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永和九年!

大梁帝都——金陵!

黎明時分,夜色正濃。

我重生了,悠悠醒來,西肢乏力,雙目酸澀。

緩緩睜開眼簾,酸澀慢慢淡化,但身子依舊虛弱,提不起一點力氣。

我躺在檀木大床上,這張床我認得,是我孃的嫁妝。

棲梧居,出嫁前我一首住在這兒。

隻是現在我是幾歲呢?

眼前的這雙手有一些圓潤,像冇有完全長開似。

床帷紗縵垂落,世界與之隔絕。

在一方小天地裡,前塵往事如煙似水慢慢襲來。

思緒緩轉,回憶湧來。

那慘絕人寰的歲月甩不開,丟不掉,深深的刻在我的靈魂深處。

那些過往似夢似幻,如雷如電。

驚懼的畫麵一幕幕閃過。

我用儘力氣甩甩頭,想要讓自己忘卻那段血淋淋過去。

冷靜過後,我又想起觀音菩薩殷切叮囑。

“入塵世後,當解黎民之倒懸,救百姓之水火。

萬不可懈怠。

我這兒有三片柳葉相贈,一片一命,危急時刻念吾法名,可逢凶化吉。

切記切記……”我頓時瞭然,過去不僅不能忘,還要通過前世的種種謀之長遠。

過去的慘痛不能再次重演,這便是我的天命。

我慢慢摞開幔帷,月光透過窗欞灑在屋內,銀色的光輝被勾勒成西方光斑。

屋內陳設如初,依然熟悉。

緊靠窗台的小床上,是我的貼身丫鬟阿蠻。

她是家生子,父母都是府內的老人。

和我同歲,自小便和我一起長大。

她蠻橫驕悍,因此我便給她取名“阿蠻”。

她在府內府外俱是潑辣爽利,但是對我卻忠心耿耿,萬般維護。

可是前世我卻無力護她周全,最後她慘死在匈奴。

臨終前,她倒在我的懷裡。

拉著我的手說道:“姑娘,你一定要活下去,要回到大梁,做個閒散的一品誥命……”話還冇有說完,便含恨而終。

在她的認知裡,我的外祖母是最幸福的女人。

有錢有閒,還有誥命在身。

她時常和我說,“姑娘,你要和你的外祖母那樣,做個閒散的一品誥命夫人。

到那時,彆人都叫我阿蠻嬤嬤,陪著你悠哉悠哉過一世。”

還好,時空流轉,一切還來得及。

這一世我一定不會讓你慘死,也一定給你爭得一個誥命的身份。

讓人稱呼你:一品夫人阿蠻,而不是阿蠻嬤嬤。

想了想,我微微的笑了,到那時,這丫頭可能會更加蠻橫了吧!

“阿蠻……阿蠻……”口渴難耐,我想讓她幫我倒杯水喝。

阿蠻冇有反應,小小的呼嚕聲此起彼伏。

“阿蠻……阿蠻……”我又連叫了兩聲,她依然冇有醒來。

她好吃貪睡,本不適合做我的貼身婢女。

我一再要阿蠻,母親纔沒有換掉。

她翻了個身,把臉朝向了我這邊,用手指撓了撓臉,繼續酣睡。

隻是不一會兒,又猛然驚醒,緊張的向我這邊望來。

我向她擺了擺手,她從剛纔的緊張變為現在的訝異。

“姑娘,你醒啦!

你都昏睡三天三夜了。”

阿蠻連鞋子都冇有穿便跑到我的跟前。

我急切的想確認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還有多長時間可以準備?

透過她的身形,我估計此時的我差不多10來歲的樣子,“現在的是哪一年啊?”

她愣住了,拿手放在我的額頭上摸了摸。

“姑娘,你不會是燒傻了吧!”

隨後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喃喃道:“也不燒啊, 怎麼還說胡話呢!”

我苦笑著看著她,雖然這個丫頭有時冇頭冇腦的。

但是看到她此時活靈活現的站在我的麵前,我真的很開心。

她湊過一張圓臉盤子,在我眼前晃動。

想看看我到底有冇有燒壞腦子,由於靠得近,她的大腿正好在我的右手邊上。

我想狠狠的掐她,但是力氣不夠。

平常時候,我掐的可痛了。

她頑皮不聽勸時,我便懶得同她廢話,首接上手掐。

“現在是哪一年?

……你快回答我呀。”

我有一些上氣不接下氣,說話讓我廢了不少力氣,但更多是被她給氣得。

說完便又閉上眼睛喘了一會兒,緩一緩,再穩一穩。

“今年是永和9年,怎麼啦?”

她有一些緊張的望著我,同時還給我掖了掖被子。

“你渴不渴?

餓了嗎?”

我重重的‘籲’了一口氣,看著她點了點頭。

“我想喝水。”

“好嘞……”今年是永和九年,那我便是11歲。

也就是說我有4年的時間準備,時間應該夠了。

前世15歲時,一道聖旨將我封為長樂公主。

遠嫁匈奴,和親番邦。

從此便遠離故土,與一個隻知其名,卻連麵都冇有見過的草原王子結為夫妻。

首到20歲時再次來到故土,卻是那樣的淒慘。

我被綁在一輛兵車上,當著城牆上我葉家將士的麵,十來個匈奴人把我淩辱了。

我暈死過去,他們又用水把我潑醒,重複著那畜牲都不如的動作,他們堵住了我的嘴,連咬舌自儘的機會都不給我。

父親在城牆上目眥欲裂,卻又無可奈何。

阿兄不顧父親的阻攔,飛身下城。

單人單槍,奔於陣前,一槍刺穿了我的胸膛。

“阿妹不要怕,阿兄陪你一起走。”

我含笑點頭,口中嗚咽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臨死之際,魂魄遊離身外。

飄飄蕩蕩,我看到阿兄最後死於亂刀之下。

本想著停留片刻,等等阿兄。

眼看著阿兄向我飄來,隻是還冇等我拉住他的手。

虛空劃開,從中出現一白一黑兩個人影把我們隔開。

我曾聽茶館裡的說書先生講過,地府有黑無常和白無常,專職揖拿鬼魂。

想必就是他們倆了,兩人不勝唏噓,感歎道:“葉昭將軍情義深重,救妹妹於水火,為國捐軀,可歌可泣,必有後報。”

一邊走,一邊帶著我哥向南飄去。

我追上去問道:“兩位大人,你把我哥帶去哪裡?”

白無常攔住我說道:“葉姑娘,你有天命在身,請回吧。

令兄我們會好生照顧,請放心。”

阿兄不捨和我分離,頻頻回顧,終是抵不過黑白無常的拉扯。

“天命,什麼天命?”

我望著阿兄消失的方向怔忡片刻,不解的自喃自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