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三章晚姐說,我全壓

秦澤升儼然已經忘了他做為一個父親該是什麼樣子。

為了能拿回公司,重新揚眉吐氣,現在秦晚出醜就是他最樂意見的。

不能怪他心狠,那丫頭生來就克他。

秦晚看明白了這個佈局,嘴角勾了一下,慢條斯理的帥氣:“六哥,之前的事還不夠秦先生學乖,乾脆這次,我們讓他終生難忘一次。”

本來秦晚一直對秦澤升無感。

但夢境裡,他是怎麼打擊六哥和母親的,她記得很清楚。

最可惡的是,為了一己之利,他出賣了整個秦家,將幾代人的心血,直接送給了倭商。

爺爺之所以大病不起,含恨而終,也是因為他!

秦澤升,他根本不配當秦家人。

秦晚眯眼時,秦明昊感覺到了人們常說的氣場,小妹這樣子就像是他剛見她時,她堵著連環殺手,單手擒人。

“小妹,六哥都聽你的。”秦明昊壓低了聲音,微微側著臉。

兩個人彷彿就在自己的世界裡,旁人說什麼,都和他們無關。

秦晚抬手,纖細白皙的手腕就在大眾視野下,帶動著厭勝錢都在響:“全壓,賭其他兩組手上一半的競拍價。”

轟的一聲!

現場爆燈了。

這和綜藝的賽製有關。

隻要有人自信敢全壓,流程就會加快。

但無論是主持人還是幕後的工作人員們,都冇有想到真的會有人全壓,還是在剛剛展出兩個藏品的情況下。

對方難道就這麼有把握,她猜的每一樣藏品都是對的?

要知道在收藏界裡,就連一些老行家都不能敢保證自己能百分之百辨真偽。

在場的人都楞了一下。

主持人很專業,臉上的笑依然:“我再確認一遍,Kina,你們這一組真的要全壓?”

她問的是kina,眼睛看的卻是秦晚。

“是。”後者冇有絲毫猶豫,麵容清雋平靜。

現場議論再起,網上的熱度眼瞅著也在拔高。

吳學藝搖頭:“這真的是胡鬨,果然外行來就是看個熱鬨。”

秦安暖冇說話,下意識地朝著秦澤升的方向看了過去。

秦澤升朝她點了點頭,示意她什麼都不用擔心。

既是賽製,主持人也要詢問其他兩組的答案:“吳老師,安暖,還有胡教授,你們可答應?”

“答應,這對我們來說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啊,對吧,吳老師。”老者說的輕鬆。

吳學藝更是冇有將秦晚他們放在眼裡:“既然年輕人想早點出局,那我們就成全她,一半的競拍價。”

“不過我還是的提醒一下啊,全壓的意思,可是每一件藏品都要拍對。”吳學藝強調:“是每一件。”

秦晚語氣緩緩:“賽製寫的很清楚,我們能讀懂。”

"既然嘉賓老師們都這麼痛快,導演麻煩給我一個鏡頭。"主持人站在三隊中間,燈源變了,秦晚那直接閃著紅,其他兩組扣一半的競拍幣。

“按照慣例,在第三件藏品展出之前,我們會公佈第一件藏品的真偽,現在請大家抬頭看大螢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