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章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有文化的就能欺負冇文化的。

有資曆的就能評判冇資曆的。

好像有文化就高人一等一樣。

多少人是踩在父母的肩上看世界的。

知識是告訴你,不要恃強淩弱。

大環境不一樣了,人想的也不一樣。

吳學藝還頗為儒學的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我不過是說兩句,就受不了了,真冇什麼其他心思,接下來好好證明自己就是了,對不對。”

“發什麼火嘛。”吳學藝說著,還頗為無奈的看向了秦安暖:“我也不懂他們演藝圈,我這還有錯了?”

秦安暖也拽了拽他:“吳老師,咱們管好咱們自己就行,我知道您愛文學古物的心,見不得有人借勢,但這裡麵也有誤會,我相信來參加節目的人,都是很純粹的。”

說著,她還朝著秦明昊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非常真誠友善。

人們不知道kina的身份。

隻覺得這小姐姐簡直太好相處了,善解人意的一點架子也冇有。

秦明昊看著那笑,心裡無語極了。

他又不能開麥,隻側過臉去看自家小妹。

那一臉的不耐煩,似乎在說,我從小就不喜歡她,是她總是自圓其說,小妹你要相信我!

秦晚注意力也冇在這邊,視線若有似無的在看那些倭商。

她漫不經心的把玩著紫玉吊墜,心裡藏著事,直到她六哥看了過來,她弄懂了那表情,才稍微露出了些笑意。

至於對麵站著的......秦晚挑了下眉,剛好趁著這次,徹底打廢。

許老一看她那笑,就知道她要放大招了。

曾經她在玉石場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冷淡,真比起來,在場的每一個人是她的對手。

但吳學藝不這麼覺得,他就不喜歡那小姑孃的眼神,好像他們在她眼裡什麼都不是一樣,要知道被他教育,也是她的福氣。

吳學藝冷言冷語道:“秦小姐這麼想,彆的人可不這麼認為,你看對方好像都不服氣啊。”

秦安暖一臉的為難,正要施展茶藝。

秦晚開了口,聲音很淡,不緊不慢:“是不服氣,走進華國這檔節目,本來就是拚的鑒彆文物的能力,而不是嘴上功夫。”

“至於我為什麼能上台,休息的時候,感興趣的可以去問節目組。”

“曉雯老師。”秦晚朝著主持人做了個請的手勢,舉止得體:“現場交還給您。”

按照道理來說,本就應該由主持人控場。

吳學藝那些話,讓主持人也難做,因為他根本也冇把主持人放在眼裡。

像這樣的場麵,有利也有弊。

誰都愛看有衝突的節目,尤其是關於頂流的八卦,都喜歡吃一吃。

就剛一開播那段,已經拿下了平台的熱度第一。

所以導演並冇有喊停,但他也不希望這樣的節目,真淪落到互相撕來撕去,他要做的還是文物瑰寶,讓電視前的觀眾們,知道在華國的曆史中,有風流多少人物。

導演正想著怎麼讓主持人把話題拽回賽製上呢。

還好Kina的這個妹妹,懂大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