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依舊生不出一絲氣力,阿蠻兌了一碗溫開水,坐在床前一勺一勺的餵我。

我看著眼前的阿蠻無限歡喜,原來活著如此美好,阿蠻在,那就說明一切都在。

“姑娘,我臉上開花了嗎?

你怎麼這樣看著我啊?”

阿蠻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不解的問我。

我睨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揚,柔聲說道:“阿蠻,你是頂好頂好的人,認識你我三生有幸。”

阿蠻怔忡片刻,摸了摸後腦勺訕訕笑道:“姑娘,你到底在說什麼呀?

我怎麼聽不懂啊。”

然後又摸了摸我的額頭,似乎又有一些懷疑我的腦子燒壞掉了。

我冇有力氣笑,當然也冇有力氣和她解釋。

喝完水後,便笑著對她擺了擺手,讓她去睡。

她想去叫人,但被我製止了。

我還冇有休息夠,身體極度虛弱,不想被人打擾。

阿蠻很激動,剛剛睡下又爬了起來。

可是又不忍打攪我休息,便在床上輾轉反側。

在她的反側聲中,我又暈睡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時,己經快近中午時分了。

屋內除了阿蠻外,蘭劍、竹劍、環兒、還有我的奶孃趙嬤嬤。

她們驚喜不己,亂七八糟的忙了起來。

一會兒來扶我,一會兒又讓我躺著。

她說躺著休息好、她又說要多喂水……看著她們群龍無首的樣子,我竟然很開心,心情好,病自然就好得快。

我被她們扶起喝水,又被她們按下睡覺休息。

然後又被她們扶起喝稀飯,又被按下擦嘴巴。

我打斷了她們還要給我灌蔘湯的動作,讓身旁的環兒幫我端來了一麵鏡子。

我急切的想知道我重生後的模樣,雖然這個模樣並不陌生。

但終歸是過了十幾年了,心中不免有一些忐忑。

鏡中的我麵色不佳,萎靡不振,嘴唇有一些泛白。

但臉型還在,雅嫩的小臉裹在天青色的棉被裡,嫩生生的,令人憐愛。

她們並排站在我的麵前,我嘴角微微揚起。

如此,她們都跟著笑了起來。

彷彿冬雪消融,映得這整間屋子都亮堂起來。

這樣不行啊,一遇事就群龍無首了。

得從她們幾個裡挑一個頭兒出來,在冇有我的情況下也能保持穩定有序。

阿蠻肯定不行,這丫頭做事不怎麼過腦,愛惹事,好鬥嘴。

蘭劍更不行,這丫頭仗著劍術了得,不愛搭理人。

喜愛獨來獨往,她常說自己要做劍神。

但好在忠心,隻聽我一人吩咐。

竹劍功夫還行,但就是太老實了,容易上當受騙。

冇事喜愛舞兩拳,還總愛找蘭劍比劃。

但每次我都提心吊膽,因為她打不過蘭劍。

那便隻有環兒了,她比兩大兩歲,會看賬,腦袋靈活,也能和人處得來。

還得找個會醫術的丫頭纔好,身旁要有會打架的,也要有能救人的。

這樣才能保證遇見事兒不慌……對了,還有我的奶孃趙嬤嬤,人雖然精明,但是不識字,也不會記賬,所以也不行。

一碗稀飯下肚,身體有了一點底氣。

各項機能慢慢恢複,之後便讓阿蠻把大家都趕了出去,又睡了一會兒,這才感到自己的身體回來了。

我舉起手臂,撈起袖子,三片柳葉的紋身還在。

一枝三葉散發著淡淡的光輝,縈繞在紋身西周。

一連幾天過去,身體比之前好了很多。

可以下地自由活動了,屋裡的幾個下人閒的蛋痛,阿蠻每天站在院子門口,看到路過的丫鬟婆子便要損幾句。

遇上不哼聲的便嗤笑一聲了事,如果是遇上同樣愛鬥嘴的便能掰持半天。

這幾天我整天躺在床上,聽著她鬥嘴也能打發掉大半天的時間。

竹劍這丫頭又菜又愛玩,整天冇事就纏著蘭劍過兩招。

蘭劍為了對付她,專門找來了一根竹片陪她玩。

冇過幾招便被打的“嗷嗷”叫,看來這傢夥的拳腳功夫還是差了點。

等我起床後再指點她幾下,不然隻有捱打的份。

而環兒則乖巧多了,一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整天坐於外廳的桌前打著算盤,一時還寫寫畫畫,也不知道她忙些啥。

我不解的問道:“環兒,你在算什麼呢?”

環兒一臉專注,頭都冇抬。

“冇事兒……算一算咱屋裡頭的人還有多少天可活……”我徹底無語,這都是一些什麼人嘛。

而一旁的趙嬤嬤屋內屋外打掃了幾遍後,實在找不到活乾。

便用一根小木棍趕著一隻螞蟻回家,因為她馬上要擦過來了。

好吧!

這些人都要被關出毛病來了,我得趕快給她安排事情做。

我掙紮著坐起身,在屋內來回走了幾趟。

還是有一些力不從心,步調踉蹌。

坐於梳妝檯前,仔細打量著鏡前的自己。

前世的我不諳世事,與同齡女子無異。

整日流連內院,過著自己一方小天地的日子。

既無能保護自己,也無能保護身邊人,更遑論顧及民族大義。

我望著自己小小的容顏,青澀、嬌嫩,可是心裡卻住著一個”大大的”自己。

經曆了生死輪迴,很多事情也看開了。

什麼兒女情長、什麼歲月磋磨那都不是事兒。

重生本就不凡,菩薩給了我這次機會。

那我便要用自己的綿薄之力,撬動這滾滾向前的紅塵歲月。

即便是擋不住,那也要改變它的方向。

“趙嬤嬤,你過來幫我綰髮。”

“姑娘想要個什麼髮髻?”

“隨意……”在外屋撥弄算盤的環兒冷不丁的說道:“我看二姑孃的那個髮髻好看,要不趙嬤嬤就給咱家姑娘綰個那樣的吧。”

這話正好被站在院門口的阿蠻聽了去,她匆忙跑進屋,噘著嘴,滿眼嫌棄道:“不行,咱家是大姑娘,不能跟在她的後頭。”

環兒抿嘴片刻,略做考慮,悵然沉思道:“也對,那便不綰吧,現在想來那個髮髻也不好看。”

趙嬤嬤擰眉沉思片刻,便說道:“那我便給姑娘綰一個時應的髮髻。”

不消片刻便綰好了,烏髮蟬鬢,肌膚勝雪,眉不畫而黛,唇不點而朱。

趁著這段時間,阿蠻從內室拿出了衣服。

一件素色長袍打底,外頭再套一件鵝黃色軟煙紗禙子。

“哇……咱家姑娘真好看……”剛剛和蘭劍打完架的竹劍氣呼呼的跑了進來,估計是來告狀的。

可剛剛看到我的樣子,便忘記了她要做什麼。

不施粉黛的嬌顏,反倒彆有一番淡眉如秋水,玉肌伴清風的意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