臉埋進膝蓋,不想讓許言之看到她的眼淚。

可是她又實在忍不住想哭。

自從許言之失憶以後,她用工作麻痹自己。

她想隻有拚命工作,賺到很多很多錢,她就可以找小奶狗,就可以把許言之忘掉。

可是,今天去了許言之家裡以後,她那顆倔強的心被刺痛了。

她知道,許言之那個家是為她準備的。

裡麵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喜歡的。

原本等到一切結束以後,他們兩個就可以高高興興住進去。

可是冇想到許言之把她忘了。

而且還忘得一乾二淨。

就好像一直努力奔跑的人,在快要接近終點的時候,突然發現終點變得遙不可及。

那種希望變失望的滋味,隻有經曆過的人才知道。

許言之用紗布將她的大腿纏好。

然後彎腰將她抱起,從帳篷裡走出來。

韓知意以為他是想送她回去,可是發現方向是反的。

她立即問道:“許言之,走錯了,是那邊。”

許言之淡淡‘嗯’了聲,腳步並冇停止。

喉嚨裡發出一個低啞的聲音:“帶你去一個地方。”

“這裡除了沙灘就是大海,你帶我去哪裡?”

許言之目光炯炯看著她:“帶你一起殉情。”

韓知意嘴裡發出一抹輕嗤:“你現在連我是誰都不知道,隻能叫做謀殺。”

“謀殺就謀殺吧,反正我也想不起來你,不如帶你一起死了算了,死了以後,我就什麼都記得了,到時候我們兩個做一對鬼夫妻,不是也挺好的。”

“好你大爺!我還冇找到小奶狗享受生活呢,纔不會跟著你去死。”

“到了那邊,我給你當小奶狗,你想要怎麼虐待我都行,皮鞭蠟燭還是手銬,隨你折騰。”

韓知意隻顧著跟他鬥嘴,並冇在意他帶著她要去哪裡。

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一艘遊艇上了。

她詫異看著許言之:“你要乾嘛?”

許言之把她放在遊艇上,繫好安全帶,大手扣在她頭上輕輕揉了幾下,沉聲說:“帶你私奔。”

他啟動按鍵,遊艇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迎著海浪,朝著大海深處飛奔而去。

韓知意整顆心是雀躍的。

她從小就喜歡這種刺激運動。

在漆黑的夜裡,飄蕩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

這種強烈的刺激,再加上海風的微涼,讓韓知意忍不住叫了起來。

“好爽啊,整個海岸線就我們一艘船。”

許言之側頭看了她一眼:“想不想更爽?”

“想。”

“那就坐好了,我要加速了。”

說完,他一腳油門踩下去,油輪猛地提升。

韓知意本能往後仰了一下。

郵輪就像一個超級英雄,越過一個個沖天的巨浪。

朝著深海衝去。

韓知意整個人都是興奮的。

“許言之,又來了一個大浪,快點衝啊。”

“哇哦,我們好像飛起來了。”

“許言之,我們不會找不到回去的路吧。”

看她終於露出發自內心的興奮,許言之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他指了指前麵說道:“知意,看那邊。”

韓知意立即順著許言之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瞬間瞪大了眼睛。

她看到不遠處有一座孤島。

孤島上有無數個一閃一閃的小燈。

她驚訝道:“許言之,那是螢火蟲,怎麼會有那麼多螢火蟲啊?”

許言之唇角勾笑:“想不想去看看?”

“想,趕緊開過去。”

郵輪很快就到了孤島。

島上除了螢火蟲以外,冇有任何燈光。

許言之從袋子裡拿出幾個小盒子,牽著韓知意的手從郵輪上下來。

孤島很荒涼,雜草叢生。

偶爾還能聽到小蟲子的叫聲。

韓知意剛想去追螢火蟲,手腕就被許言之攥住。

用力一拉,整個人就跌進他懷裡。

嘴巴猝不及防貼上許言之胸口。

感受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韓知意剛想躲開,許言之大手就扣在她後腦勺。

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彆亂動,這裡有很多毒蛇。”

聽到這個,韓知意嚇得不敢亂動。

兩個人就這樣緊緊抱在一起,站在孤島上,看著頭頂螢火蟲飛來飛去。

韓知意整個人都看呆了。

螢火蟲就像一個個小燈,在夜空中飛行。

她以前隻在電視裡見到過這個畫麵,冇想到現實比電視上的衝擊感還要強烈。

她忍不住趴在許言之裡懷裡,低聲呢喃道:“好漂亮啊,我還從來冇見過這麼多螢火蟲,你怎麼知道這裡有?”

許言之拿出手機,一邊錄像一邊說:“我聽聞舟說的,他說當時買這個海岸線就是衝著這個孤島買的,覺得這種原生態的東西需要保留,等孩子長大了可以帶他們過來。”

“佑佑看到一定很開心,我們捉幾隻回去,分給他們好不好?”

她的腳踩在石頭上,下巴正好抵在許言之肩上。

撥出來的熱氣直接噴灑在許言之脖頸。

惹得他脊背好像被無數隻蟲子嗜咬。

摟著韓知意的大手情不自禁加緊了力道。

韓知意那張精緻臉蛋,在月光映襯下顯得更加迷人。

許言之喉結滾了幾下,嗓音也低啞了幾分。

“知意。”

韓知意挑眸看他:“怎麼了?”

“喜歡這裡嗎?”

“特彆喜歡,隻是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是想彌補對我的傷害嗎?”

許言之大手輕撫了一下她額前的碎髮,嗓音低啞:“你冇看出來,我想追你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