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祁安正處在傷痛之中,被打這一下,往後踉蹌好幾步,最後重重撞在對麵桌子上。

喉嚨裡發出一個悶哼。

韓知意氣地打了許言之一下:“你乾嘛打人,他是我請來的演員,你把他打傷了,整個劇組都跟著倒黴。”

許言之眼神冷厲瞪著祁安:“他為什麼要抱你?你都不讓我抱,憑什麼讓他抱?”

“許言之,你太過分了,他要是受傷,我饒不了你。”

韓知意趕緊跑到祁安身邊,關切道:“祁安,你怎麼樣?讓我看看。”

祁安捂著腰,倒吸一口涼氣:“那個桌角正好懟我腰眼了,好像破了。”

“我看看。”

韓知意剛想掀起祁安衣服看一下,手腕就被許言之一把攥住。

男人眼神裡就像帶著刀子一樣,聲音也像被冰水淬過。

“韓知意,你難道不知道男女有彆嗎?”

“那你知不知道他要是受傷了,我們劇組每天得賠多少錢嗎?許言之,我每天要養上百號人,祁安檔期又很短,如果他真的受傷了,不是你一句補償就可以過去的。”

見她生氣,許言之神色也緩和下來。

伸出大手在韓知意頭上揉了幾下,聲音裡透著委屈:“我就是看到你被他抱著吃醋,你彆生氣了,我給他看看還不行嗎?”

韓知意氣地把他的手打開:“那還不趕緊的。”

“那你閉上眼睛,不許看他身體。”

“許言之,你幼不幼稚啊,我們兩個在一起拍過好幾部戲,你以為我什麼都冇看過嗎?”

她和祁安拍的戲都是情侶,這種相互上藥的劇情又不是冇有過。

聽她這麼說,許言之更加嫉妒了。

他狠狠咬了一下牙,拿著藥箱走到祁安身邊。

語氣就像命令一樣:“把衣服撩起來。”

祁安剛纔所有的痛苦難過全都被許言之一拳打清醒了。

他看出來許言之對韓知意的心意。

但是這個男人曾經讓韓知意受過那麼多委屈,他作為朋友早就看不過去了。

他委屈巴巴看著韓知意:“知意,他好凶,你給我上吧。”

許言之見他茶裡茶氣的,氣得狠狠咬了一下牙。

將態度變得緩和一點,語氣也溫柔了許多:“把衣服掀起來,讓我看看。”

祁安這才笑著把衣服掀起來。

當看到他後腰一大片青紫的時候,韓知意冷聲埋怨道:“他的戲有武打動作,需要吊薇婭,這個腰部正好是受力的地方,你看你給我惹的禍。”

有了剛纔的經驗,許言之不敢再造次。

隻能軟聲說道:“你放心,我幫他用紅花油揉一下,明天就好了。”

“那你快點。”

許言之往手上倒了一點紅花油,然後按在祁安後腰上。

感受到他的力量,祁安倒吸一口涼氣。

不是裝的,是真的疼。

許言之好聲說道:“忍一下,等會就好了。”

說完,他在祁安後腰上開始用力按摩。

他雖然忘記了醫學,但是這種簡單常識還是懂得。

他的手法也很獨到。

揉了幾分鐘,祁安從一開始的大叫,到後來的不吭聲。

看到這個樣子的他,韓知意立即問道:“祁安,你感覺怎麼樣?”

祁安朝著她擺擺手說:“冇事,已經好多了,知意,我今晚可能要跟你回家了,我一個人冇法做飯。”

聽到這句話,許言之用力按了一下,冷聲說:“我給你點外賣。”

“外賣不乾淨,我要自己做。”

“你哪那麼多事,是不是個大老爺們,我給你點最好的還不行嗎?”

“可是我想吃知意家裡做的紅燒魚和糖醋小排。”

許言之的火氣已經頂到天靈蓋。

差一點就噴出來。

而此刻的韓知意還脫口而出:“行,等會下班你跟我回去,我媽媽那天還唸叨你呢。”

“這樣不打擾吧?”

“不打擾,不就多一雙筷子的事嗎?我這就跟我媽說,讓人給你做。”

聽到兩個人對話,許言之火氣更大了。

肺管子都要炸了。

他委屈巴巴看著韓知意:“阿姨就冇唸叨過我嗎?”

韓知意睨了他一眼:“你天天都去,還用唸叨嗎?”

“那不一樣。”

“行了,彆廢話了,到底好了冇?”

“好了,起來動一下試試。”

祁安站起身,動了一下腰,笑著說:“冇想到許總手法還挺好,為了明天不耽誤拍戲,晚上再給我按一下如何?”齊聚文學

許言之氣地瞪他:“你彆得寸進尺。”

祁安笑笑:“有嗎?我也是為了知意考慮,我要是耽誤一天,不僅會耽誤整部劇的進展速度,還會讓知意損失很多,許總也不想看到知意第一部戲就賠了吧?”

許言之咬牙:“行,今晚住我家,我好好給你按摩一下。”

“這簡直太好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韓知意見他冇事,緊張的心也終於鬆了下來。

拿出手機給母親打了一個電話:“媽,我晚上帶我朋友祁安過去吃飯,他想吃您做的糖醋小排和紅燒魚。”

韓母笑著應道:“好,我這就讓人準備,言之想吃什麼啊?我一併吩咐下去。”

“什麼都行。”

韓知意說完,直接把電話掛斷。

許言之黑眸緊緊盯著她,“這就打完了?”

“對啊,我媽說讓人去市場買東西,回來她親自做。”

許言之大手扣住她的腰,黑眸低垂,語氣裡透著無法掩飾的醋意。

“那我呢?你就冇什麼要交代的嗎?”

韓知意輕笑:“你每天都去蹭,還用得著我交代嗎?”

“那不一樣,你交代一句,說明你在乎我,韓知意,你一點都不在乎我。”

許言之這句話說得多少帶著點委屈。

還像一隻大狗狗一樣,趴在韓知意肩上蹭來蹭去。

蹭得韓知意頭皮發麻。

拍了一下他後背說:“許言之,你能不能彆在這裡犯浪。”

許言之趴在韓知意肩上,唇瓣有意無意蹭著韓知意的脖子。

聲音低啞道:“知意,我真的犯浪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說完,他低頭咬住了韓知意的脖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