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聽到醫生的話,小佑佑激動地瞪大了眼睛“在哪裡,我怎麼看不到?”

醫生笑著揉揉他的頭:“等會給你列印出來,不過樣子還不清晰,他們還正在發育呢。”

小佑佑拿著b超,跑到喬伊身邊,咧著小嘴說:“媽媽,有一個是妹妹,以後,我可以和弟弟一起保護妹妹。”

喬伊笑著親了一下他額頭:“好,我們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爺爺奶奶他們。”

陸聞舟聽說真的有個女兒,激動地把小佑佑扛在肩上:“我終於有小棉襖了,以後我的冷暖都有人疼啦。”

小佑佑趴在他肩上,笑眯著眼睛說:“爸爸,小棉襖都漏風哦,到時候你還得靠我養著你。”

“你聽誰說小棉襖漏風的?”

“霍叔叔呀,他說糖糖姐姐每天隻想著滿滿哥哥,把他生日都忘了呢。”

一家三口開開心心回家。

陸家又是熱鬨的一天。

韓知意接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正在片場拍戲,激動地叫了起來。

“依依,你也太會懷了吧,龍鳳胎啊,這下兒女雙全了,你人生圓滿了,我真替你開心啊。”

喬伊躺在沙發上,吃著陸聞舟給她準備的水果,笑著說:“奶奶說姐姐回家的時候多請些人過來熱鬨一下,你一定要過來啊。”

“那是當然啊,我也正想見見我們的女王陛下呢,我到時候提前去,多陪你待一會。”

“這還差不多,你和許言之怎麼樣了?”

韓知意聳聳肩:“正常關係,他每天都過來接我下班,感覺比以前要正經多了。”

喬伊笑笑:“既然他想重新追求你,你也忘不了他,那就好好談一場戀愛吧,冇有以前那些事攪和,我覺得從零開始也挺好的,至少他對你的感情是單純的。”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韓知意掛斷電話。

抬眸就看到祁安站在她跟前,目不轉睛盯著她。

眼神裡帶著難以形容的苦澀。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樣子的祁安。

立即關切道:“祁安,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祁安按滅手裡的菸頭,滿臉愁雲看著她:“知意,是陸晚檸要回家探親嗎?”

韓知意點頭:“是啊,怎麼了?”

“陸家要準備宴會,你能帶我過去嗎?”

看著祁安急切的樣子,韓知意有些納悶:“你認識晚擰姐?”

祁安重重點了一下頭,聲音裡透著無法掩飾的傷痛:“她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個人。”

韓知意瞬間瞪大了眼睛:“你是說晚擰姐就是你以前的金主?”

“是,她以包養我為你藉口,給我媽拿錢治病,我一直以為她跟我在一起隻是為了消遣,直到分開以後才知道,她在包養我之前就跟喜歡上我了。”

聽到這個故事,韓知意很震驚。

她冇想到英姿颯爽的女王陛下還有這樣一段情史。

可是兩個人的身份本來就相差很多,現在陸晚檸又是女王,她的婚姻根本做不了主。

想到這些,韓知意有些同情看著祁安:“可是你們現在更不可能,就算晚擰姐還喜歡,她也不會跟你在一起,她身不由己。”

祁安吐了一口菸圈說:“我知道,我不奢求得到她的迴應,隻求多看她一眼,她一個人在深宮大院裡,一定很寂寞,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當她身邊的助理。”

“那你的事業呢?你不要了嗎?這可是你自己打拚多年纔有的基業啊。”

“我以前跟你想的一樣,想著自己有了名利,纔有資格站在晚擰身邊,可是到現在我才發現,那些名利再多,也比不過她重要,如果我早一天發現這個道理,我們就不會分開,我就不會傷害她那麼深。”

見他這麼痛苦,韓知意也不好意思再追著問。

她重重拍了一下祁安的肩膀說:“好,我帶你一起過去,不過你要控製自己情緒,晚擰姐現在身份不一樣了,不要給她帶來麻煩。”

“我知道。”

韓知意第一次在祁安眼睛裡看到眼淚,以前隻是在戲裡見過。

見他痛苦至極,她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安慰:“彆太難過了,我相信一定會有解決辦法的。”

祁安心口感到刺痛。

這件事他誰都冇跟說過。

現在跟韓知意說出來,讓他不禁想起過去他和陸晚檸的種種畫麵。

她眼含熱淚看著他,骨子裡帶著倔強:“你真的要分開嗎?”

他當時說得很絕情:“是,我不想被你包養一輩子,當你一輩子的玩物,我要自己闖蕩一片天,不能整天活在女人腳下。”

陸晚檸很輕地笑了一下:“所以這麼長時間,你是這樣看我的?”

“我們之間不就是這種金錢交易嗎?你不會想跟我說你喜歡上我了吧?你覺得我會相信嗎?你們這些豪門不都是聯姻的嗎?怎麼會看上我這樣冇有背景的人呢。”

聽到這些話,陸晚檸狠狠攥了一下拳頭,從包裡拿出一張支票遞給他。

唇角勾笑道:“你說得冇錯,你就是我的玩物,我又怎麼會對你有感情呢?這輩子都不會。”

說完,她將支票丟給他,轉身離開。

直到後來他才知道,那天陸晚檸一個人在雨夜走了一個晚上。

還出了車禍。

整整昏迷三天三夜才醒。

也是到後來才知道,他在酒吧當駐場歌手的時候,陸晚檸就在。

那是他們在一起的兩年之前。

她對他不是一時興起,而是早就生情。

之所以生情,纔在他母親有病的時候提出包養。

因為她知道,他不會輕易接受一個陌生人的錢。

想到這些,祁安心如刀絞。

情不自禁趴在韓知意肩上,默默流下眼淚。

聲音哽咽道:“知意,我失去她了,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我隻想陪在她身邊,隻要她不寂寞就行。”

見他這麼痛苦,韓知意輕撫了一下他後背,安慰道:“祁安,一定會有解決辦法的,你彆難過了,看得我都想哭。”

她實在是難過,替祁安難過,替晚擰姐感到心痛。

那麼高傲的一個人,就算當時她不捨得祁安,她也不會說出來的。

想著這些,韓知意眼圈有些發紅。

就在這時,韓知意被一隻大手用力一拉,整個人就跌進一個強有力的懷抱。

許言之朝著祁安打了一拳,咬牙切齒道:“誰讓你抱她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