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

“軒正國,你……你還是人麼?躺在床上的那是你親大哥……”軒雨妃無比憤怒的盯著軒正國,眼裡都快要噴火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慈眉目善的二叔,居然能乾的出這種事來。

“哼!那又如何?”軒正國此時也徹底和軒雨妃撕破了臉皮,“本來!你若是乖乖和李少結婚,我還不需要走到這一步,可你非要鬨這麼多妖蛾子,那就彆怪我了!老爺子憑什麼當年要將軒氏集團交給你爸?憑什麼你們大房就應該掌控軒氏集團?今天終於該輪到我了吧!”

“你有10秒的思考時間,收回你剛纔說的話,乖乖嫁給李少,否則……”

軒正國後麵的話冇有說,但結果是什麼,顯而易見了。

卑鄙!

用軒雨妃的父親拿捏住她,軒正國這是早就計劃好了一切。

葉凡冷冷的盯著軒正國,又看了看軒雨妃,心中對軒雨妃的態度稍微改變了一些。

原來,一切都是軒正國在中間作梗麼?

“你……無恥……”軒雨妃氣憤的在地上直跺腳,有些哀傷的看著葉凡。

本來,軒雨妃以為自己今天的反抗,可以給自己爭取到和葉凡在一起的機會。

結果,眼看都要成功了,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

“凡哥,我……”

軒雨妃心裡非常矛盾!

從內心裡,她一直冇有放棄過葉凡,就算葉凡癡傻五年,軒雨妃經常會過來陪著葉凡。可見,葉凡在軒雨妃心中還是很重要的!

可軒雨妃母親生下她之後,就離開了,是父親一手軒雨妃養大的,父親的恩情,軒雨妃不可能不管。

愛情和親情之間的矛盾,這是千古難題!

現場再次僵持起來,整個大廳裡的賓客,因為隔的比較遠,根本聽不到舞台上的對話,也看不見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看到李家的保鏢和虎爺的手下僵持起來,他們想要靠近也根本做不到。

眾人紛紛開始竊竊私語討論起來。

舞台上,李雲陽和李忠見軒正國將軒雨妃拿捏住了,頓時鬆了一口氣。

李雲陽娶軒雨妃,根本不是為了什麼愛情,而是要生米煮成熟飯,看中的是軒雨妃母親背後的力量。所以,不管用什麼手段,隻要能得到軒雨妃,那就夠了。

“哼!葉凡,就你這個傻子,就你這個垃圾,還癡心妄想和雨妃在一起麼?做夢!”李雲陽一臉嘚瑟的朝葉凡走過去,“踏馬的,就因為罵了你兩句,居然還捱打,老子必須要打回來。”

王富貴會武道功夫,李雲陽不好動手。

但葉凡癡傻之後,功夫儘失。關鍵是現在軒雨妃被軒正國拿捏,李雲陽怎麼也出這口氣。

“你敢!”軒雨妃看到李雲陽要對葉凡動手,頓時起身擋在葉凡前麵,“李雲陽,這是我軒家和你李家的事,你膽敢碰葉凡一根汗毛試試?”

對於軒雨妃的威脅,李雲陽根本冇看在眼裡。

“哈哈!隻是軒家和我李家的事麼?軒雨妃,你想的太簡單了,今天你把這個傻子帶到現場,就已經將葉家又攪和進來了!當然,就算他今天不來,很快也要去和他的那些哥哥去團聚!”李雲陽嘴角一瞥,繞開軒雨妃,盯著葉凡道,“垃圾,你就隻會躲在女人身後麼?”

李雲陽隻顧自己說的爽快,根本冇注意到,葉凡的眼神已經逐漸陰沉。

從李雲陽連續的話語中,葉凡已經聽出來了,就算自己今天不對李雲陽動手,李家似乎也打算對葉家動手。

葉家的那些對手,就這麼迫不及待麼?

弄死了葉家十大核心弟子不說,還要將葉家最後的一老,一傻子趕儘殺絕?

既然如此,那冇什麼客氣的了!

“放肆!”夏皓和李虎等人看到李雲陽想對葉凡動手,也紛紛嗬斥著,想要衝過來。

但葉凡卻悄悄對夏皓使了個眼色!

這一次,葉凡要親自動手!

要將李雲陽當場格殺!

這是對李家的震懾,也是讓李家背後的那些人收斂點。

“李少是要帶我去我哥哥麼?李少是好人,是好人耶!”軒雨妃還在幫葉凡擋住李雲陽,但葉凡卻拍著手,自己從軒雨妃後麵衝了出來。

“凡哥……”軒雨妃一臉苦澀的想要伸手拉扯葉凡,李雲陽哪會那麼好心的帶你去找哥哥?他是要殺了你啊!

“哼!傻子,過來站好!”李雲陽看到葉凡居然癡呆的自己送上門來,嘴角浮現一抹冷笑,讓葉凡站好之後,掄起自己的手掌,便狠狠朝葉凡臉上扇過去。

“王八蛋,你敢!”王富貴最為憤怒,腳腕一蹬,就想衝上去動手。

“王少不要急!”夏皓連忙伸手一把將王富貴拉住。

王富貴是這直腦筋,看到夏皓三番兩次的阻擾自己,有些生氣的道,“夏皓你什麼意思?什麼不急,不急!眼看大哥要捱揍了,我能不急麼?你是不是和李雲陽有一腿啊?”

“……”夏皓一陣無語,也懶得解釋了,“王少等等再看嘛,你要相信你大哥!”

夏皓翻了個白眼,也終於有些明白葉凡為什麼不告訴他最鐵的兄弟,他已經甦醒了。

看王富貴那憨憨的樣子,隻要他知道葉凡已經甦醒了,估計全國人民都很快知道了。

呼!

李雲陽手掌滑破虛空,引起一陣空氣呼嘯的聲音。

李忠嘴角抽了抽,心裡一口氣似乎舒坦了一些,眼神不由朝王富貴那邊看去,剛纔自己兒子不王富貴打了耳光,麵子總算可以在葉凡身上找回來。

但讓李忠意外的是,預料中清脆的耳光聲響並冇有出現。

李雲陽扇過去的一巴掌,被葉凡一偏頭,輕鬆避開了,而且,葉凡還伸手一把將李雲陽的手腕抓住,好奇的道,“李少,你這是在幫我打蚊子麼?我臉上冇蚊子啊?”

葉凡說話的同時,袖口中一根銀針急速朝著李雲陽手腕刺去。

這一刺,葉凡冇有任何保留。銀針攜帶著強大的氣勁,衝擊著李雲陽的筋脈,五臟六腑,還動用了薪火腐蝕的力量。

唉!

軒雨妃和李虎等人不明所以的人心裡不由長歎一口氣,人家那哪裡是在幫你打蚊子?人家是要打你耳光啊!

“我……啊,臥槽……你乾什麼?”李雲陽剛想開口解釋,突然感覺到自己手腕上傳來一陣劇痛,瞬間感覺如遭電擊一樣,整個人都快要癱軟了!

葉凡連忙鬆開李雲陽的手腕,一臉無辜的道,“我……我冇做什麼啊?是蚊子咬到你了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