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就在這邊等我!”葉凡跟夏皓交代了一聲,身體一閃,從花壇後麵快速衝了出去,擋在徐東的車前。

“麻蛋!你要死啊……長著眼睛不看路麼?”正在看導航的徐東,陡然看到前麵有個人擋住了自己的去路,都嚇了一大跳,打開窗子對著外麵就是一陣大罵。

不過等徐東看清楚前麵擋著自己的居然是葉凡,頓時有些發矇,“葉凡?是你這個臭傻子?那踏馬大半夜的在這裡乾什麼?”

徐東將車停下,有些好奇的看著葉凡。

昨天的事情之後,蘇依雪不是將葉凡帶回家去了麼?

踏馬的!

葉凡這傻子,命真好!

明明都癡傻成那樣了,卻居然被七個嫂嫂看上,全部都要嫁給葉凡,這樣的好事,怎麼就輪不到老子身上?

老子不也是葉家的人麼?

這都半夜了,葉凡不在蘇依雪家裡,卻在這裡遊蕩乾雞毛?

“啊!是東哥,太好,東哥……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都餓壞了,你快帶我回家好不好?”葉凡上前,伸手抓住徐東的手臂搖晃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徐東有些將信將疑的看著葉凡,原來是這樣麼?

迷路!

對於正常人來說,的確冇什麼,但葉凡是個智商隻有幾歲的孩子,說他迷路,倒的確很正常。

“滾遠點!老子現在很忙,冇功夫理你!”徐東有些厭惡的一把將葉凡推開,眼看馬上就要到十二點了,徐東可是跟那個神秘高手約好了在雲城中橋見麵的。

徐東做夢都想弄死葉凡,此時荒郊野外,本來的確是一個動手的好機會。

但徐東害怕葉凡身邊還有其他的保鏢在暗中觀察,最終還是不敢自己動手。

“東哥,求求你嘛,送我回去好不好?或者你給我爺爺打電話,讓他來接我好不好?”葉凡盯著徐東,想要請求徐東幫忙,是給自己一個機會,也是給徐東一個機會。

隻要徐東還心存一點善念,給爺爺打個電話,或者送葉凡回家,葉凡就會留他一條性命。

但可惜徐東早就想弄死葉凡了,現在葉凡就在這裡,馬上自己就要見到那神秘高手了,動手起來豈不是非常方便?

“嘿嘿!好啊……臭傻子,你在這裡乖乖等著我,我馬上去找人送你回去好不好?”徐東臉上浮現一抹冷笑,想到葉凡和葉長風死了之後,碩大的葉家全部是自己的產業,那舒服風光的日子,該多爽啊。

自己到時候有了權勢,一定要將葉凡的那七個嫂嫂全部都收下,好好把玩!

嗡!

徐東話音落下,一腳油門直接將葉凡的手臂甩了出去,車輛揚長而去,朝著雲城中橋走去,嘴裡還在嘟囔,“傻逼!你就在那裡等死吧,等我見到那個神秘殺手,馬上就送你去西天,和你那些哥哥見麵去吧!”

雖然徐東的聲音很小,但對於聽覺敏銳的葉凡來說,依舊聽的清清楚楚。

葉凡臉色逐漸陰沉了下去,這是你自找的,就彆怪我了!

王超的手機,葉凡已經趁著徐東不注意的時候,放在了徐東的口袋裡。

等會王家的人發現王超的手機在徐東身上,徐東就算有一百張嘴,怕也是解釋不清楚吧。

“走!我們過去看好戲!”

葉凡上了夏皓的車,示意夏皓將車開過去,找到一處絕佳的觀察位置,在樹叢背後靜靜的觀察著。

昏暗的路燈下!

徐東抵達地點之後,下車有些疑惑的四周打量著,嘴裡還在叫喚,“大佬,您讓我來見您的,我來了!您在哪裡?”

而此時,隱藏在周圍的王忠以及那些手下,看著突然出現的徐東,都有些迷糊。

“葉家的那個養孫子徐東?這麼晚他來這裡乾什麼?”王忠有些疑惑的朝身邊手下開口道。

“不清楚!不過聽他意思,好像是過來見什麼大佬,是完成了大佬交代的什麼事麼?”王忠的手下,成功的將王忠的思想朝殘害徐東的方向引導過去。

“讓你們打電話的,你們在乾什麼,不要停啊?小超說了,晚上十二點,綁匪一定會來雲城中橋,手機就在綁匪身上,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是!家主!”

王忠身後,一群手下繼續撥打著王超的號碼。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接連好幾次,王超的電話顯示一直是關機狀態。

當另外一個手下,第五次撥打的時候,電話突然顯示已經接通了!

“嘟!”

那手下立馬跳了起來,“家主,電話接通了!少爺的電話不是關機狀態了!”

“月亮之上,我在仰望!”

與此同時,雲城中橋中間的空地裡,徐東身上突然響起一陣手機響鈴的聲音。

“恩?這是什麼情況?我身上怎麼突然多了一部手機?”徐東好奇的將手機拿出來,看到上麵的來電,直接接通,“喂,踏馬的誰啊?”

“王八蛋,居然是徐東這個混蛋!該死,就是這個混蛋綁架了小超,還殺了他……所有人,給我上!”

王忠躲在暗處,將徐東所有的言行看的清清楚楚,聽的清清楚楚。

電話在徐東身上,而王超最後一條資訊明確說了,自己被殺之前,將手機放在綁匪身上,那這就是證明,徐東就是綁匪,就是殺死自己兒子王超的凶手麼?

一個葉家收養的孫子,居然敢動王家的人?

哼!

嘩啦啦!

電話還冇掛斷,徐東就看到周圍的樹林裡,草叢後,衝出來無數手持著砍刀的保鏢,嚇的渾身一哆嗦,拔腿就想逃跑。

但此刻,王忠已經將周圍包圍的死死的,徐東根本冇任何路可以逃走。

“王總?啊!原來是您啊……你們搞這麼大陣仗,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徐東看到王忠出現之後,不由鬆了一口氣。

平日裡,因為業務上的一些往來,徐東和王忠還有過幾次照片。雖然說不上關係有多麼好,但至少是認識的。

而且,對方看在葉家的份上,多少還要給幾分麵子。

“少給我來這一套,給我往死裡打!”王忠嘴裡嗬斥的同時,第一個一棍子砸在徐東的腦袋上,頓時將徐東砸的鮮血直流,“踏馬的,你算什麼東西,居然還敢綁架我兒子?還殺了他,你算什麼東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