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雷千絕的舉動,讓葉凡也都呆了一下!

“雷先生,您這是乾什麼,快起來?”葉凡傳授雷千絕鬼穀十三針,隻是想讓雷千絕幫忙治他爺爺罷了。

雷千絕是縱橫華夏的德高望重的醫學泰鬥,葉凡一直很尊敬的,讓雷千絕拜自己當師父,葉凡怕折壽。

葉凡想伸手去扶雷千絕的時候,雷千絕的態度卻非常堅決,“師父!您就彆推辭了,您應該也知道,鬼穀十三針,那是逆天改命的針法,有多稀缺和寶貴,您將針發傳給了我,才今天起,我就是葉少的徒弟……葉少之前救治的病例,我也研究過,的確自愧不如,還忘師父不吝指導……”

雷千絕的動作,讓葉凡有些苦笑不得。

自己才二十出頭,卻收了一個七十歲的老頭當徒弟。

但看到雷千絕態度堅決,葉凡也就冇有推辭了,“雷先生還是先起來吧,私下你怎麼稱呼我沒關係!但在有人的時候,還是叫我葉凡,不要暴露了!”

“是!師父!”雷千絕恭敬的垂立在一側,完全就是一個乖巧的小學生模樣,“那關於師父的病情,我怎麼跟玉將軍和依雪他們交代?”

葉凡皺眉思考了一下,現在暴露自己肯定不行,但如果說治不好,也會讓幾個女生擔憂,“這樣吧!你就告訴他們,說我的情況在慢慢改善,腦袋和神經並冇有受傷,是完全有可能治好的,隻是需要時間調養……”

葉凡眼神中閃過一抹深邃!

這個訊息釋放出去,那些對付葉家的人,肯定就要慌了。

葉家的那個傻子有治好的希望,那就意味著葉家還有復甦的希望。他們肯定會慢慢試探自己,然後再次對自己動手。

而葉凡,則會隱藏在暗處,順藤摸瓜找到幕後的真凶,為葉家死去的冤魂討回公道。

“是!師父!”

……

蘇依雪住處,臥室大門之外,玉玲瓏和蘇依雪都在。

兩女都焦急的看著房門那邊,等待著裡麵雷千絕的診斷結果。

蘇依雪都緊張的手指頭攪在一起,想到昨天晚上葉凡在床上的勇猛表現,蘇依雪心頭有些疑惑。昨晚葉凡那個樣子,根本不像是傻子的模樣啊!

但為什麼葉凡到現在還冇清醒?

到底是什麼情況?

旁邊夏皓坐在椅子上,倒是一臉淡定。

葉少明明就是清醒的,卻要故意隱藏自己,真是苦了葉少。

吱呀!

房門被打開,蘇依雪和玉玲瓏幾乎是彈跳的衝了出去,“雷先生,葉凡的情況怎麼樣?”

雷千絕微笑著開口道,“放心吧!葉凡的腦袋和神經都冇受傷,隻是某些地方受到了刺激,暫時還卡在那裡罷了……我需要慢慢幫忙調養,葉少應該很快就可以恢複正常,你們不用太過擔心……”

雷千絕一句話,讓蘇依雪和玉玲瓏相互看了一眼,終於鬆了一口氣。

“小凡,你很快就可以好了知道嗎?”蘇依雪畢竟已經和葉凡有了那樣的關係,所以和葉凡之前還是要自然一些,上前挽著葉凡的手,一臉寵溺的到。

如果葉凡甦醒了,晚上再和自己一起睡覺的話,那該多羞啊?

想到某些畫麵,蘇依雪臉色不由紅了。

玉玲瓏也灼灼的盯著葉凡,想到自己之前所感受到的武道氣勁波動,還有今天在機場的事情,玉玲瓏心裡有些迷惑。

到底是自己感覺上出了錯,還是葉凡真的冇有甦醒?

但雷先生應該不會騙大家,葉凡現在應該還是呆傻狀態!

不然……若是甦醒的葉凡,知道自己七個絕美嫂子,全部都要嫁給他!

哼!

就那個妖孽,肯定要樂瘋!

玉玲瓏深深看了葉凡一眼,心裡一是一陣宛爾,真是便宜這個傢夥了。

“玉將軍,蘇小姐,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去一趟葉老葉子那裡,明天再來繼續幫葉少治療!”雷千絕和眾人告辭,坐上自己的車輛,離開蘇依雪的住所。

在人群中,一個青年見雷千絕離開,悄悄的發了一條簡訊。

於是,西北那處秘密住所裡,張閣老立馬收到了訊息。

“哼!一群飯桶,那麼多人攔截雷千絕都被人家一鍋端了……雷千絕的診斷已經有了結果,說了葉凡完全有甦醒的希望,隻要加以調養,很快就可以恢複!等葉凡恢複了,還玩個屁?”

發飆的張閣老將手裡的檔案砸在地上,臉色一片陰沉。

葉凡的天賦,五年前大家都知道。

十五歲就已經是宗師級彆的強者,這在整個大夏都是獨一份,無人超越。智謀,武學,醫術,任何一方麵,都是絕對的巔峰。

葉凡就是葉家的那條龍,隻要有葉凡在,葉家就會立馬騰飛啊。

“閣老,現在我們怎麼辦?我們能知道葉凡可以甦醒,那麼其他的人肯定也會知道!那些已經跟葉家分化的人,他們知道了這個訊息之後,怕又會站在葉家那邊啊,到時候我們的計劃執行起來,就會更加有難度啊!”

閣老身邊,那箇中年男子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畢竟,雲城所有的行動,都是他直接在策劃。

不管是封殺蘇家,還是攔截雷千絕,都失敗了,看來自己必須要親自去一趟雲城了啊!

“哼!你還知道這個道理啊?還能怎麼辦,既然要做,那就斬草除根,不留下任何禍患!”張閣老眼神裡閃過一抹殺氣,“我們所做的事情,一旦暴露,等葉家反撲過來,那所有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事情要做的乾淨點!這次,你親自去雲城佈置,行動儘量選拔一些高手,掌控境界之下的就不要去了……不急在這一時,但一點要周密,穩妥!”

張閣老長歎一口氣,喃喃自語道,“葉長風,這是你逼我的,彆怪我!”

……

雲城,雷千絕車上,雷千絕在一邊朝葉長風家裡趕去的同時,一邊不停的打電話,“老李,今晚有空冇?來雲城,陪葉老喝酒!對,冇錯,就是葉長風……我來雲城乾什麼?給葉凡治病啊……彆問為什麼,就問喝酒你來不來?”

“既然雷神醫都開口了,我豈有不來的道理?”西南某處大院裡,一個精悍的老頭掛斷電話,眼神中閃現一抹精光,“雷千絕如此高調召開聚會,這是幾個意思?難道是葉凡有甦醒的跡象了?”

“既然如此,那李家的選擇就要變一變了!”

“老周,快過來喝酒!”

“老呂!”

雷千絕完全就是一個社交牛逼症患者,從蘇依雪住處到葉家大院不過二十分鐘的路程,雷千絕打了二三十個電話,將自己所能召集的老朋友,幾乎全部叫了一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