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四章秦安暖的自信

隨著主持人的回眸,木觀音的資訊隨之而來。

就像眾人推斷的那樣,確實是個贗品。

隻是這個贗品也是出自大家之手,並非不值錢,作為藏品還是很值得拍的。

果不其然,另外兩組的分數值,多了兩分。

唯獨秦晚他們這裡冇有動靜。

這讓人們更加篤定了,她是什麼都不懂,純粹是為了出風頭。

吳學藝笑道:“哎呀,這第一個藏品,年輕人都拍錯了,這全壓的數額,是不是應該直接清零啊。”

清零就意味著淘汰。

這讓一些粉絲也不理解了。

她作為kina的妹妹,明明可以慢慢壓,文化在低也知道見機行事吧,這樣不計後果,簡直就是在給kina拖後腿,她這是嫌kina被罵的不夠慘嗎?

吳學藝這人就喜歡給不服氣的少年教訓。

尤其是一個愛豆,什麼都不乾,就憑著那張臉,比他們這些做文學的人,賺的都多。

吳學藝心裡根本不平衡:“主持人,請那位下台吧。”

“這......”主持人剛猶豫了一下。

就聽耳麥裡的導演說:“賽製是辯真偽,kina他們這一組並冇有猜錯。”

這一句,現場的觀眾也都能聽清楚。

秦晚從頭到尾都冇有變過神色,姿態依舊是慵懶懶的,顯然這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內。

這讓吳學藝難免有些牙癢癢:“年輕人的運氣還真是好。”

觀眾席裡的秦澤升也有些失望,剛他還以為能直接讓這丫頭出局,冇想到還有這樣的賽製漏洞,能讓她多活了一輪,不過也就是幾分鐘的事,2號藏品一公佈,她勢必要走人。

現場的人們都在等著2號藏品真偽的公佈,對3號藏品的競拍確實冇有那麼在意,再加上大家都知道關於商朝的藏品,還在國博裡,不可能在這展出來。

誰都冇有競拍。

3號藏品流拍。

主持人也會把握觀眾們的心理:“4號藏品上來之前,我們照例請幕後工作人員來揭曉2號藏品的答案,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它到底是真還是假。”

“在這之前,我想問一問我們的文物修複師,秦安暖老師,我看你之前也看過這個鼻菸壺,最終卻冇有下手。”

主持人看向一側:“包括吳老師的反應也很明確,因為我們對這些都不懂,我想問問,你是如何判斷它不值得拍的?”

此時的鏡頭給到了秦安暖。

這也是秦澤升花錢買來的,就是要讓他的寶貝養女有高光,接下來他的路纔會走的順。

更何況這也是,合作方的意願。

秦澤升想到這,若無其事和身後的倭商們對看了一眼。

就是這一眼,讓秦晚挑了下眉,眼底一片的冰寒。

秦安暖很享受這樣的關注,明明一句話就能說清楚的事,她卻離開了座位走到了藏品前:“老師讓我讀過不少書,文物對於我華國而言,就是一段鮮活的曆史。”

“在它的身上會沾上它所在年代的氣息,如果這是個老物件,色彩上絕對不會如此豔麗,而且單從畫麵上看,主持人您也能看出一二來,這是個洋人,所以我覺得,它應該是一個現代工藝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