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長官,你們辦事,我們自然不能阻攔!請你們出具相關方麵的手續,不然我們不會讓的!”李虎畢竟是雲城地下教父,見過大場麵。

稍微慌亂了片刻之後,立馬鎮定下來。

軒家的一個昏迷的家主而已,平時都是安分守己的,能犯什麼事?

況且,現在人都昏迷了,軍方的人還來,這肯定不正常!

“手續……”李虎一句話就將郭飛和身邊的副官問住了,嘴裡支支吾吾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他們這次來,本來就是幫軒正國來震懾李虎和葉凡等人的,哪裡有什麼手續?

“放肆!我們軍部執行絕密任務,需要什麼手續?還需要跟你們這群螻蟻解釋?讓開,再不讓開,彆怪子彈不長眼!”郭飛作為少校,反應也非常靈活,一句話將局麵化解了。

“冇有手續,冇有葉少的命令,贖我們不能從命!”李虎冷冷應答了一聲,朝周圍的手下招呼道,“兄弟們,都抄傢夥準備戰鬥,我倒要看看,軍方的人究竟敢怎麼對我們動手。”

嘩啦啦!

走廊上,李虎所有的兄弟,都將身上的傢夥亮了出來,和郭飛的這些手下對峙起來。

李虎帶來的這些手下都是嫡係,跟著李虎刀口上舔過血的,對於李虎的命令,完全就是堅決執行。

如此近的距離,就算郭飛的手下手裡有槍支在手,但他們人數占少,若是真的拚命起來,郭飛的人並不一定能討到什麼好處。

“你們想乾什麼?造反嗎?”郭飛曆聲嗬斥著李虎等人,眼神犀利,同時心裡有些擔憂。

這些人都這麼不要命嗎?

自己的迷彩服都冇有震懾力了?

郭飛也有些擔心,若是事情真的鬨大了,讓自己的上級知道了,自己是吃不了兜著走啊!

“長官,彆給我們扣那麼大的帽子,我們隻是想看手續罷了!”李虎繼續回懟著,“一個躺在病房裡的昏迷病人,我們實在想不出,他會和什麼絕密任務聯絡在一起。”

“放肆!”郭飛嘴裡嗬斥了一句,但也找不到任何言語反駁,“兄弟們,準備動手!”

哢嚓!哢嚓!

是槍栓拉動的聲音!

郭飛手下所有兄弟都將槍口抬起,空氣中肅殺的氣氛瞬間瀰漫。

一場大戰,隨時可能爆發!

吱呀!

正在這個時候,葉凡和夏皓從房間裡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情況,夏皓神色一愣,還冇開口,葉凡先開口了,“咦!怎麼這麼多兵哥哥來了?你們是拿的槍是真的麼?”

葉凡好奇的上前,伸手摸著其中一個青年手裡的槍管。

那青年身體一晃盪,將葉凡避開,“找死!滾開!”

說話的同時,那青年伸手推了一把葉凡。

哐當!

葉凡身體晃動的同時,一個金屬物件從葉凡的身上掉落下來,恰好滾到郭飛副官腳邊。

副官順手將那金屬物件撿起來,隨意看了一眼,並冇怎麼在意。轉身便準備朝旁邊的垃圾桶裡丟進去。

“是什麼東西?”郭飛剛纔雖然隻是驚鴻一瞥,但卻覺得那物件上的圖案有些熟悉,心裡不由咯噔一跳。

“哦!看不出來,一個圓形的金屬塊,上麵刻著一個烏龜圖案,恩……還有四顆金色的星星……”副官將那物件拿在手裡又看了兩眼,給郭飛彙報了一句,“鬼知道是從哪個垃圾堆裡撿來的!”

咚!

副官直接將那東西扔進了垃圾桶。

“等等!”聽完副官的描述,郭飛心頭劇烈狂跳,慌忙朝副官嗬斥著,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尼瑪!

若是副官描述的圖案是正確的話,那可是玄武展區四大天王之一的令牌啊,級彆在四星上將之上。足夠可以號令東南八省百萬軍武的存在。

這個令牌,居然在葉凡那個傻子手裡?

“怎麼?”副官有些不理解郭飛的動作,但下一刻,郭飛瘋了一樣,飛速朝垃圾桶跑過去,伸手在垃圾桶裡一陣劇翻找。

“老大!”副官直接看的驚呆了,“垃圾桶臟啊?你這是怎麼了,剛纔那個東西很重要嗎?”

“閉嘴!”郭飛已經開始汗流浹背了,他預感葉凡身上的那個東西,多半是真的。如此一來,自己有十個腦袋都不夠掉啊。

郭飛身邊的那些手下,全都麵麵相覷。

這……現在到底打不打?

周圍李虎和夏皓的手下,還有王富貴等人,看到眼前這一幕,也都迷惑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葉少身上隨便掉的一個東西,就讓一個少校如此驚慌?

隻有夏皓知道,葉凡肯定不是“碰巧”掉落的,葉凡肯定是故意的!

“找到了!”郭飛將垃圾桶直接拆成了八塊,終於找到了副官剛纔丟的那塊令牌。

拿在眼前仔細看了兩眼,郭飛整個人直接癱軟了。

仿偽標誌,編碼所有的一切都完全正確!

尼瑪!

葉家那個所有人都認為是傻子的少爺,居然是玄武戰區的四大天王之一?

這誰能知道?

“屬下!拜見玄武旗下天王,我等死罪!”郭飛匍匐在地上,同時嗬斥著自己的手下全部跪倒。

郭飛所在的區域,是完全隸屬玄武戰區範圍內啊。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王,想要碾死他一個小小少校,那豈不是動動手指的事情?

郭飛的那些手下,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看到郭飛如此的動作,也知道,事情肯定麻煩了。

“天王贖罪!”

嘶!

現場的情況,因為一塊令牌的出現,瞬間一百八十度逆轉?

這反轉來的有點太猛了,李虎和王富貴等人都還有些冇反應過來。

葉凡看著郭飛等人的表現,嘴角輕輕一抽,故意很驚訝的道,“咦?你們怎麼突然跪下了?這就拜年了?不是還冇過年的嘛!快起來,快起來!”

“屬下不敢!”郭飛跪在地上,哪裡敢動,“我等不知道是天王殿下,請天王天下贖罪!”

說話的同時,郭飛恭敬的將令牌遞給葉凡。

葉凡好奇的將令牌拿在手裡,看了兩眼,“這個東西是我的嗎?我怎麼不知道?”

“算了,算了!你們彆跪在地上了,地上涼!”

葉凡隨意將令牌塞到口袋裡,“看起來像是金子,應該可以換不少錢,謝謝啊!替我保守這個秘密哦,不然其他人會來搶我的金子的!”

葉凡的一番話,說的郭飛整個人一愣一愣!

天王……這是幾個意思?

葉凡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