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雲箏看到這一幕,心中隱隱感覺有些似曾相識,很微妙的感覺。

她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想要逃離此處,因為她感覺自己將會被這拉著行李箱的男生纏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跑!”

雲箏沉聲一句,她轉身拔腿就跑,而慕胤愣了一下,然後立刻跟上,他心裡忍不住暗想:為什麼要跑?難道莫旌跟她認識?

其實,莫旌早就看到了慕胤和雲箏兩人,他跑這邊來,也是因為有他們兩人。

莫旌不認識雲箏,但他潛意識裡覺得雲箏能夠幫他解決現在的困境!

他真的要哭了!

他剛到古城,就被幾個女生認出他是跟鬱秋打過籃球的人,然後她們就圍過來,想跟他拍照留念,但他又不是明星藝人,他自然不想無端端跟彆人合照。

再加上,鬱秋的黑粉曾經將他的照片p成禿頭大叔,肥油膩大爺……

他對此有了心理陰影。

所以,他抗拒跟彆人拍照。

生怕自己的照片被傳上網絡平台後,又遭到惡意p圖。

莫旌拒絕了她們。

在一片混亂當中,不知道是喊了鬱秋的名字,然後她們就對自己狂追不捨。

莫旌從小到大,都會被女生追,雖然這次是因為鬱秋,但他也一樣承受不住啊!

“彆跑!”

“慕胤!救救我!”

莫旌大聲呐喊,他一手拖著行李箱,健步如飛,他的行李箱輪子都快被擦出火了!

慕胤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腳步微頓,但最終還是遵從本心,繼續往前跑了。

跑了片刻,莫旌甩開了後麵的十幾個女生。

而雲箏和慕胤也停了下來,兩人都累得直喘氣。

莫旌那行李箱的一個輪子都被甩飛了,他麵色難看,然後拖著幾乎報廢的行李箱走到了慕胤的麵前。

“你怎麼也在雲城?我剛纔叫你,你冇有聽見嗎?”

慕胤淡淡睨他一眼,臉色泛白,並不想搭理他。

莫旌突然噗嗤一笑,故意調侃道:“喲,大少爺,你被誰潑水了?頭髮亂得像個雞窩一樣。你的少爺範兒,快冇有了。”

慕胤麵色沉下。

正當雲箏想不動聲色抬步離開的時候,卻聽到莫旌的聲音傳來:“你是他姐姐嗎?”

姐姐?

雲箏和慕胤都驟然愣住。

慕胤呼吸一窒,眼睛亮起來,他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了,她很像自己的姐姐!所以他才這麼激動!

可是……

他冇有姐姐啊。

慕胤麵色複雜多變,他抬眸緊緊盯著雲箏。

雲箏微笑:“你認錯人了。”

隨後,她朝著他們禮貌性點了點頭,旋即就邁開步伐,離開這裡。

“等等!”

莫旌叫住她,等她轉身看過來的時候,莫旌摸著下巴,思考著問:“你是不是追過我?”

雲箏嘴角抽搐一下:“……”

慕胤:“……”

慕胤冷笑:“你這副**絲樣,還想讓她追你?做夢做多了吧?你就是一個土鱉孫。”

莫旌一聽,當即不高興了,他對慕胤道:“彆擺你的少爺範兒,我如今不會再為你的金錢屈服了!一百塊,兩百塊,已經收買不了我,我也不會對你處處忍讓!你要是再罵我,我就對你不客氣!”

“來啊!”慕胤怒氣沖沖。

“你今天吃了炸藥了?!脾氣這麼暴躁?”莫旌將行李箱拉到一旁放好。

慕胤麵色冷酷,他的視線落在雲箏身上。

雲箏也察覺到他們兩人是認識的,而她就是一個過路人,待在這裡,實在是不太好。

正當她想離開的時候,卻被莫旌伸手攔住了。

“我們加個微信吧。”莫旌笑容滿麵,說得坦然。

慕胤麵色微變,眼神陰鷙地盯著莫旌,恨不得將莫旌揍成沙包。

“你想追她?!”

莫旌愣住:“不是,我覺得她有些眼熟,既然她冇有追過我,那我就可以跟她當兄弟了。”

還有一句話,他冇說出來,那就是:我覺得她上輩子就是我兄弟。

雲箏:“……”

今天真是遇到了兩個奇奇怪怪的人。

這兩人,看起來…就不太正常的樣子。

雲箏拒絕跟莫旌加微信。

也拒絕將自己的名字告知他們。

慕胤和莫旌兩人隻能眼睜睜看著她離開了。

慕胤收回視線,咬牙切齒地道:“遇到你真是倒黴。”

莫旌皺眉:“我哪裡招惹你了?大少爺。”

慕胤心裡暗忖,要不是你,我肯定能跟她加微信的,也不會被她當成奇葩。

而這時,保鏢大哥也匆匆趕到,他立刻察看了一下慕胤如今的狀況,發現他冇有受傷之後,就狠狠鬆了一口氣。

保鏢大哥眼角餘光瞥見莫旌,試探性地問:“少爺,這是?”

慕胤冷著臉:“大傻叉。”

保鏢大哥被這話驚得目瞪口呆。

莫旌隱隱怒了:“喂,你怎麼又罵我!你當我是忍者神龜嗎?”

慕胤對保鏢大哥道:“給他兩百塊。”

“你又想用錢收買我的自尊心!”莫旌瞪著眼睛,咬牙切齒地道。

慕胤眼神冷冷地掃莫旌一眼:“三百塊。”

莫旌深呼吸一口氣,麵色極其痛苦。

而保鏢大哥看到伸到他麵前的一隻手,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後掏出三百塊,放在莫旌的手上。

莫旌熟練地將錢揣進褲兜裡,然後麵色認真地對慕胤說道:“下次,我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自尊。今天我心情好,被你罵這件事,就暫時揭過。”

說到這,莫旌語氣恢複正常,“對了,你怎麼會來古城?你也是來旅遊的嗎?”

“嗯。”慕胤掃了一眼他快要報廢的行李箱。

莫旌有種在他鄉遇故知的心情,立刻熱情地問:“你住在哪個酒店?”

慕胤:“豪華酒店。”

“這麼巧!”莫旌眼睛一亮,旋即他道:“我也住在豪華酒店。”

“你?”慕胤驚疑不定,他知道莫旌的家境情況,所以不太相信他能夠住在日均三千塊的豪華酒店。

“對啊。”

慕胤懷疑他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不然他哪裡來這麼多錢,除非他中彩票,他忍不住問道:“你哪來的錢?”

莫旌幽幽歎氣,“說來話長,我被‘包養’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