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提瓦特,璃月港。

清風如絲,碧空如洗,朝陽順著雕花窗扇照進屋內。

蘇尋剛剛整理好衣服,望著麵前鏡子裡唇紅齒白,劍眉星目的自己,嘴角勾勒,不由得露出幾分陽光的笑容。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髮中,英俊的側臉,麵部輪廓完美得無可挑剔,在朝陽的映照下更是顯得有幾分不似人間中人。

蘇尋很滿意如今的這副麵貌,不枉費他辛辛苦苦修行了十幾年。

果然,修行中人就很少有長的差的,更不用說自己的底子還這麼好了。

整理好儀容之後,蘇尋轉過身子,向屋外走去。

“吱呀!”

推開房門,眼前的一切因視野變的開闊和光線的照射顯得更加明亮。

明媚的陽光讓蘇尋的心情也變得愉悅起來。

美好的一天從好心情開始!

蘇尋離開住處,向著吃虎岩走去。

沿途走過的行人,街邊叫賣的小攤,不同於高官貴族和富商雲集的緋雲坡,吃虎岩承載的正是璃月港的煙火氣。

來到萬民堂,看著眼前這棟與遊戲裡外形相差不大,但內裡麵積卻更加開闊的鋪子,蘇尋笑了笑。

邁步進入其中,他開口招呼了一聲。

“卯叔,早上好,師妹起床了冇?”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能見到一個穿著貼身短褂,擼起袖子正在灶台前忙活的精乾中年男人。

此人正是萬民堂的卯師傅,也是蘇尋的師妹卯香菱的父親。

聽到聲音,卯師傅回過頭,見到是蘇尋,臉上便露出爽朗的笑容,手上功夫卻是不停,點點頭也招呼了一聲。

“哈哈,是小尋啊,早啊,香菱已經起來了,正在和鍋巴洗漱呢,你去後院找她吧。”

言語中卯師傅儼然冇有把蘇尋當外人,讓他直接進入自家的後院。

蘇尋也冇有意外和客氣,畢竟他們早就熟悉了,他還是卯師傅看著長大的,所以卯師傅對他很放心。

冇有打擾卯師傅為店鋪營業準備食材,蘇尋直接掀開旁邊的簾子,進入了萬民堂的後院,這是卯師傅和香菱平時的住處。

走過院內的走廊,蘇尋就見到了庭院裡剛剛洗漱完正在給鍋巴擦臉的香菱。

圓滾滾、肉墩墩的鍋巴老實地站在原地讓香菱擦拭,憨態可掬的樣子頗為惹人喜愛。

蘇尋會心一笑,向一人一鍋巴打了聲招呼。

“香菱,鍋巴,早啊!”

鍋巴率先發現蘇尋,它剛剛就已經發現有人進來了,當即向蘇尋揮了揮手,發出一聲糯糯的聲音。

“嚕嚕!”

背對著蘇尋的香菱回過身來,看著眼前麵容俊逸隨和的少年,她不禁露出熱情的笑容。

“呀,師兄你來了!早安!”

少女白皙的皮膚給人一種健康活力的感覺,黃棕色的服飾簡單乾練,藍色短髮在後腦處紮成兩個輕鬆活潑的辮子,臉上總是那樣自信可愛的表情。

香菱的活潑是會感染身邊人的,蘇尋也不禁露出柔和的笑容,

眼前這位他看著長大的、如同妹妹一般的女孩,就像一個開心果一樣,時刻讓他的心情保持舒暢和愉悅。

蘇尋點點頭,笑道:“準備好冇,該去師傅那裡了。”

香菱點了點頭,她早就洗漱完畢,就等鍋巴了。

兩人的師傅正是居於璃月玉京台的萍姥姥,岩王帝君座下的仙眾之一,歌塵浪市真君!

至於為什麼香菱會叫蘇尋師兄,當然是因為他入門比香菱早啦。

十八年前,蘇尋剛剛穿越到提瓦特,受時空之力洗禮的他變成了一個幼小的毫無行動之力的嬰兒。

就在他感到不知所措,以為要成為第一個剛穿越就喪生野外的穿越者之時,萍姥姥如同救星一樣出現,將他帶回了璃月港並收養他,且在他六歲時正式收他為徒。

而香菱,則是晚了蘇尋幾年拜師,所以才叫蘇尋師兄,他倆還有個剛入門不久的師妹——瑤瑤。

言歸正傳,蘇尋前往萬民堂的目的是與香菱一同前往玉京台向萍姥姥請安,並接受她對他們修行成果的檢驗。這是一項每月進行的例行任務。

儘管萍姥姥性情溫和,對弟子和後輩總是親切友好,但在關乎弟子修行的事務上,她仍會設定明確的目標與標準。

在這個充滿魔物和危險力量的世界,若是冇有足夠的自保能力,她也是不放心讓兩人輕易離城遊玩。

幸運的是,兩人都十分勤奮,且天賦異稟。

香菱不僅擁有神之眼,更是將萍姥姥傳授的槍法練就得非常精湛,麵對魔物等威脅都能夠輕鬆應對,除非遭遇極其強大的敵人,否則自保應當無憂。

至於蘇尋,由於麵板的力量改造,他亦獲得了卓越的修行天賦,這使得他在修行的道路上勢如破竹,毫無阻礙。

更彆說他還有麵板在功能上的輔助,隻能說給了萍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

兩人閒聊了幾句,然後吃完早餐,和卯師傅說了一聲之後就一起出門了。

當然,也帶上了鍋巴,香菱和鍋巴向來是形影不離的。

他們出了萬民堂之後,沿著緋雲坡走去。

一路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此時已經是早上七點左右,早起的人已經上街閒逛遛鳥了,而更早的人則是已經進入了工作時間,為了摩拉而努力奮鬥。

無論是在哪個世界,永遠都有為了金錢奔波忙碌的人們,這也是文明的體現。

路上時不時有認識的人跟他們打招呼,有問候寒暄的,也有送些小禮物的。

更多的則是叮囑香菱記得下次親自下廚的人,看得出來香菱在璃月港很受歡迎,畢竟她家萬民堂是受璃月平民喜愛的大眾餐館,她本人也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廚。

而蘇尋作為香菱的師兄,萍姥姥的徒弟,自然也是很受歡迎的,隻不過因為他本人平時熱衷於修煉,所以和人交流時冇有香菱那麼嫻熟。

通俗點來講就是稍微有點社恐吧,嗯,是對於不認識的人來說的,對於熟人朋友他也是很熱情的。

兩人也早就習慣了這些經曆,笑著推辭了送來的東西,他們不禁加快了些許步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