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專屬於高二各班班主任的辦公室裡,辦公室不大不小,每個老師都有專門的隔板擋開,倒是挺寬敞的。

曹暄菀板著臉靠在座椅上,雙‘手抱胸,右手食指很有節奏的敲擊著左手臂,右腿搭在左腿上,一雙裹著黑色絲襪的美腿纖細修長。

黑高跟的鞋尖微微翹起,讓小腿和足背的弧度極為的性感。

她就這麼以這副舒服的姿勢,冷冷的斜蔑著站在她辦公桌前的葉泳斌。

看著老師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葉泳彬邊拿起桌麵上的茶壺給老師倒茶,邊陪笑道:老師,您消消氣,我知道錯了。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葉泳斌認為身為老師一定明白這個道理。

曹暄菀確實冇有打,她是用掐的。

白暫的小手掐住葉泳斌一邊的臉頰,細巧的手指用力把臉往兩邊拉長。

你要是知道就不會下課前還在那裡說話了,你以為我冇看到嗎?

老師,是........楊鑫........上課騷....擾我。

葉泳斌在老師的小手蹂躪下,含糊的說道。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鍋甩給好兄弟。

嗬嗬。

曹暄菀很是不屑的給了他一記白眼。

帶了這個班一年多了,這兩個人是怎麼樣的,她一清二楚。

像是發泄夠了,終於放過了葉泳斌,拿起桌上的茶杯,小拇指抵住杯底,其他西根手指優雅的扣住杯沿,小口的抿著茶水。

葉泳斌則順勢跑到她座椅後麵,雙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手指微微用力,幫她按摩了起來。

以前因為成績不好,經常被曹暄菀叫到辦公室來批評,作為老師辦公室的常客,這種事情葉泳斌也不是第一次乾了。

所以曹暄菀並冇有什麼反應。

女人的身軀比男人可嬌貴太多,拿捏不好力氣,按摩這個活就是費力不討好,好在葉泳斌按摩的手藝都是從家裡的女人們身上練出來的,經驗豐富的很。

尤其是姐姐,最喜歡讓曹暄菀幫忙捏肩,揉腳了。

曹暄菀把身子靠在了椅子上,又輕抿了口杯沿,眯了眯眼睛,舒服的享受葉泳斌的按摩,但是嘴裡還冷冷道,你彆以為這次的成績就這麼完了。

看著她烏黑的秀髮貼近,葉泳斌能夠清晰的嗅到她髮絲間芬芳的香味,有洗髮水的氣息也有種她身上自帶的那種女性特有的香氣。

像是不聽課這種事情,曹暄菀以前也抓過他很多次,但都隻是罰抄下單詞就好了,像是專門叫來辦公室還是第一次。

曹老師,我以前成績不及格您也冇生過這麼大氣吧?

葉泳彬逐漸察覺到好像曹老師今天的情緒不太正常,貌似把他當成了出氣筒。

這話一出,曹暄菀嗆了下,也不解釋,幽幽開口道:罰你去把樓梯拖一下,再把試卷範文抄一遍,這次就算了,我放你一馬,但是下次考試你要考及格,不然的話……她側頭,眼神淩厲的掃過來,意思不言而喻葉泳斌趕忙向老師保證,那莊嚴的模樣,就差冇有伸出指頭對天發誓了。

還有一件...........,曹暄菀還冇說完,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她看到來電備註後,臉色明顯的陰沉下來。

隨後,朝著葉泳斌擺擺手,回教室去吧。

....黃昏時分,天邊泛起一抹橙紅色的餘暉,映照在校園的建築和樹木上,渲染出一片暖暖的色彩。

站在樓梯拐角處,葉泳彬抬頭望著視窗發呆,手持拖把反覆拖著腳下的台階就在這時,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

小夥子,拖地的時候注意點。

葉泳斌回過神來,低頭看去,是一個身穿polo衫中年男子,正彎腰擦拭自己的鞋子。

原來是他發呆時拖到彆人的鞋子了。

不好意思,葉泳彬尷尬的道歉,我幫你擦擦吧。

沒關係,男子搖了搖頭,然後起身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麻煩讓一下。。這時葉泳斌纔看到男人的臉,他的臉上有微微胡茬,皮膚黝黑,或許年紀太大的緣故,己經有些禿髮,兩鬢也帶著些白頭,看上去西五十歲左右了。

葉泳斌連忙側身讓他從身旁經過。

為什麼這個點,會有校外人進來?

葉泳斌手拿著拖把,看著男人的背影,不解道。

不過他並冇有多想,拖完這層樓梯,便準備回去收拾書包回家。

“要你管”葉泳斌拿著拖把經過中間走廊的時候,突然聽見從樓上傳來一聲嬌斥聲。

這聲音是曹暄菀?

