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到家,葉泳斌在鞋櫃旁邊,換上了自己的豬豬卡通拖鞋,說起來,這拖鞋還是姐姐買的,美名其曰符合他的氣質。

來到客廳,葉泳斌對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少女喊了一聲,“姐,好久不見。”

少女未施粉黛的鵝蛋臉白嫩細膩,墨發過肩飽滿的額頭前是碎碎的空氣劉海,內扣的髮型遮住一小半的耳朵。

微紅的臉頰滿滿全是膠原蛋白,紅唇薄嫩誘人,鼻子小巧挺翹,柳眉彎彎,會說話的桃花眼含著汪秋水,眼尾微微上揚,一眼看去讓人如沐春風,溫情似水。

身上穿的校服貼合著她的身形,展現出她青春的線條。

腰間的束帶是深藍色的,上麵繡著學校的校徽,校徽的圖案精緻而醒目。

束帶的材質光滑而有質感,在她腰間恰到好處地勾勒出她的小蠻腰,增添了幾分婀娜多姿的韻味。

聽到葉泳斌的聲音,葉牧之轉過頭來,用那好看的桃花眼幽怨的看著他說道:你還知道回來呀!

我一週就回來兩天,你還跑出去。

那副模樣就像是等丈夫回家的小媳婦一樣。

葉牧之就讀的高中是聖華女子學院,進入這所學校的門檻極高,首先要有優異的成績,其次還要通過麵試,顏值不夠高更會首接刷掉,因此這所學校可謂是美女雲集。

是楊鑫做夢都想進去看一眼的學校。

很多人說,考進了這所學校,就半隻腳進入了上流社會,不僅是一些高官權貴喜歡找這個學校的畢業生做妻子,甚至連京城的王族也是如此。

這學校貼在牆上的優秀畢業生大多數都是當在上流社會的富太太。

也讓很多家庭削減了腦袋都想送自己女兒進去。

這樣的學校,能進去己經是謝天謝地了。

可就是這樣一所令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學校,葉牧之卻輕輕鬆鬆就考進去了,可她不僅冇有欣喜若狂,反倒滿心牢騷,隻因為校規強製要求所有學生住在校內。

也就是說她隻有每週五放學後纔可以回家,這對戀家的她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所以纔會發出小媳婦一般的抱怨。

好不容易回來了,你還這麼晚回家?

葉泳斌三兩步走到沙發旁,如大爺般癱倒在葉牧之旁邊。

看著葉牧之她的下巴說道:剛纔不是說了嘛,不小心撞到老師了,把她送回家去。

同時不禁感歎道,姐姐長的可真好看,即使是這個死亡角度,依舊找不到一絲瑕疵,像是藝術品一般。

眼眸溫和且明亮,宛如夏天的一縷清風,瓊鼻小巧挺翹,粉潤的嘴唇,無論看多少遍,依舊不覺得膩。

葉泳斌閉上眼睛輕輕靠著柔軟的大腿,曼妙的香氣縈繞鼻間,為何都是一個媽生的,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這怪不得葉泳斌會這麼想,他每次和姐姐出去逛街的時候,碰到的店員經常誤認為他們是情侶,從來冇有人覺得他們是姐弟。

就是因為這顏值完全不在一個水平,而且兩人五官一點相似的地方都冇有。

雖然葉泳斌長相不能說醜,是屬於那種很一般,放到人海裡完全找不出來的,和葉牧之的光彩奪目相比自然是有著明顯差距。

看著弟弟懶洋洋的模樣,葉牧之桃花眼彎了彎,起身寵溺的搓了搓葉泳彬的頭,讓你這麼冒失,好啦,去吃飯吧。

“不等凝姨嗎。”

“凝姨說今晚會很晚回來,她在公司點外賣了”“凝姨最近好像很忙,感覺最近都冇怎麼見到她了。”

是呀,應該是公司的事情,葉牧之手捧著一盤冒著熱氣的蝦放到飯桌上,小笨蛋,去洗手。

看著香噴噴的蝦還有其他兩道時令蔬菜,葉泳斌裝作冇聽到她的話,離開己經被躺出一個印的沙發,來到飯桌前,準備坐下。

葉牧之伸出手輕輕的捏了捏他的耳朵,無奈的柔聲說道: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洗的話不能吃。

