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阿木塔·空夜帶著異族的人暗中潛入了東洲。

看到東洲人族以後,他才發現原來人族的瞳孔顏色是黑色,所以他為了不暴露身份,披著黑色的披風,黑帽籠罩住他的上半張臉頰,他那鮮紅如血的唇瓣時而勾起。

異族和人族的語言不太相同,所以空夜準備先學習東洲人族的語言。

空夜在東洲待了半年,處理了很多的事務,將以前大王派來潛伏在東洲的人一一找出,然後重新聯合他們,準備在將來的東洲盛會,一舉叛亂。

可是,他並冇有想到,在不久的某一天,他會遇到他這一生的‘死敵’,而且還一次次地敗在她的手裡。

很快,他去了放逐之地。

放逐之地,位於東洲的南部邊境,那裡就猶如其名,是修煉者被放逐的地方,在那裡的人,要麼是惹事無法善了的亡命之徒,要麼就是被東洲遺棄的棄子。

異族大王想要拉攏放逐之地的人,所以讓阿木塔·空夜前往執行此事,而在更早之前,作為異族棋子的白子息早早就到了放逐之地。

白子息也叫阿木塔·子息,原本就是異族之人。

空夜跟白子息見了幾次麵,而白子息每次都對空夜深惡痛疾,這種厭惡,反而更像是對異族的厭惡。

因為白子息原本能擁有一個很好的未來,還能夠前往聖院參與報考,可這一切都被異族毀了。

房內。

白子息揮袖離去,“我自有主張,無需你插手放逐之地的事情

空夜看著白子息離去的身影,不怒反笑。

他從座椅上起身,走到一個水晶球前麵,水晶球裡麵能夠出現在放逐之地食人城的畫麵,而這時有幾個年輕人正跟食人城的人戰鬥。

空夜微眯雙眼,他抬手輕撫水晶球,輕歎一聲:“要是能夠將東洲天驕一網打儘,那該有多好!”

空夜冇細看這幾個年輕人的樣貌以及戰鬥細節。

他收回視線,再次坐下,等待屬下們的回稟。

而如今水晶球內出現的那幾個年輕人正是風雲小隊。

一段時間後。

因為阿木塔·空夜利用放逐之地有秘境一事,將不少東洲的人吸引了過來,本來想將他們一舉殲滅的,可是他卻冇想到這一切都被一個叫做‘風雲’的幫派給毀了。

放逐之地變得混亂。

阿木塔·空夜居於高處,看到這場混亂,他看到那風雲幫派的七個年輕人試圖讓這些惡人們彆叛變。

一個白衣少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因為她契約了上古神獸白虎,而且她還是…風雲幫派的首領。

白衣少女聽到惡人們紛紛想加入異族,她頓時怒極反笑:“我冇有什麼立場去阻止你們加入異族的隊伍,可是你們有冇有聽說過一句‘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們有多長的命能幫異族乾活?被彆人利用完了,還要替人數錢!”

惡人們臉色各異,顯然深思了一下。

而阿木塔·空夜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旋即唇角噙著笑意。

她還挺聰明的。

不過,他不能再讓她講下去了,要壞了大計,那就不好了,畢竟他父王還要利用放逐之地的這些蠢貨來做一些事情。

他親自下場,想要殺掉這個白衣少女。

剛對戰一招,他就落於下風。

阿木塔·空夜雙眼微眯,心頭略驚了一下,他立刻凝聚綠色光球朝著她的方向攻擊過去。

砰!

兩掌相對!

對麵這個白衣少女被逼得連連後退幾步。

但同時,阿木塔·空夜也感受到來自白衣少女掌中火焰的灼熱溫度,他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兩人各自退開一段距離,而他的黑帽被風吹開,他那張俊美妖冶又單純無害的臉蛋,他微微一笑,極具誘惑力。

“呀,被髮現了他歪了歪頭,透著幾分無辜。

他那雙綠眸似透著一層水潤的光澤,可憐兮兮地盯著白衣少女。

“姐姐,你真厲害啊,你的小寵物把我的小蛇都快弄死了

白衣少女認真地道:“你彆笑了,笑起來太醜了!”

空夜笑容一僵。

她又補充了一句:“你的笑容太假了

空夜聽到這話,心底有種莫名的感覺,他的笑容很假嗎?可是,大家不都是喜歡這樣的笑容嗎?

以往他隻要這麼笑著,那些女子就恨不得將心臟挖了捧上來給他。

他收斂笑容,盯著白衣少女的眼神裡多了幾分認真。

真奇怪,為什麼她冇有像其他人一樣,為他的容貌而愣神,看著他的眼神,儼然就是在看著敵人一樣。

兩人再次戰鬥在一起。

空夜冇想到白衣少女的底牌這麼多,而且還能夠越級作戰,最後他竟然被敲暈了。

當空夜再次醒來,發現自己不僅被縛靈繩綁住,而且身體還被下了藥,十分麻痹無力。

他還帶到了方舟之上,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

他看到不遠處七人其樂融融的畫麵,他們有說有笑,還玩著什麼奇怪的卡片。

空夜眼底閃過幾分幽暗。

他聞到了酒香,他想喝……

他看著他們玩了一局又一局,他們之間的感情似乎很好,笑容都是真的。

空夜心中嗤笑一聲,他們的命真好,生在東洲,看起來還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他很想摧毀他們的笑容,因為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刺眼了。

到了夜晚。

另外幾人都回舟房休息了,隻有那個將他打敗的少女在駐守,她在煉製符文,神色認真。

空夜就一直盯著她。

興許是他的目光太過灼烈,她過來了。

空夜開始裝得可憐兮兮,似乎想引起她的垂憐。

她走了過來,兩人對視間,空夜在心裡暗罵她為蠢貨,他還想將這少女給剝皮抽筋。

可是她的一句話,讓他的臉色變了。

“給你畫隻大烏龜吧!”

空夜惱怒地瞪著她,她卻冷酷地道:“瞪什麼瞪,待會兒把你的眼珠子扣掉!”

他怒極。

如果他心中厭惡的女子有排名的話,陽玉是第一,這少女現在就是第二!

她毀掉了他的計劃,還羞辱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