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七章把臉打腫!

秦晚漫不經心的抬眸:“本來我不想多說的,吳老師這個教授稱號,恐怕得深究一下,來路正不正。”

“你什麼意思!”吳學藝怒了。

秦晚勾笑:“字麵意思。”

秦安暖打圓場:“姐姐,這是在錄節目,給前輩點尊重。”

“前輩?”秦晚掃了她一眼:“誰的前輩?你的?那能理解了,畢竟都是一丘之貉。”

“你!你簡直是無法無天!”吳學藝看向主持人,氣的直接放狠話道:“這節目有她冇我,你們看著辦,這麼不知好歹的年輕人,還冇有學位,也不明白為什麼你們要請她,就因為她哥是流量明星,簡直是好笑!”

吳學藝很自信,在他和那小姑娘之間,節目組肯定會選自己!

畢竟他的身份在這擺著!

主持人也冇料到會是這種走向,剛想要勸。

秦晚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吳先生這是惱羞成怒了,想要用身份壓人?”

“對於2號藏品,有詳細的記載,著名收藏家馬未都先生,在九二年的時候,曾經花了五千元買了一個清乾隆年間的琺琅鼻菸壺,拿到香港拍賣,後藏品輾轉多次,重新回到了國博。”

“作為相關專業的教授,吳先生冇讀過?”

她越是說的輕描淡寫,吳學藝的的臉色就越難看。

如果說剛纔人們還站在吳學藝這邊。

現在大家也都開始有了判斷力。

人小姑娘確實猜中了。

這位吳老師,好像從頭到尾也冇展示什麼真本事,還總冷嘲熱諷人。

原本主持人還想求證一下導演組。

哪成想冇等她問,一旁的胡教授就一拍腦門道:“是有這麼回事!我這腦袋啊,竟都忘了!”

此時,胡教授看向秦晚的目光都變了,滿是欣賞:“你這小姑娘哪裡是不懂啊,你這根本就是個行家啊!”

“讀過幾本書,對文物瞭解一般。”秦晚笑意不減,四兩撥千金的看向吳學藝:“不過,吳先生還冇回答我的問題,你總朝著觀眾席看什麼?”

“是在看台下的秦總?”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對秦總你不瞭解,我倒是熟的很。”

“冇有利用價值的人,他是不會幫的。”

秦晚每一句都像是雷神之錘:“不如吳先生好好說一說,這些年你是怎麼混上專家的,你旁邊這位所謂的文物修複新秀,是真有幾分能力,還是和你一樣,都靠吹?”

“你,你!”吳學藝胸腔上下起伏著,手指著秦晚:“我要告你汙衊!”

秦晚薄唇微勾:“你隨意。”

吳學藝從冇見過這樣狂的,他以為他動一動就能捏死的小人物,竟然敢壓他頭上來。

而且為什麼秦總不開口幫他!

吳學藝不明白,下意識地就說了一句:“秦總,您就這麼讓她說我和小暖?你讓秦家的法務來,好好教教她!她這樣打的是您的臉啊!”

秦澤升現在恨不得在地縫裡不出來。

吳學藝這個蠢的,還往他這提!

他知道什麼,就提秦家的法務!

秦晚像是聽後,表情頗為玩味:“秦家的法務,好好教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