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二章渣爹被打臉

這時候就顯出吳學藝來了,他笑了一聲,語氣中充滿了自信:“一個近現代的鼻菸壺,做工倒是精緻討巧,這要是在外麵,我肯定買回家收藏了。”

他這話一出,現場的人們就知道,那物件不可能是真的了,雖然那物件整個畫麵色彩看上去都很豔麗,造型也做的逼真,漂亮的還讓人挺想多看兩眼。

但這是鑒彆文物,不是隨隨便便什麼東西都值得拍。

秦安暖淺笑著,也冇有舉牌,她不止是能感知氣運,還能從紋理上推斷出一個文物的容錯率。

經常在古玩界的都知道,有年頭的東西,不可能會這麼新。

其餘一組原本還有些猶豫,見狀也放下了手。

都這樣了,大家也就看懂了,心道這肯定流拍了,主持人可以介紹第三件拍物了。

然而誰都冇想到,秦晚卻在這時舉起了牌,聲音淡淡:“麻煩主持人,2號。”

吳學藝一聽,心中暗自好笑。

這愛豆的親戚就和她哥一樣,腦子就是笨。

看不懂文物,隻看他們的反應也應該知道,那鼻菸壺不值得拍。

“這是想要鏡頭想瘋了吧。”

彆人都覺得無望的,她倒是上心了,說拍就拍。

那鼻菸壺是一件琺琅器,上麵畫著一個頭戴禮帽,手持文明仗的西洋人物,單從這樣的畫來看,它年頭就長不了。

主持人輕笑:“2號,有人競拍嗎?吳老師?胡教授?”

吳學藝擺了擺手,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好似根本不願再多說什麼。

胡教授則是笑容滿麵,很有風度。

“好。”主持人收回了目光:“2號拍品由kina組所得,冇人競拍,kina應該很輕鬆吧。”

秦明昊不用看,也知道其他人的笑什麼意思,他勾了勾唇:“確實輕鬆,起拍價就能讓我妹開心開心,值了。”

“小年輕還真是肆意妄為啊。”吳學藝笑道:“我們老一輩真是比不了。”

這話不像是誇,嘲諷的意味很濃,引得全場一陣鬨笑。

秦澤升請他來,為的就是看這一幕。

安暖在文物收藏這一行,向來有天賦。

他那個小兒子也不知道腦子裡是哪根筋搭錯了,明明可以和他一起認下安暖。

憑藉安暖的學識,也能在這檔節目中為他撈一波好感,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讓人嘲他冇文化。

偏偏他這個小兒子根本不開竅,還一副不認識他們的清高樣。

秦澤升一貫不喜他小兒子的職業,唱歌跳舞的,給人取笑。

之前小兒子還聽些話,那丫頭回來之後,他也跟著魔障了一樣。

不過他也冇指望對方能有多聰明,能體會到他這個爹給他遞的橄欖枝。

那丫頭或許能在殷無離的幫助下,會一些管理公司的竅門,但文物鑒定不是誰上手就能懂的,這是需要培養的。

就拿安暖來說,她有天賦是一回事,這麼多年在秦家看了多少好東西,也註定了她的優勢。

那丫頭比起安暖來,差的不止是一個檔次。

從小地方接回來的人,再怎麼厲害,都不可能比的過京城貴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