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走出屋外,陽光透過樹葉斑駁的灑向地麵。

曬在身上,溫暖包裹全身。

微微清風拂麵,屋外的氣息分外香甜。

“嬤嬤,我想去院子外看看。”

趙嬤嬤是我的奶孃,母親在世時,擔心我屋內的丫頭不知冷熱,便讓她來我屋內照顧我的起居。

“姑娘,這可不行啊,你剛剛大病初癒,身子還虛著呢。”

本在屋內的趙嬤嬤馬上跑了出來,想把我攙回屋內。

經過前世的痛苦,和前幾天的躺臥。

我實在是想出去看看,看看前世被燒成一片廢墟的靖北侯府現在的樣子。

雖然這裡的一草一木,我都非常清楚。

但我不親眼去看一看,總覺得不真實。

我想站在這府內的萬事萬物麵前,親口說一句:“我回來了……我要護得你們周全……”“嬤嬤……我就在院子外轉轉……馬上就回來……”我一邊撒嬌一邊晃著趙嬤嬤的手臂。

她終究是抵不住我的嬌柔,連忙喊來阿蠻,讓她去屋內找來一件紅色狐裘大氅披在我身上。

越發顯得嬌貴和豔麗,我支開趙嬤嬤,讓阿蠻攙著我向院外走去。

回頭指著門牌上的“棲梧居”對阿蠻說道:“把這個名字改了,以後這個院子就叫南海。”

“棲梧居”是母親在世時起得名字,寓意是希望我棲在梧桐樹上變為鳳凰。

她的希望成真了,我真的成了鳳凰,在匈奴成了大闕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等同大梁的皇後。

可最後又怎麼樣,還不是落個淒慘的結局。

“為什麼叫南海啊?

這個名字怪怪的。”

阿蠻有一些不解的向我問道。

我思考了很久,也不知道怎麼和她解釋。

總不能告訴她我受過觀音菩薩的點撥,故而警示自己莫要忘了種族的覆滅之禍,也不要負了菩薩的重生之恩。

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說了她也不明白,便放棄了內心的掙紮。

“話本子裡的南海龍王是個好人,我們也是好人,好人就得住在南海。”

我隨便編了個理由。

阿蠻沉思良久,擰眉向我問道:“那侯爺、夫人、老夫人,他們都不是好人嗎?”

我的笑容一下僵住了,這丫頭怎麼還反將了我一軍呀。

訕訕笑道:“住在南海的一定是好人,住在其它地方的人也未必是壞人。

懂了不?”

我長長的籲出了一口氣,總算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理由。

阿蠻又接著沉思,我怕她又想出什麼古怪的問題。

但打斷她道:“我們往那邊去看看……”隻是剛剛起步,但遇上了萬瑤和祖母等人,萬瑤是我的繼母。

“向祖母請安,向母親請安。”

我福身行了一禮。

“芷姐兒,你這病情剛好,不在屋裡養著,怎麼還跑出來啊?”

繼母粗布荊釵,一副溫和的模樣。

前世的我便在她這粗淺的外表之下迷失了自我,總以為她是好的,她是慈善的。

站在身旁的祖母則說道:“芷姐兒這生病幾天,越發清瘦了些,該給她補一補。”

“芷兒不孝,勞祖母、母親費心了。”

“唉……什麼費心不費心的,你們都是老太太的心肝尖,你們好好的,老太太看著也開心。

等回頭啊……我去庫房領一些補品過來,正好前個兒莊子上送來了一批山參和鹿茸。”

繼母深諳表麵之道,再有祖母護著,再加上父親常年征戰在外,在這座府邸內基本就是她的天下。

我柔聲應道:“謝謝祖母體恤,謝謝母親體恤。”

“芷姐兒生病幾天,人似乎變了不少,比以前更懂禮數了。”

祖母拉過我的手,溫聲笑道。

“咦,要不常言說道,薑是老的辣,人是老的精。

老太太看人的眼光從來就不會錯。

芷姐兒變化確實大,隻是這氣色比起芊姐兒還是差了一點。

還是要好生養著,不要常出來。

省得老太太擔心。”

萬瑤的矯揉造作我前世看不透,隻是現今看來,卻顯得有些稚嫩。

她這幾句話既誇讚了祖母的精明和慈善,又把我打壓了下去。

立在身旁的阿蠻不樂意了,她撇嘴道:“我家姑娘大病初癒,氣色差點是正常的。

等痊癒後,這滿京城就冇有比她的氣色更好看了。”

“喲……大人們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下人多嘴了,祖母剛剛還誇獎姐姐比之前更懂禮數了,你這是讓姐姐蒙羞啊。”

一番話說完後,便冷聲向身旁的嬤嬤下令道:“去,給她立點規矩。”

猝不及防,阿蠻身子一僵,正欲張口分辯,隻是被我提前打斷了。

我把阿蠻護在我的身後,默然從祖母手中收回手。

冷聲說道:“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這氣色也無法較真誰高誰低。

阿蠻挺身護主,忠勇可嘉,何罪之有,妹妹可要給她立什麼規矩?”

萬瑤眨了眨眼睛,朗聲笑道:“我不過是句玩笑話,把你們能的。”

說完還轉頭睨了我一眼,又轉到另一邊攙著祖母的胳膊。

堵在了我和祖母的之間。

“你啊!

開玩笑要有度。

要母親要有做母親的樣子,一碗水要端平,不要讓後輩們為難。”

祖母點了一下萬瑤的額頭,肅色嘟囔道。

“是……是……老太太說得對,怪我說話失了準頭。

這知道的啊,怪我這人粗枝大葉,不在意細節。

不知道的啊,又怕要說我陽奉陰違,苛待前麵的子女呢。

這後孃難當哦,還好有老太太時常提點,不然我真的要冤枉死了。”

繼母歎了一口氣,慢悠悠的說道。

我心中一緊,繼母能從平妾一路爬到主母這個位置,顯然還是有實力的。

就憑她剛纔說的這一段話,就可謂是滴水不漏。

首先是把自己摘得個乾乾淨淨了,背後的意思便是如果有苛待繼子繼女,那是因為性格粗枝大葉,疏忽了。

又隱隱誇了祖母,讓祖母找不到她的錯處。

即便有一天找到了她的錯處,那也是因為祖母自己的提點失誤。

“公道自在人心,祖母是個仁善的,母親當然也是個孝慈的。

芷兒身體不適,先回去了。”

我故作眩暈,便拉了拉阿蠻的衣袖,一起往自己院內走去。

阿蠻嘟囔一路,憤憤不平。

“阿蠻,你家姑娘身體不好,再說他們人多勢眾,先隱忍一段時日。”

我安慰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