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看著失控的場麵,軒正國此時也快氣瘋了!

“李老哥彆生氣,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您稍等啊,我去處理一下!”軒正國慌忙跟李忠打了個招呼,快步朝軒雨妃那邊走去!

昨天不是說的好好的麼?

都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高調宣佈和葉家退婚,現在軒雨妃又說自己的退婚無效。

這不是相當於吐了一口唾沫,然後自己又吞了回去?

“雨妃?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軒正國走上舞台,氣沖沖的盯著軒雨妃道,“你這樣做,會將軒家拉入萬劫不複的你知不知道?

軒雨妃牽著葉凡的手並冇有放開,同樣灼灼的盯著軒正國道,“二叔,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麼,我隻是想遵循我的內心作出正確的選擇罷了!”

“昨天和葉凡退婚,本來就不是我的本意,是二叔你強迫我的!今天又要我嫁給李雲陽,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你……”軒正國氣的揮動手掌,就想打軒雨妃,但最後還是忍住了,繼續好言相勸道,“可是,雨妃,你冇看到嘛!葉凡已經變成了傻子了啊……他不是之前那個妖孽天才了!而且現在葉家已經倒台了,有非常厲害的對手在對付葉家,你看不出來麼?”

“那又如何?傻子又如何?總比李雲陽那人麵獸心的人渣要好千百倍!”軒雨妃看了看身邊的葉凡一眼,眼神中充滿柔情。

葉凡也感受到軒雨妃的心緒變化,心情也有些複雜。

這個傻妞,原來在讓自己陪著一起來時候,就下了決定麼?

違背家族的意願,而且要在李雲陽的訂婚晚宴上,如此“大逆不道”的宣佈和自己的感情。

軒雨妃的確鼓足了莫大的勇氣,也獨自承受了很多。

這是在彌補對自己的傷害麼?

可,軒雨妃昨天乾什麼去了?

唉!

軒雨妃的聲音不大,但剛剛靠近過來的李雲陽恰好清楚的將軒雨妃的話聽到,頓時再次被暴擊一萬次。

踏馬的!

老子怎麼就人麵獸心?我踏馬的到底做錯了什麼?

“就算凡哥是傻子,我也願意守著他!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二叔,你想和李家聯姻,你就重新找個人嫁給他吧!”說罷,軒雨妃拉著葉凡的手,便準備離開現場。

嘩啦啦!

一瞬間,從舞台周圍,湧現了無數的保鏢壯漢,團團將葉凡和軒雨妃兩人圍住。

“站住!你們以為這是菜園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李雲陽從保鏢身後走了出來,冷冷的盯著葉凡和軒雨妃,“軒雨妃,我真不知道是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非要跟著一個傻子……”

話剛剛一出口,李雲陽頓時感覺菊花一緊。

剛纔在大門外,李雲陽就被王富貴收拾了一頓。

王富貴說過,他若是再敢罵葉凡是傻子的話,說一句,就打一耳光。

不過,現在自己身邊這麼多保鏢,王富貴應該無法動手吧?

李雲陽慌忙將自己的臉捂住,然後左右看了看,冇看到王富貴的身影,這才放心的將手拿開。

啪!

但下一刻,一隻大手突然從側後方扇到李雲陽的臉上。

李雲陽的臉上再次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

“李雲陽,你是真不長記性麼?本少說過,你若是膽敢再罵我大哥,罵一次,老子打一次!”王富貴跳到一張桌子上麵,眼神在眾人身上掃過,“不光是李雲陽,在座的各位,彆讓我聽到你們以後罵我大哥!”

“臥槽!你大爺……”

李雲陽徹底瘋狂了,剛纔在外麵,算是被意外偷襲,李雲陽就忍了。

可現在,這是在宴會大廳裡,自己身邊有這麼保鏢,自己還是被打了。關鍵周圍還有這麼多賓客,那打的不是自己的臉啊,而是整個李家的臉,更是乾爹劉然的臉。

旁邊的李忠也坐不住了,“王富貴!就算你爹見到我都要客客氣氣的,你算什麼狗東西?來人,替他爹媽教訓他!”

李忠一揮手,更多的高手衝了出來,其中有不少的武道強者。

場麵瞬間開始壓抑起來!

一場大戰似乎就要開始!

咚咚咚!

李虎拿著一個酒瓶在桌子上敲打了幾下,“乾什麼?乾什麼?文明討論不行麼,非要動手?不怕死的可以試試……”

雲城地下教父李虎,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在雲城地麵上,還是非常有分量的。

現場躁動的那些保鏢,瞬間開始安靜下來。

一方麵,自然是李虎的威壓。

而另外一方麵……

踏馬的!

李虎背後,一個光膀子的壯漢,居然搬出了一架冒藍火的加特林,一圈黑洞洞的口子,鎖定著李雲陽和李忠等人。

還有冇有王法?還有冇有天理?

在宗師級彆之下的武道高手,以及普通人,還冇有誰不怕子彈的!

李虎這麼囂張麼?連加特林都帶來了!

李雲陽和李忠等人都呆住了,一動不敢動!

“現在能好好談了麼?”李虎淡淡的開口,李忠都不由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

雲城地下教父李虎,怎麼也和葉凡攪和在了一起。

這樣一來,雖然有劉然的支援,李家在雲城的行動還是有些麻煩啊。

軒雨妃看到眼前的場景,心裡也有一陣愕然。

蘇依雪遭到追殺的事情,她剛已經聽說了。據說李虎和雲城總督一起出麵,去解救了蘇依雪,吳老狼全滅。

這些跺跺腳都可以讓雲城抖三抖的存在,憑什麼幫蘇依雪?

隻能是看在葉凡的麵子上,可葉凡真的有那麼大的麵子麼?

但願自己將來能有好的結果吧!

李忠和李雲陽再也不敢亂動,軒雨妃挽著葉凡,踏步準備朝外麵走去。

但軒正國卻突然開口了,“慢著!雨妃,你還是先看看你父親在醫院的情況,再做最後的決定吧!”

說話的同時,軒正國將手機視頻撥通,然後將視頻遞到軒雨妃麵前。

視頻中,軒雨妃的父親軒正華躺在病床上,而旁邊,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手裡拿著一根針管,裡麵裝著綠色的液體,針尖對著軒正華的脖子,隨時打算注射下去!

“二叔,這是在乾什麼?”軒雨妃看到眼前的場景,臉色頓時一變,憤怒的盯著軒正國。

軒正國嘴角一抽,低聲道,“雨妃,這是你逼二叔的!醫生那邊準備的也不是什麼其他的,就隻是砒霜之類的東西,可以讓你父親永遠醒不過來罷了……今天你若是膽敢離開這個大廳一步,後果你自己想清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