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走過那道熟悉的圓形拱門,再從彎曲的石橋上經過,腳下清泉流響,曲水環繞。

清澈的池塘裡不時有幾尾錦鯉遊動而過,皆若空遊無所依,在陽光的映照下更是顯得美輪美奐,悠然自得。

美麗的景色往往需要懂得欣賞的人去細細體會,方能領略其深層的美感。

儘管這片景緻已經足夠迷人,但蘇尋和香菱對此已不陌生,他們曾多次駐足此地,因此不再有初見時的那份驚喜和新鮮感。

他們匆匆而過,在幾分鐘之後,就已經通過那高高的台階步入了玉京台。

走過熟悉的路徑,在到達目的地之後兩人就看到了正坐在一個小桌子前,靜靜欣賞璃月繁忙景象的一位老人。

老人一身樸素,和彆的普通璃月老人冇有什麼不同。

她的頭髮已經花白,隨意地盤在腦後,用一支簡單的髮簪固定,帶著一副老花鏡,臉上洋溢著慈祥的笑容,眼中透出一種溫和的光芒,能讓人感受到她內心深處的善良與平和。

這位老人正是蘇尋與香菱、瑤瑤的師傅——萍姥姥。

來到萍姥姥麵前,他們一起呼喚了一聲師傅,讓得萍姥姥不禁聞聲慢慢轉過身來,用柔和的目光看著兩個充滿活力的孩子。

“小尋,香菱,你們來啦~”沙啞的聲音卻是透露出慈祥的意味。

“嘿嘿,大師傅,早上好呀!”香菱倒是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活力,總是一副熱情洋溢的樣子。

萍姥姥笑著點頭。

“師傅,給您的早餐。”蘇尋把從萬民堂拿的早餐放在麵前的桌子上。

“有心了。”萍姥姥微微點頭,雖然她是仙人,無需跟凡人一樣每日進食,但是孩子們的孝心她還是很樂意接受的。

“既然你們來了,那考覈就準備開始吧,香菱,你先來吧。”

已經進行過很多次的考覈,幾人都已經很熟練了,萍姥姥自然不會過多耽擱,浪費時間。

“好的!”

香菱雖然比較熱衷於研究廚藝,但也不會荒廢了修行,現在開始考覈了,在萍姥姥這個師傅麵前就難得嚴肅起來,小臉一副認真的神色。

演示開始,隻見香菱右手一抬,從神之眼中召喚出赤紅色的匣裡龍吟。

指尖用力一捏,猛地一揮手,頓時槍出如龍,槍尖舞動如流雲,每一招都帶著風聲,猛烈而淩厲。

簌簌簌——

風聲呼呼作響!

她的槍法猶如行雲流水,一氣嗬成,毫不拖泥帶水。

槍桿時而猶如遊龍,翻騰跳躍,讓人目不暇接,時而猶如疾風驟雨,迅猛而淩厲,一擊即中。

手中的匣裡滅辰槍尖亦如閃電,瞬間劃破空氣,讓人無從躲避。

如果以此威力打擊在魔物的身上,怕是會瞬間出現一個個血洞。

看著香菱對於槍法的演練,萍姥姥微微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雖然還比較稚嫩,但香菱已經對這套槍法掌握到了大成的程度,比起上次考覈算是進步很大了。

蘇尋眼中也露出笑意,麵露讚賞。

一套招式演練完畢,香菱收功,卻是氣不喘,體不虛,眼中炯炯有神,絲毫不顯得疲憊,這就是神之眼擁有者的體力。

“不錯,總算冇有荒廢修行,要繼續保持,過幾天傳授你一套新的槍法。”

萍姥姥笑著對香菱毫不吝嗇地讚揚道。

“嘿嘿,謝謝大師傅!我會繼續努力的!”

香菱終究也隻是一個十五歲的小女孩,被師傅誇獎之後就露出了喜形於色的笑容。

“小尋,到你了。”

滿意過後,萍姥姥轉過頭,示意蘇尋開始演練。

香菱連忙讓出旁邊的空地,跑到旁邊一臉期待地看著蘇尋。

她對於蘇尋可是欽佩的很呢,不僅是因為蘇尋是他的師兄,還因為蘇尋本身就天賦驚人,對於萍姥姥傳授的東西總是一學就會,一點就通,一本武技或者功法更是能在短時間內掌握到大成甚至圓滿的程度。

而且蘇尋還時不時教導她修煉,小時候師傅冇有空的時候就是蘇尋陪她玩耍,陪她修行,指導她修煉槍法,要不然她如何能迅速地讓槍法進步到大成的地步。

所以對於這樣一個超級天才師兄和童年玩伴,她是很崇拜且孺慕的,這也是卯師傅對蘇尋比較放心的原因,他們倆的關係就像一對親兄妹一樣。

蘇尋點了點頭,鎮定地站到場中,摩挲了一下掛在腰上的一個玉質葫蘆,右手一翻,手中便出現了一把精緻鋒銳的白銀長槍。

這把長槍,槍身如一泓秋水,寒光閃閃,鋒利異常。

其槍柄乃是用上好的木材製作而成,打磨得光滑如玉,讓人握在手中倍感舒適。

槍尖之處,鐫刻著精美的花紋,形如烈火翻騰,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整把長槍透露出一股凜冽的殺氣,精美絕倫,堪稱武器中的藝術品。

這是蘇尋在這十幾年裡通過自己和萍姥姥收集的各種珍稀礦石材料,再親自設計圖紙煉製而成的上等寶器,不僅鋒銳無比,導魔功能也很強。

雖然比不上那些神器什麼的,但在這提瓦特也算的上數得著的神兵利器了。

正了正神色,蘇尋眼神猛然散發出銳利的光芒,猶如一道閃爍的寒光。

右手猛地一戳,淩厲的風聲傳出,威勢驚人,如同一條迅猛的長龍,極速穿透空氣,直奔身前而去,無可阻擋。

這一招透露出一股驚人的鋒銳與一往無前意境,彷彿隻要出槍就冇有退路,擋在身前的一切通通都會被洞穿!

蘇尋整個人如同一柄筆直的直插天際的神槍,勢不可擋,氣勢驚人!

看著蘇尋這一手,萍姥姥眼前一亮,內心也不由得一驚,這是…槍意?!

小尋竟然領悟槍意了?這…他才十八歲啊!

不等萍姥姥緩過神,更驚訝的來了。

隻見蘇尋抬手間,輕描淡寫地揮動手臂,手中的長槍彷彿化作了一條翻江倒海的巨龍,隨著每一次的揮舞,空氣被撕裂,發出一連串震撼人心的爆鳴。

那聲音如同龍嘯,穿越虛空,攜帶著強大的力量與威嚴,令人心生敬畏,不由自主地感到心驚膽戰。

他手中的槍越舞越快,揮舞輪轉,身形騰挪間,周身甚至開始隱隱出現一條翻騰的銀白色的長龍,伴隨著他的身影開始舞動起來。

帶起一陣飛揚的塵土,猶如金戈鐵馬,戰龍在野。

隨著蘇尋周身的威勢越來越大,就連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鋒銳的氣息,刺在人的身上不禁讓人汗毛矗立,感覺皮膚生疼。

香菱在張大嘴巴震驚之餘,也不忘了抱起鍋巴慌忙退的更遠一些。

隻有萍姥姥無懼這股氣勢,但眼中亦是有震驚也有讚賞,和藹的麵容中也流露出了絲絲笑容,看來是很滿意蘇尋如今的修行進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