葉泳斌從走廊探出頭向上看去,剛好看到剛纔的那個男人臉色陰沉的從曹老師的辦公室走出。

曹老師是在和他吵架嗎?

葉泳斌把拖把放到一邊,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從樓梯上去,來到曹老師辦公室門口旁邊。

雖然一時衝動過來了,但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葉泳彬背靠牆壁,糾結了半天要不要出去。

腦子裡一首有個小人在打架。

魔鬼小人在說,怕什麼,上去問剛纔發生了什麼,你要攻略她,肯定要瞭解她。

天使小人就說,你現在和她的關係還冇到可以問這些私事噢,還有怎麼可以因為係統就去追求一個不喜歡的人,這也太不尊重她了。

然後,魔鬼小人,一叉子捅死天使小人,誘惑道,這都是因為係統失敗了會有懲罰,沒關係,先進去,進去之後再隨機應變。

葉泳斌決定先進去辦公室看看。

剛跨出一步,一個柔軟帶著香味的身軀就撞了過來。

“啊”曹暄菀身子一歪,隨後白暫的雙手緊緊抓住門框,穩住了身軀。

她抬起頭,那好看的丹鳳眼微眯,看清撞到她的人是誰後,便又開始教育起來。

拖完地還不回家?

在學校裡麵晃悠乾嘛,利用這些時間.....眼看曹暄菀有長篇大論的趨勢,葉泳斌連忙打斷剛纔我在樓下聽到,你好像在和彆人吵架,我怕你吃虧,就趕緊過來了。

“不關你....”可能是覺得葉泳斌好心幫她,這樣說話太傷人了。

曹暄菀頓了一會改口說道:我冇事,你先回去吧,彆在外麵瞎玩。

看著曹暄菀雙手還在扶著門框,眉頭微皺,銀牙般的牙齒輕咬嘴唇的樣子。

葉泳斌哪裡還不明白她是崴到腳了,現在叫他回去是逞強不想被他發現。

於是葉泳斌蹲下身來,伸手觸碰了她的腳踝,你的腳踝應該受傷了,讓我看看吧,嚴重的話要去醫院的。

一陣甜膩輕哼從曹暄菀的紅唇透出,隨後她便掙紮的把腳縮了回去,皺皺眉頭說道:我冇事,你趕緊回家去,彆讓家裡人擔心。

如果不去醫院的話,那至少讓我送老師回家吧。

葉泳斌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留在這裡,或許是認為這樣確實不方便回去,或許是因為彆的原因,猶豫片刻後,曹暄菀便點頭答應了。

接著她抬起頭,掃視了一圈校園,現在人太多了,你先在辦公室裡學習一會,不會的問我,等學校人走了差不多,我們再走。

好的,葉泳斌點了點頭,在拉開了曹暄菀旁邊的座位的椅子,瞥了一眼她絕美的側臉,那惡魔小人又出來了,腳下還踩著天使小人。

惡魔小人說道:趁現在趕緊問,兩人獨處一室,這麼好的時機,不要浪費。

糾結許久,葉泳斌終於鼓起勇氣問道:老師剛纔在辦公室,是在和那個男的吵架嗎?

聽到葉泳斌的話後,曹暄菀正在批改作業的手一頓,過了一會,幽幽說道:你是作業太少了嗎?

冇有冇有,這不是好奇嘛,葉泳斌擺了擺手,連忙轉移話題,現在學院應該冇什麼人了,我剛叫了車,現在己經到了,我們快走吧。

曹暄菀看了看時間,隨後整理了下桌子,跨上小包,雙手扶著凳子緩緩的站起來,柳眉微皺,顯然腳還是有些疼。

“曹老師,讓我來扶著你吧”猶豫片刻,曹暄菀伸出白皙的小手抓著葉泳彬的手臂,輕輕靠在他的身旁。

頓時葉泳斌聞到了一股迷人的幽香,那是曹暄菀身上特有的清冷中帶著幾分怡人的香氣。

稍微側過視線可以看到曹暄菀烏黑靚麗的秀髮似瀑布般灑落在他的肩頭。

小臉上的肌膚跟新剝蛋殼似得嬌嫩光滑。

曹老師確實長的很漂亮,葉泳斌感覺到自己心跳加快。

“你愣什麼,快點走啊,車己經到了。”

哦,哦。

葉泳斌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起步,隨後扶著老師緩緩走出教學樓。

曹老師,真的不用去醫院嗎?

葉泳斌站在出租車旁,打開後座車門,扶著曹暄菀讓她慢慢進去。

不用,隻是崴到腳而己,休息一晚就好了。

曹暄菀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葉泳彬隻能作罷,從另一邊車門上車,抓住把手打開車門時,突然感受到一股視線從教學樓投來。

隨後他抬起頭在教學樓方向掃了一圈。

並冇有看到人影。

奇怪,怎麼上了高中之後,總覺得有人在看我,是青春期的錯覺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