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百一十九章秦晚爆馬甲,許老上場!

鏡頭下,一個穿著白衣錦鍛的老人,從台下走了上來。

他滿頭的銀髮,年紀已過花甲,卻渾身的儒雅書香氣。

但那雙眼的眸色卻冷到了極致。

他就那麼看著吳學藝和秦安暖,一張臉上寫滿了來者不善。

“您怎麼來了!”

說話的是胡教授,他連忙就迎了上去!

在收藏界裡講究個名氣,而名氣從哪裡來的呢,自然就是曾經撿漏得到過大開門的物件,或者鑒定過一些稀世孤品。

許老作為行業內的翹楚,為找迴文物活了一輩子。

至今為止他都在海外努力,希望能通過友人也好,自己的影響力也好,把當年屬於華國的文物,都找回來。

在業內,人人都尊敬他。

但同樣的他也很低調,不怎麼在大眾視野裡出現。

尤其是近幾件,他總說自己還差的遠,要多接觸文物,所以經常去墓地,一呆就呆小一年,那的環境可想而知。

僅僅憑著他這份心境,就無人能比肩。

再加上他對後背一直很溺愛,總是提攜。

然而許老卻一改常態,非常嚴肅:“你的名字?”

被這樣問,秦安暖臉上有點尷尬,但台下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她微笑的保持禮貌:“這位老師您好,我叫秦安暖。”

“你叫我這位老師,可以證明瞭,你並不認識我。”許老眼神比剛纔更犀利了:“既然你不認識我,怎麼就和我一起鑒定過名畫了?”

眾人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他說的話。

胡教授提醒道:“這位就是許老,我們的領路人。”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秦安暖臉上的血色更是在瞬間褪了乾淨!

“所以你一直都在外麵撒謊,說和我鑒定過名畫。”許老那一笑,簡直就是壓倒秦安暖的最後稻草。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你的品行。”

許老的到來簡直就是炸裂般的存在。

節目熱度一直在飆升。

人們都在捂嘴,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秦安暖。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還會有人用這種事造假。

“這個秦家的養女怎麼回事啊?”

“怪不得人小姐姐說,她有待考察呢,我去,見過裝名媛的,冇見過裝文化人的。”

秦安暖就站在台上,無數燈光打下來。

這一刻,她簡直難堪到了極致!

營銷做的太過火,就要做好被反噬的準備。

很顯然,誰都冇想到,許老會當麵質問她!

這一次,秦安暖不止是在圈子裡丟臉了,可是說全國的觀眾都在看著她出醜!

吳學藝冇料到會這樣,剛張了張嘴,想要叫聲許老。

就見老人家將轉過頭去,絲毫不見剛纔的冰寒,甚至是激動和喜悅,他上前走了兩步,手也伸了出去:“冇想到再見前輩,是在這樣的場合下,這群人有眼無珠,根本不懂文物,也不懂識人。”

前輩?

許老叫誰前輩?

那個位置是!

吳學藝己經意識到什麼,心跳如擂鼓作響,渾身都在發軟。

不可能,許老怎麼可能會叫她前輩!

然而,大眾視野裡,秦晚就站在那,不卑不亢,長身玉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