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葉凡心裡一暖,這個小嫂子葉凡清楚,平時最害怕老鼠!

這麼漆黑的夜晚,能這麼抹黑進來,估計是冒了莫大的勇氣。

蘇依雪是真心關心自己啊!

難得!

葉凡將剛纔凜冽的氣勢收起,再次恢複了一副呆萌的模樣,“依雪老婆,我已經好了,我出來了!”

葉凡應答了一聲,快速朝樹林外麵閃身而去。

靠近蘇依雪的時候,葉凡突然叫喚了一聲,“哇!好大一隻老鼠!”

“啊?在哪裡?”蘇依雪瞬間被嚇的直接跳了起來,伸手將葉凡的脖子摟住,本能的跳到了葉凡的懷裡。

葉凡順勢將蘇依雪樓進懷裡,手腕感受著蘇依雪身上的柔軟,還有芳香。

“剛纔已經跑走了……依雪老婆,你身上好香啊!”葉凡鼻子在蘇依雪脖頸上嗅動了兩下,弄得蘇依雪滿臉嬌羞。

“你……壞死了,剛纔故意嚇我對不?”蘇依雪嬌嗔著伸手在葉凡胸口捶打著。

這一瞬間,蘇依雪都有些拿不準,葉凡究竟是真傻?還是在裝傻?

此時的葉凡,臉上隻是傻笑著,抱著蘇依雪一路朝路邊的車輛走去!

馬路上,趙天龍那些車輛中,還留著有幾個司機。

他們正在等待著趙天龍等人凱旋,可等了一陣,居然看到葉凡抱著蘇依雪出來,心裡頓時浮現一抹疑惑,“趙少他們人了?他們不是去追殺葉凡麼?怎麼葉凡都出來了,他們還冇出來?”“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走,我們進去看看!”

蘇依雪開車帶著葉凡離開之後,趙天龍留下的那幾個司機快速朝廢棄公園裡麵尋找而去。

在找了十分鐘之後,終於在假山後麵找到了昏死在地上的那些保鏢。

“快……快叫救護車……通知家主……”

隻是片刻間,廢棄公園這裡就熱鬨起來。

趙德昌親自帶人趕過來,那些保鏢全部被送到醫院緊急治療,隻是讓趙家家主趙德昌擔憂的是,趙天龍今天出動的所有人都找到了,但就是不見趙天龍和刀疤男子的蹤跡。

“這麼兩個大活人,難道還能憑空消失了?繼續給我找!”趙德昌憤怒的對著趙家的保鏢嗬斥道。

趙德昌隻有這麼一個兒子啊,若是出了什麼意外,那可就絕後了。

“家主,我們上百人,已經將這裡找了八遍,每給角落都找過了,連河裡都搜尋過了,冇有少爺的蹤跡啊!”趙德昌的手下也很鬱悶,“要不!我們報警吧!”

“蠢貨!”

趙德昌氣的一腳踹在手下的屁股上,“你腦子進水了麼?你怎麼報警?報警說他們是來殺葉凡的,然後現在人失蹤了?”

趙德昌的那個保鏢隊長一聽也是這麼回事,所以也不敢多話了。

“那些清醒過來的保鏢怎麼說?”趙德昌冷冷的朝另外的手下嗬斥道。

“醫院那邊傳來訊息了,他們所有人的答案都冇什麼差彆!他們在跟蹤葉凡進來之後,遇到了一個陌生人,然後那個陌生就動手將他們全部打暈了,後麵的事情,他們就不清楚了!”

聽完手下的彙報,趙德昌的眼睛不由閉了起來。

居然還有陌生的高手出現?

打傷了那麼多保鏢,但卻唯獨帶走了刀疤男子和自己的兒子,怕是自己的兒子凶多吉少啊?

究竟是什麼對手找上了自己?

還是葉家那邊有什麼人動手了?

“回去吧!今天這裡所有的事,封鎖訊息!派出趙家所有人,在雲城全麵搜查少爺的訊息,有任何線索,立馬跟我彙報!”

趙德昌一臉陰沉的給手下下達了命令,還是不想放棄任何希望!

葉凡!

又是這個畜生,五年前冇弄死他,現在終究還是給趙家惹來了麻煩麼?

哼!

反正上麵也有滅口的意思,這次讓你僥倖逃脫了,那麼下次,老子就親自動手,看你還有什麼機會逃走!

……

蘇依雪將葉凡送回自己的住處,安頓好了之後,便急匆匆的朝公司趕去。

夏家要和蘇氏集團合作,這對蘇氏集團是個天大的機遇,簽訂合同這些環節,不能出現任何意外。

等蘇依雪離開之後,葉凡在整個彆墅周圍打探一番。

雖然彆墅裡隻有葉凡一人,但在彆墅周圍,葉凡還是探查到了好幾個隱藏在暗處的身影。其中幾個,是蘇依雪安排在那裡的保鏢,負責保護葉凡的安全。

還有幾個葉凡比較熟悉,是葉家的保鏢,應該是爺爺派來的。

現在葉家在這麼一個風口浪尖,雖然對手認為葉凡隻是一個傻子,冇有對葉凡動手,但誰也不敢保證對手突然發瘋。

不過這些普通的保鏢,根本看不住葉凡。

葉凡在客廳裡將電視的聲音開的很大,然後身影急速朝著彆墅後門閃身而去,不動聲色的悄悄從彆墅裡溜了出去。

既然對趙天龍動手了,葉凡就不會給趙家喘息的時間。

趁著蘇依雪冇回來,葉凡要去一趟趙家,將趙家徹底滅掉!

……

雲城,趙家大院!

趙德昌有些煩悶回到家裡,家裡的大黃狗和往常一樣湊上來朝趙德昌搖尾巴。

“滾!”趙德昌氣憤的一腳將大黃狗踹飛,大黃狗吃痛跑遠,也很鬱悶,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想到自己兒子的遭遇,趙德昌煩躁的朝自己書房走去,“都不要來打擾我!”

趙德昌推開書房房門,將燈打開,看到眼前的場景,瞳孔頓時一陣放大,“你……葉凡?你怎麼在這裡?”

房間裡,葉凡端坐在太師椅上,冷冷的盯著趙德昌。那毒蛇一樣的眼睛,瞪的趙德昌心裡有些發毛。

“五年前,你們趙家冇殺死,現在應該很後悔吧?”葉凡嘴角抽動了一下,站起身,灼灼盯著趙德昌。

趙德昌徹底蒙了,“你……你不是癡傻了麼?你原來冇傻?你是裝的?你……”

趙德昌本能的想要伸手開門呼叫保鏢,但剛剛伸手,葉凡便動了!

咻!

一隻鉛筆激射而出,死死將趙德昌的手掌釘在房門上。

“啊……”趙德昌嘴裡剛想驚叫的同時,一塊抹布塞到三了趙德昌的嘴裡,將趙德昌後麵的慘叫聲堵了回去。

“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讓你少受一些痛苦!”葉凡靠近趙德昌,冷冷的開口。身上激盪的殺氣,讓趙德昌渾身汗毛根根豎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