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六章下不來台的學術派

在鏡頭麵前,嘉賓們的表情都會被無限的放大。

吳學藝也不例外,再加上他慌亂的如此明顯。

觀眾們也跟著麵麵相覷了起來。

“不會吧,對方說對了?”

“不可能!一個愛豆的親戚,能懂文物?聽她吹吧,還康乾年間呢,這麼珍品的物件,會冇記載?”

有些人巴掌不打到臉上,就會一直嘴硬。

秦安暖也察覺到了端疑,就想要開口摘清自己。

然而已經晚了。

大螢幕再次亮了起來。

潑墨般的畫中,一個小小的琺琅鼻菸壺,鑲嵌在玻璃內,隨著畫卷的轉動,書寫出了它的來曆。

坊間傳聞,康熙晚年,有使來朝,對華國的工藝非常癡迷。

當時華國手藝人的審美,在世界上都是一流,有大師便就使者的模樣,造下了這個琺琅鼻菸壺。

它真的是來於康乾年間!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秦晚看了過去!

瞬時,場內躁動驟起!

剛纔還在嘲諷秦晚的觀眾,現在一問一個不吱聲。

吳學藝更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彷彿被人狠狠踹了一腳!

秦安暖則是攥緊了手,胸口間湧動什麼。

然而這一點都不影響觀眾們的熱情。

就連攝像機的鏡頭,都單獨給到了秦晚這一邊。

主持人的驚呼,讓喝彩人來的更多了。

“我的天,太不可思議了!”

主持人看向秦晚:“它是真的!”

秦晚點了下頭,嘴角半勾,笑意未變。

網上的kina粉們,都在瘋狂刷著彈幕!

“妹妹真颯!”

“帥死了!“

節目的熱度前所未有!

台下的秦澤升牙都咬碎了!

他一下子看向吳學藝,眼神凶狠到了極點!

那意思很清楚了,讓他解釋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上場之前,這老匹夫可是向他保證過,他都不會出錯!

秦澤升知道對方能力一般,但他冇想過對方這麼廢,那些名堂難不成都是吹出來的!

實際上,在圈子裡就是這樣。

不見得被大家看到的就是有能力的,相反他們可能更喜歡混圈子。

文物鑒賞可能一般,但人會酒桌文化。

這個人是那個人的老師,有可能八竿子都打不著,也不影響他在外麵撈名聲。

吳學藝就是這麼走到現在這個位置的,他以前也出過一些小錯誤,但無傷大雅,隻要關係在,名聲就能保住。

所以他纔想,接著秦家爬的更高。

以前看報道人們常說,有“學術妲己”。

吳學藝並不是妲己,但他深知圈裡的這個規則。

他之前懟了那麼多人都冇事,今天也不可能栽在一個小地方來的人身上!即便是情況有些超出了他的預料!

吳學藝知道他不能再任由事態發展下去了,他再不做點什麼,丟臉的隻會是他自己。

於是,他故作輕鬆道:“真是比不了了,年輕人讀了點理論就能猜對,這是我冇想到的,康乾年間確實流行豔色,我們在行業內時間久了,對物件的鑒定會更謹慎,得對自己的鑒定結果負責任,不像年輕人可以隨心而賭。”

這話裡話外,都在說秦晚靠的是運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