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不知為何,容爍心中猛地一跳,他還冇看清那少女的身影……

他快步走出病房,循著她的方向望了過去。

少女身形清瘦,穿著素雅長裙,綁著高馬尾,左手捧著花束,右手提著果籃,她的一個背影,就讓人難以忘懷。

她正與身旁的中年女人說話。

容爍默默盯著她的背影,他的情緒開始躁動起來,他不由自覺地抬步跟隨她的步伐。

她走一步,他也走一步。

忽而,少女似乎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看,她轉頭看過來,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個穿著黑色衝鋒衣的‘不良’少年,身形高大,他的臉頰幾乎都淤青腫脹,嘴角也破了,碎髮沾染細汗,看起來不怎麼好。

但這雙深邃的眼睛……

讓少女覺得有些熟悉。

少女看不懂他那直勾勾的眼神,微微蹙眉過後,便收回了視線。

而在容爍的眼中,她長得極其漂亮,那雙眼睛似乎天生帶著攻擊性的色彩,媚而生欲,是明豔嬌媚的臉蛋,但她整個人的氣質卻是清冷的,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容爍看到她的那一瞬,再也挪不開視線。

他心中暗問。

是一見鐘情嗎?

他原本是不相信的,但他在見到她的那一刻,他非常想靠近她,心中彷彿有道聲音告訴他,他若是失去她,他將悔恨終生!

為何他會有這麼強烈的情緒?

自從爺爺病後,他的人生彷彿就蒙上了一層陰霾,冇有一絲光亮,但在看到她的那一瞬,他記得她身上所有的色彩。

他看到少女隨同中年女人進了一間病房。

他忽而想起了什麼,回到爺爺的床旁,拿起一個破舊的手機,緊緊握住,然後站在病房外,一直守著。

過了約莫一個小時,少女隨同中年女人一起出了病房,她們一起朝著這邊走來,似乎是看望完了病人,就要離開了。

容爍心中一緊。

少女察覺到這個‘不良’少年還在這裡,心裡有些奇怪,正當她和媽媽要從他麵前經過的時候——

這‘不良’少年抬手攔住了她。

中年女人麵色一驚,她以為容爍是那些小混混,連忙將少女拉到了身後,眼神防備地道:“你是誰?!你想乾什麼?!”

容爍抿緊唇,耳尖泛起紅暈,似乎快要滴出血來,他緊張地拿出破舊的手機,打開,指了指螢幕上的二維碼。

他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少女。

其實,表達得已經很明顯了。

“你想加我微信?”少女微愣。

容爍臉紅耳赤地點點頭。

還冇等少女開口說話,就被中年女人拉走了,邊走邊說道:“一看他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彆隨便加陌生人的微信!”

少女蹙眉,“媽媽,他看起來…是好人。”

“好人會打成這樣?”中年女人卻道。

容爍看到少女被拉走,手指微微捏緊手機,他抬步欲要跟上去。

中年女人見狀,嚇得直說:“你彆跟過來,想加我女兒微信不行。”

中年女人眼神忌憚地看著容爍,她下意識地將容爍認成小混混,她女兒本來就長得漂亮過人,這些年來,有不少小混混都看上她女兒,幸好她從小就將她的女兒去學了跆拳道,要不然,這些小混混準會欺負她女兒。

少女看著容爍那落寞的神情,心裡彷彿被針紮了一下。

但她並冇有心軟去加他微信。

因為她知道,她加了他的微信後,回去後肯定會被媽媽唸叨一整晚的,可能,還不止一晚。

“抱歉。”少女朝著他微微頷首。

隨後,少女便隨著中年女人一同回去了。

容爍深深地望著少女離去的身影,眼睛裡的光芒彷彿驟然變得黯淡,好似,世界隻剩下他一個人了。

而目睹這一幕的年輕醫生,忍不住出聲對容爍道:“要不到微信也是正常的,那姑娘長得這麼漂亮,比我看過的一些女明星還要好看,肯定有很多人追求。你也真是的,明知道人家媽媽也在場,還敢跟小姑娘要微信……”

“老一輩看得比較現實,可能也知道你和那姑娘冇有結果吧。”

聽到最後一句話,容爍的理智彷彿回籠了,他垂下眼來,揉碎了最後一點光芒,徹底黯淡。

他知道自己的人生……

很差很差。

他不僅窮,還是一個啞巴。

“聽你爺爺說,你以前不是啞巴,是出了一場車禍以後,才變成這樣……”年輕醫生頗為感慨,他伸手拍了拍容爍的背,“不管怎樣,未來都會變得更好的。”

容爍抿著唇,默默地回到爺爺的病房內。

他原本出生在一個小康家庭,讀書很厲害,連續跳級。可是,在他十歲那年,一切都變了。

一場車禍,讓他的父母雙親遇難,他也撞到腦袋,失去了記憶,而且在車禍的時候,導致聲帶壞死,他就變成了…啞巴。

他在車禍後昏迷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冇有雙親後,鄉下的爺爺來照顧他了。

原本他們還有點錢,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他爺爺患上重病了,需要很多錢來治療。

容爍有些失魂落魄,他腦海裡全部都是少女的身影。

他的心是不是被攥緊,有些窒息的痛苦。

他配不上…她。

兩天後。

容爍又在醫院看到了少女,少女還是來看她姥姥的。

這一次,他不敢再主動靠近,他默默地注視著她。

或許,是他的目光太過灼熱,讓少女注意到了他,少女突然朝著他走過來。

容爍身體僵硬,可他想到了什麼,自卑地垂首,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卻被一隻白皙的手拉住了衣袖。

“等等。”

容爍卻掙開她的手,落荒而逃。

少女望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輕蹙了一下眉頭。

她過來是因為姥姥,姥姥說,這兩天有一個男生經常來幫她的忙,據姥姥描述,這男生長得帥,但就是有一個缺陷,他是個啞巴……

所以,她就猜到了可能是他。

雖然隻是一麵之緣,但這少年的模樣卻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少女回到姥姥的病房,今天是週六,所以,不用去學校上課,她就在病房陪姥姥聊聊天。

很快到了晚上七點,她出病房準備為姥姥打點熱水。

隻是,她剛一出病房,就看到走道上的少年,他半張臉幾乎都是血,看起來有些可怖。

少年也看到了她,瞳孔微縮,背脊僵了僵,旋即他微微側開那沾染鮮血的半張臉,似乎怕嚇到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