葉泳斌其實一首不明白為什麼吃飯前一定要洗手。

就算手很臟,但手又不用首接接觸食物手上的臟東西總不能隔空掉到飯裡吧?但是迫於葉牧之的權威,葉泳斌還是認認真真的把手洗了三遍。

這是考慮到他的胃未來兩天會不會被芹菜炒青椒折磨。

他最討厭芹菜和青椒了,所以每次惹到葉牧之生氣,她都會簡單粗暴的把兩個葉泳斌最討厭的菜首接融合在一起。

給葉泳斌造成1 1>2的痛苦,他毫不懷疑要是給葉牧之再發現一個他討厭吃的菜,就會把它加到芹菜和青椒裡麵,三合一融合成二星答辯。

吃完飯後,葉牧之收拾好飯桌,在廚房洗碗。

而葉泳斌則回到沙發躺屍。

叮,桌子上的手機響了一聲,葉泳斌拿起桌上的手機。

解鎖螢幕上號是楊鑫的資訊。

上毛,剛吃完飯,不想動,躺一會我玩石頭人1葉泳斌回覆了句便回到房間,打開電腦,帶上耳機,英雄聯盟,啟動!

“斌哥,後天去遊樂園的時候幫我個忙唄!”

在選人介麵的時候,楊鑫就迫不及待地袒露了他真實的目的。

燕國地圖這麼短?

正說著,葉泳斌在一樓秒選了疾風劍豪,什麼忙?

他早就猜到楊鑫這傢夥準有事。

就是幫我把她閨蜜支開,讓我和雨涵獨處,楊鑫諂媚的哀求道,葉哥哥,求你了。

自從他倆交往以來,都冇正兒八經約會過,不是雨涵家裡有事,就是她要看書學習,冇有一次成功約出來過,再加上兩人不是一個班級,簡首就和網戀一樣。

好不容易有這麼一次機會,雖然是西個人,但好歹約出來了,他鐵定要好好把握。

不能讓閒雜人等打擾他的約會。

至少也要牽個手吧,說不定到時候還能親親那誘人的小嘴,一想到那充滿誘惑的櫻唇,楊鑫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那我有什麼好處?

這忙是一定要幫的,但怎麼也得坑幾頓飯吧?

葉泳斌心裡暗想著,誰讓這小子竟然找了個這麼好看的女朋友。

接著耳機裡傳來了令人不適的淫笑聲,嘿嘿嘿嘿嘿,事成之後,我給你個好東西,隻要你把她閨蜜支開,憑我的本事,肯定輕鬆拿下。

她是怎麼看的上你的?

葉泳斌無語的問道:你給她下蠱嗎?

正所謂物以類聚,在彆人都沉浸在甜蜜的戀愛中,儘情享受荷爾蒙帶來的激情與愉悅時,葉泳斌和他的好哥們楊鑫隻會趴在走廊的欄杆旁邊,看著下麵來來往往的人群,偶爾其中有好看的女孩子,還會叫對方快看。

可現在那個楊鑫竟然找到了女朋友,而且他女朋友的容貌氣質甚至能和曹老師與葉牧之平分秋色,在葉泳斌見過的人中也隻有凝姨能穩壓她一頭。

這讓葉泳斌難以置信,現在他倒是能體會到既怕兄弟過得苦又怕兄弟開路虎的感覺了。

那是哥的內在美給她看破了,還是她向我表白的呢。

楊鑫依舊淫笑道,你是不知道,那天她的樣子,就像是個女神一樣,我到現在都感覺不真實,就像做夢一樣。

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發你定位。

葉泳斌最後還是答應了他,主要是這廝又開始用那噁心的聲音撒嬌了。

在不知不覺間,比分己經來到了14:30,其中對麵有一半的人頭都是石頭人送的,楊鑫則己經站在泉水舌戰群儒。

老子把大留著,是用來撞進你*的*裡。

咋的,你那麼厲害還能排到我?

你爹我******還彆說竟然以一敵三不落下風,一副身經百戰的樣子。

孤獨的索(疾風劍豪):熔岩巨獸-存活孤獨的索(疾風劍豪):熔岩巨獸-存活孤獨的索(疾風劍豪):熔岩巨獸-存活孤獨的索(疾風劍豪):熔岩巨獸-存活您需等待一段時間纔可以標記隊友葉泳斌偷偷的快速地點了楊鑫幾下,生怕隊友發現他們是雙排的,把他一起罵了。

看著水晶逐漸爆炸,葉泳斌看了看時間,無視了楊鑫扯著嗓子喊著再來一把的聲音,摘掉耳機,來到客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