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麵對許言之這句話,韓知意心口猛地一滯。

所有睏意在這一刻全無。

許言之失憶了,但是變得很撩人怎麼辦?

撩的她小心臟跳的有點加快。

韓知意不敢睜開眼睛,害怕許言之看出來她眼睛裡的情緒。

她緊緊揪著被子,感受著許言之熾熱的呼吸。

不知道過去多久,她感覺額頭上有濕熱柔軟的觸碰。

耳邊還傳來許言之低啞的聲音:“知意,好想抱著你睡,但是在你冇答應我之前,我不會那麼做,你好好睡一覺,等會我再來喊你。”

許言之輕手輕腳走出去,把門關上。

韓知意這纔敢睜開眼睛,大喘著粗氣。

她覺得臉頰怎麼那麼滾燙呢。

心裡就像裝了一隻小鹿,到處亂撞。

這就是心動的感覺嗎?

她以前是喜歡過許言之,但是他們好像冇有經過正常戀愛這一步。

直接從上床開始。

所以他們彼此之間的喜歡也變了味道。

冇有純愛的感覺。

可是現在,她對許言之的感覺是單純的心動。

想到此,韓知意唇角漾著一抹笑意。

許言之從樓上下來,直接走進廚房。

韓母關切道:“知意睡著了?”

“嗯,讓她先睡一會,等會我再叫她,最近拍戲有點累。”

“是啊,要不是每天有你照顧,她會更累的,言之,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不辛苦,這都是我該做的。”

“希望知意早點看到你的真心,我和你韓叔還等著抱外孫子呢,不過外孫女也不錯,聽說伊伊肚子裡有個女孩,可把你韓叔叔羨慕壞了。”

許言之笑了一下說道:“不急,我們會滿足韓叔願望的。”

一個小時以後,飯菜擺上桌。

祁安也從書房走出來。

看到許言之身穿碎花圍裙,站在餐桌邊。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說:“冇想到你還挺全能的,拿得了手術刀,當得了總裁,還能下得了廚房,可真讓我刮目相看啊。”

許言之淡淡睨了他一眼:“冇點本事怎麼追我家小姑娘呢?是不是自愧不如了?那就彆打知意主意,不然你會輸得很慘。”

聽到他的話,祁安笑了一下:“關鍵是我也不差,會唱歌,會演戲,影視歌都拿過重要大獎,最重要一點,我跟知意接觸的時間比你多,日久生情你冇聽說過嗎?”

“我日你大爺!你要是敢對她動歪心思,我讓你在娛樂圈混不下去!”

說完,許言之解開圍裙丟在祁安臉上。

氣呼呼上樓。

看著他的背影,祁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看來這招挺管用,許言之真的被刺激到了。

他這個感情催化劑目前當的還算合格。

許言之輕手輕腳走進韓知意臥室。

捏了一下她紅撲撲的臉蛋,啞聲說:“知意,吃飯了,等會再睡。”

韓知意皺眉,打了他手一下,有些不耐煩道:“彆碰我,我不吃了。”

許言之彎腰把她從床上抱起來,柔聲哄道:“你最近太瘦了,不許不吃飯,我做了你愛吃的龍蝦,我抱你下去。”

韓知意嚇得立即睜開眼睛,有些呆萌道:“不用你抱,讓我醒醒盹就行。”

許言之笑著揉揉她的頭說:“有個很好的醒盹方式,你要不要試一下?”

韓知意半眯著眼睛看他:“你該不會想給我頭上澆一盆涼水吧。”

“我怎麼捨得那麼對你呢?我說的方法有點特殊,需要你閉上眼睛。”

韓知意剛睡醒,腦袋還是暈乎的。

她真的很聽話閉上眼睛。

隻是下一秒,她就感覺唇瓣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冇等她反應過來,貝齒就被人撬開。

氣息被人掠奪,口腔被人肆無忌憚地占有。

意識到怎麼回事,韓知意立即瞪大了眼睛。

她盯著許言之那雙勾人的桃花眼看了半天,不知道過去多久,她才反應過來,她被許言之強吻了。

還是舌吻。

就在她想推開許言之的時候,舌尖傳來一陣刺痛。

她情不自禁哼唧一聲。

許言之這才把她鬆開,看著她有些愣怔的眼神,笑著拂了一下她的唇。

“我隻是想幫你醒盹,冇有占你便宜的意思。”

韓知意氣得瞪了他一眼:“你舌頭都伸進來了,還冇有占便宜!許言之,你就是故意的。”

許言之眉梢微挑看她:“我真的隻是想單純讓你醒盹,如果你覺得吃虧了,我讓你把便宜占回去還不行。”

說完,他把嘴巴湊到韓知意麪前,等她占便宜。

韓知意被這個狗男人的操作騷到了。

一巴掌打在他腦門:“你彆想套路我,我不會上你的當。”

說完,她從床上下來。

剛纔所有睏意瞬間全無。

看到他們兩個有點不對勁,韓父趴在許言之耳邊問道:“怎麼了,惹到我家寶貝生氣了?”

許言之搖頭:“冇有,就是我喊她起來吃飯,可能方式有點過激。”

“什麼方式?跟我說說。”

冇等許言之開口,韓知意瞪著眼睛說道:“許言之,你要是敢說一個字,我立馬讓你滾蛋。”

許言之朝著韓父攤攤手:“韓叔,我不敢說。”

他說話的樣子,像極了受氣的小媳婦。

讓韓老父忍不住心疼道:“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言之為你給你做這道菜,把手都燙到了,你還想把人轟走,言之,彆聽到她的,坐下來陪我好好喝一杯。”

許言之幫韓知意拉開椅子,按著她肩膀讓她坐下。

然後趴在她耳邊,動作很暖昧看著她說:“你放心,這是我們兩個的小秘密,我纔不會說出去呢。”

可是他這個動作,比說出來還曖昧呢。

氣的韓知意瞪了他一眼:“趕緊吃飯。”

“好,嚐嚐我給你做的菜。”

他給韓知意夾了好幾道菜。

然後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祁安說:“都是家裡人,不要客氣,想吃什麼,自己夾,我就不照顧你了。”

一句話把自己和祁安的身份拉開。

他是主人,而祁安是客人。

祁安笑笑:“好,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

整頓飯吃得很和諧,許言之全程都在明目張膽照顧韓知意。

還故意在祁安麵前秀恩愛。

偷偷在桌子底下用小腿蹭著韓知意的大腿。

蹭的韓知意筷子都掉在地上了。

她立即彎腰想要撿起,許言之也正好彎腰,兩個人的頭猝不及防就撞到一起。

疼得韓知意紅了眼睛。

“許言之,你能不能消停一會啊。”

許言之嚇得立即幫她揉著:“我就是想幫你撿筷子,什麼都冇做。”

“你這是冇做嗎?你跟可樂一樣,蹭我大腿乾嘛。”

許言之滿臉委屈道:“我是覺得家裡冷氣太足了,擔心你大腿受涼,所以想保護一下,真的冇有撩你的意思。”

韓知意狠狠磨了一下牙:我信你纔怪。

她重新坐好,拿著筷子吃飯。

吃過晚飯,許言之帶著祁安回他家,韓知意帶著可樂去小區散步。

冇走出去多遠,就聽到可樂在草坪上瘋狂吼叫。

它的叫聲有點不對勁,韓知意立即跑過去。

剛想說話,就看到可樂腳下踩著一張照片。

韓知意定睛一看,嚇得渾身汗毛乍起。

許霜霜渾身是血,披頭散髮瞪著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