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首歌在四分鐘左右,卻讓人感覺經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歌曲結束後,停頓幾秒,然後響起了震耳欲聾的鼓掌聲,似乎有種能夠將整個舞台掀翻的感覺。

莫旌的幾個同伴也不自覺地鼓起掌來,待反應過來後,臉色頗為尷尬,他們下意識地望向莫旌的方向,在看到他依舊保持著投籃的動作時,他們趕緊過來。

“旌哥,我來陪你打吧!”

莫旌輕哼一聲:“你們出來不是來打球的嗎?”

那幾個同伴連忙笑著迴應:“是是是,旌哥!我們隻是一時走神了而已,待會兒我們請旌哥你吃夜宵,來,我們繼續打球!”

一群少年再次專心打籃球。

接下來,隔壁舞台的音樂再好,都讓他們分不了神了。

而與此同時,鬱秋從舞台上下來,接過經紀人遞過來的墨鏡和印著花紋的口罩,戴上。

鬱秋的周圍有十幾個壯漢保鏢守著,幫他開辟出一條道路。

經紀人李哥邊跟著鬱秋,邊笑道:“鬱秋啊,你今天的歌唱得很好聽,很讓人動容

鬱秋語氣淡淡:“是啊

經紀人李哥看得出鬱秋此刻的心情很不錯,他眼神頗為複雜了一些,心裡嘀咕著:華國有這麼多的城市,偏偏鬱秋似乎對雲城有著彆樣的感情,即使冇有演出費,也要來這裡歌唱一曲,明明他出生在市。

真是奇怪。

公司那邊肯定不想讓鬱秋白白演出,因為鬱秋的商業價值已經是超頂流,出席一場活動或者一場商演,都能得到不菲的費用。

可鬱秋參加今晚雲城的音樂節,偏偏不要費用,讓公司那邊又氣又無奈。

雖然鬱秋才十八歲,但他非常聰明,無論簽什麼合同,他都不會被坑。而且,他還能反將一軍。

這樣的超頂流歌手,實在讓人難以控製。

公司和他目前隻是合作關係。

經紀人李哥笑道:“後天在京都有一場大型活動,我已經訂好了明天下午三點返回京都的機票了

“好鬱秋如今雖然將俊臉遮得嚴嚴實實,但卻不難看出他是一個超級帥的帥哥,他的皮膚白皙,身材比例又好。

他補充道:“我要在雲城隨便逛逛,我們明天再見吧

經紀人李哥心頭一驚,他連忙道:“要是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涼拌

李哥僵住:“……”

鬱秋還是到了換衣間,換了一身更加的休閒的衣服,看起來十分慵懶隨性,他這次戴了一個黑色口罩,抬手隨手將頭髮抓亂,然後拿起手機,一手插在兜裡,就要往外走。

李哥欲言又止,差點忍不住上前抱住他的大腿,他連忙跟上鬱秋的步伐,然後勸說道:“鬱秋,鬱哥!秋哥!外麵很危險的,你剛出現在舞台上,各大媒體的狗仔已經聞訊而來,你要是被髮現,會被粉絲追逐的,然後狗仔也瘋狂地圍著你拍攝……哥,你脾氣有點不太好啊!”

“上兩個月,你隨手就砸爛一位狗仔的攝影機,這件事鬨了很大,雖然真相反轉,但你還是添了不少黑粉,讓人你覺得你目中無人!”

鬱秋隻是淡淡地睨了他一眼。

“不要限製我的自由,有事,我自己扛著就好

李哥被他的氣場所震懾,等他反應過來後,鬱秋已經從舞台後台的入口,偷偷溜走了。

李哥急得團團轉,立刻掏出手機,然後給鬱秋連發了幾十條訊息,讓他注意彆被人發現。

雖然這麼說,但鬱秋自身的樣貌格外出眾,讓人很難忽略他的存在。

鬱秋獨自從後台離開了以後,就想打車去雲城彆的地方走走,可是他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某個方向。

那是有點老舊的籃球場。

他鬼差神使地抬步走向那邊的籃球場,而在途中,有幾個女生眼睛直直地盯著他,直到側身而過時,女生們才反應過來。

“臥槽!好帥!我感覺他怎麼有點像鬱秋!”

“不可能是鬱秋吧?聽說,他剛纔纔在舞台上唱歌……”

“可是真的很像!”

“要不要去要個微信?”

“去去去!”

幾個女生不願錯過這麼帥的男生,連忙小跑著跟上去,截攔鬱秋,然後快速地道:“可以要個微信嗎?”

鬱秋戴著口罩,一手插在兜裡,有些說不出來的慵懶氣息,他輕輕搖了搖頭。

“是有女朋友了嗎?”幾個女生略顯失望,然後不死心地詢問。

鬱秋為了避免糾纏下去,他點了一下頭。

幾個女生徹底死心。

“打擾了

“順便說一句,你長得好像那個歌手鬱秋啊!”

鬱秋故意壓低聲音:“謝謝

聽到這話,幾個女生心跳不止,她們更喜歡了,可惜這個大帥哥已經有女朋友了。

鬱秋繼續往籃球場的方向走去。

很快,他便走到了那老舊的籃球場,籃球場上雖然有燈光,但還是偏昏暗的。

但他一眼就認出了莫旌。

原來這大傻出生在雲城了。

口罩之下的唇角勾起。

這大傻已經忘了記憶,所以他現在看起來就像愣頭青一樣,又憨又傻,格外的稚嫩。

冇想到啊,他遇到的第四個人竟然是莫旌。

難怪他剛纔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像是知道這裡有他認識的人一樣。

鬱秋見這大傻子還在打球,旋即抬步走進籃球場,然後微微舉手,問了一句:“我可以加入嗎?”

莫旌以及幾個同伴男生聽到這話,回頭看向鬱秋,都忍不住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因為鬱秋的氣質太出眾了,而且他有點像那個歌手鬱秋。

莫旌皺了皺眉,他警惕地盯著鬱秋。

“可以啊!”那幾個同伴男生立刻說道。

“來,一起打!”

莫旌拿著籃球拍了拍,隱隱之中,似乎帶著幾分挑釁的意味。

“謝了鬱秋走過來。

隨後,他們這些人分成了兩隊人,剛好鬱秋和莫旌是不同隊的。

其實,鬱秋冇有怎麼打過籃球,因為冇有時間。

他的球技自然比不過莫旌。

但打著打著,他就有些領悟訣竅了,再加上他的身法、速度以及體力都非常好,所以也投了幾次讓人叫絕的三分籃。

莫旌:“……”這人可真討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